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作者:我是母狗)(1-7全)
1 作者:我是母狗
2013-12-10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 是
字数:10890
排版:imervyn

  按语:我跟主人之前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后来跟了现在的主人;从我决
定跟他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开始管我了,那时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要我留在他身
边,完全没有了个人空间,日记也就没再写了。再后来答应当他的母狗,由于当
母狗是不可以有个人财产的,我的日记理所当然就变成了主人的财产了。

  这篇文章比较长,我将分成6到7部份发表出来。

  N年前我刚进大学不久,就认识了我的第一位男友,他身材高大外表斯文,
还很体贴,那时在我心目中已把他当成我的结婚对象。

  虽然我与他之间相互钟爱,但与他的发展却并不顺利——我家穷,他家很充
实;他母亲对我总看不顺眼,总说我是花瓶子,说我与他儿子恋爱就是想攀爬。

  我觉得想攀爬并没有错,毕竟人往高处,但我那时却不能容忍那种被人鄙视
的感觉;我也曾听说过一些婆媳关系处理不好而导致的悲剧,所以尽管我和前男
友相处得不错,我一直不愿意与他ML。记得有一次他父母不在家,晚上他请我
去他家,进了他家门后他要我闭上眼睛,然后他带我进他的房间。他要我张开眼
睛,我一看:他的房间关了灯,但墙上却是亮闪闪的字:「小青,我爱你!」

  我心中一阵惊喜,很陶醉于这一浪漫的情景。他从背后搂着我,双手开始不
老实……就在我躺在他床上的瞬间,他想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我脑海中突然划过
他母亲对我的那种鄙视的神情……我拒绝了他……

  其实就我的感觉而言,我是真心喜欢他,但现实的经历却让我不敢接受他。
下来的日子,尽管他很珍惜与我之间的交往,但裂痕却在产生。世上不如意的事
情本来就是十之八九,我和他之间相处,他使我尝到了初恋的甜蜜、爱的浪漫和
温罄,那种感觉让我毕生难忘。

  我始终认: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有感触:个人愿望与现实
之间总是有差距,一些外界因素是导致差距存在的理由——我与前男友之间相互
心仪,由于他母亲而使我与他都不能如愿,这就是缘份?我与他之间有缘无份?
这只是我自己的感受,答案连我自己是没办法回答……就在我内心把持不定的时
候,一个令我命运发生根本转折的人出现了——

  我一直是个内向的人,进大学不久我又很早就恋爱,与我相处得很好的女生
只有一个。另一个同班的女生,在我念大学一年多的时间里与我关系一直都很平
淡,但在大二上学期快结束时,忽然经常主动接近我,她给我的印象不算差,因
此我也把她当成了我的第二位好友。

  她是个热情主动的女生,与我性格相反。她是我班的文娱委员,人很活跃,
和很多人都相处得不错。她有好几次约我去学校的体育馆打羽毛球,我不是个爱
好运动的人,羽毛球几乎不会打,我陪她去纯属不想逆她的意思。在寒假前我曾
告诉过她我想找一份临时工,我本来对这没寄什么希望,不料只过了两三天她就
告诉我说给我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

  世事有时就是这样!所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当机会来到你面前
的时候,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握。我跟着她去见了那份工作,我一直担心自己
什么都不会,怕人家不要我。若干年后回想,那些想法有些好笑。原来上天已经
安排好了一切,我要做的仅仅是接受命运的安排,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已。

  世事有许多时候就是这样出人意料,我见工过程出奇的顺利。给我面试的是
公司一名女主管,随便问了我的一些情况就叫我立刻上班,月薪一千元,可以包
吃包住,她也没交什么事情给我做,我呆到下班……

  我回家后把这事告诉我妈,我妈还很担心,还专门到公司附近打听一下,却
沒发觉有不对的地方我对我妈说:「妈,大概您多虑了吧?人家一家好大的公司
经营了好长时间,打开门做生意,难道会专门为了我而设个骗局?」

  我妈也被我问得无言以对。反而是父亲以前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天予不
取,反受其咎」。上天送给我的好处,如果仅仅因为恐惧而错过了,以后想要挽
回不知要付出多少倍的代价。我头脑简单,不象我妈那样多想法。人家信得过我
才把公司钥匙交一把给我,难道一家公司会对我有什么想法?

  第二天下午没课我就去上班,我问女主管有什么可以做的就请吩咐,但她也
没要我做什么,又是呆坐到下班。下班时公司的女出纳问我住什么地方,我告诉
她。

  她说与我正好同路,于是她开车送我回住处第三天又是她搭我上班,我感觉
她好象一定要我坐她车的样子,想推辞都不行。这天其他人都出去了,只剩我一
人在公司。有一个人来拜访,我隔着玻璃门问他要找谁,他说出了之前接待我的
女领导的名字,我才开门让他进来。

  这人大模大样地走进来,又大模大样地坐下来,我给他倒了杯水,却不晓得
下一步该怎样?我性格内向,在与陌生人相处时很腼腆;所以我那时只是呆坐在
自己的位置上不知所措。那陌生人大模大样地坐着,神态之中有一种威势自然流
露;他望着我,目光凛凛逼人,我有一种浑身不自然的感觉。

  他开口问我的第一句话也令我觉得愕然:「你的头发,平常就喜欢扎成马尾
的样子?」我们学校就有规定:女生留长发必须要把头发扎起来,不能披散;广
东夏天热得不好受,我一般把头发扎成马尾,好多年来都是这样子。陌生男人这
样问我,我就答是,一问一答的他就和我聊开了。他又问起我家的情况,我也没
有掩饰一一回答。

  我说到我父亲有病要看医生时,他问得很仔细,象一个关心后辈的长者那时
我父亲的情况是他得了比较重的病,而我家又穷,我又在念书,无力为家庭分忧
了,我甚至有过想去当小姐的想法。

  而我第一任男友却什么都帮不了……这时陌生男人(就是我后来的老公/主
人)出现了,所有的一切宛如上天的安排,象一个在大海中挣扎的人忽然抓到了
救生圈,我怎能不牢牢把握?陌生男人随手拿出手机就当着我面打了几个电话,
大概内容就是替我父亲询问有关的医生,我觉得有些感动!

  一个我「全不认识」的男人肯这样热心帮忙实在很难得。然后就问我有没有
听过一个叫xx的专家,我有时陪父亲去看病,当然知道这医生一般不容易看得
到,我很惊讶于这陌生男人能这么容易就搞定?

  然后他对我说清楚了时间,还说要让公司的女主管带我过去,我听了脸有难
色。那不是要我的上司为我做事?我说让我和父亲自己去找那医生就可以了,男
人没答,站起来说了一句:「让她(女主管)明天去你家接你们。」然后就离开
了,我呆呆地坐着,脑海中慢慢回忆刚才的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在公司上班3天,都没分派什么工作给我,我每天都是上班坐到下班。有
时有课就跟女主管说不能来上班,她都是很爽快的同意。我觉得我在公司里是一
个可有可无的人,搞不懂请我的用意是什么?

  但我又不敢问,我只知道这是一家运油的航运公司,大部份人都是在船上工
作,办公室除了搭我上下班的女出纳外其他经常留在公司里工作的人很少,所以
公司里其他人我一个都不认识。直到到了带我父亲去看那预约的医生那天,我问
女主管才知道那个陌生男人就是公司的老板……

  我有些惊讶他为什么对我这么热心?接下来我父亲看完病付款时,费用是很
高的,我家是承担不起的,女主管竟然给我父亲代付了,这更令我惊讶:我父亲
说费用太高,我家承担不起,本来打算作罢的。但女主管说身体重要,先吃一次
药,如果效果不好就不看,还说我有工作有收入就好办了。她的诚意说动了我父
亲,就接受了她的好意。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陌生男人(下面改称「老板」)提过我发型
的事,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披散头发比扎成马尾好看,我于是早上起来就洗了头,
用毛巾擦干就让头发湿着披下来。

  我一向扎马尾的发型,披散头发不太习惯。我直到这时才发觉:公司中的女
员工都是披散头发的发型。女主管帮我父亲付了药费也令我内心感到不安。

  下面我父亲继续看病怎么办?我家欠的药费怎么还?公司的老板为什么这么
热心?这天还是女出纳搭我去上班,她说要先去银行,所次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
比较迟了。

  令我奇怪的是公司这天有好多人正坐在会议室等待开会,我一走进会议室,
女主管就招呼我并向大家介绍:「这一位是咱们公司新来的女同事小青……」我
只觉得会议室中几十双眼睛同时集中在我身上,我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我本想找一个最末端的座位坐下来,但女主管却叫我坐她旁边。过了一会,
老板来了,(就是之前给我父亲介绍医生的那位)他交带了一些工作后就说公司
的全体员工在紧接着的周六日组织一次外出活动……

  我想我不熟悉公司其他人,而且又要照顾学习和家里的事,打算不去了,不
料女主管却直接对我说:「小青,你可一定要去哦。」她这么一开口,我想不去
都不行了,只有违心地点了点头。

  散会后女主管把我叫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老板坐在大班椅上,一种不怒而威
的神情自然流露;这种神情使我感到一阵紧张,我正憋着小便,一下子的紧张使
我觉得有几点尿液从下身挤了出来……我不知所措。

  女主管简单向老板说了带我父亲看病的情况,我心中不禁责备自己应该先主
动向老板表示感谢,等女主管说完,我才不太自然地向老板说:「谢谢您为我家
的事情操劳,我一定工作努力……」

  老板说我父亲看病的钱就用我的收入冲减,不够的就挂帐当欠款。我隐隐觉
得老板的热心不能用言语表示感谢。我心中已觉得老板绝不会是因为「热心」而
帮我,我自问不是个有能力的人,所以摆在我面前的肯定就是为了我的身体。

  我家境不好,但我从没抱怨,因为上天给了我另一样更有用的东西——漂亮
的外表。陶渊明不会为5斗米折腰,那只是筹码不足罢了;摆在我面前的筹码我
觉得已经足够了,我怎能不把握?

  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不知道这是否上天赐予我的机会,反正
我把握了,我甚至放下了一直以来的矜持。我不能确定我这样的做法是否正确?
我只是沿着命运安排我的道路走下去。其实人生的选择真的是在下赌注,在我真
心喜欢的前男友和现在的老板面前,我选择了现在的老板,对与错只有天知道!

  女主管交带完之后就出去了。办公室之中只剩下老板和我两个人,我局促不
安地坐在老板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有一种浑身不自然的感觉;还是老板说:「中
午请你吃饭吧,顺便多了解一下你父亲的状况。」

  我听了心中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心中的紧张也放开了一些……老板与我去了
一家酒店,单独开了一个房间吃饭。因为我口袋只有几元钱,出发时就直接对老
板说:「我钱包里没有多少钱,就去小食店好不好。」老板说要我放心就行。

  我与老板走进酒楼的时候,令我奇怪的是酒楼的服务生都不住地望着我,还
不停地向老板点头打招呼,估计老板与这里的人很熟悉,我随老板走进房间——

  这是一个装修豪华可以坐近二十人的大房间;老板点了不少菜,菜还没上的
时候老板随便和我闲聊,聊我家的情况。菜上来时我们继续一边吃一边聊。

  老板对我在言语上的关怀使我渐渐产生了好感,当聊到我男友的时候,我自
然说到了男友母亲对我印象不好的情况。老板轻蔑地哼了一声说:「他(指我前
男友)家有为你做过什么?凭什么说你是花瓶子?」老板这是为我说话,我听着
有一种顺畅的感觉。

  这时我们已吃完了饭,老板手中拿着酒楼送的雪梨。我就向老板说起我第一
次见到前男友母亲时的经历。半年前,前男友带我去他家,我进门见到他母亲,
我向她母亲问好:「阿姨好。」

  他母亲没作声,只是不停地打量着我,我被冷落,又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呆
立着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前男友过来请我坐下……

  过了一会,前男友拿了刚才我与他一起买的雪梨招呼我削给他母亲吃,我看
了一下水果刀就有些犯难——因为我家削水果是用一把专门削水果皮的刨子来刨
的,所以我不会用水果刀,但我还是拿起水果刀来削雪梨,我偷眼看了一下前男
友的母亲,见她皱着眉看着我毛手毛脚的样子,我的心就沉下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竟然是这般脸色。但我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勉强削好
一个,用水冲过递给她:「阿姨请吃。」

  但她却没有接。我有一种想哭出来的感觉,借口向前男友说不舒服就想独自
离开……我说完这事的时候,眼睛有点湿了。我是说到前男友,又看到老板吃雪
梨,才向老板说起这事。

  老板静静地听我说完,手中拿着吃剩的梨芯却没马上扔掉;沉默了半响,老
板才一字一句地说:「明天上午我再请你吃饭,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和你一起去
买一把专门削水果的刨子,以后你削水果给我吃就不用紧张了。」老板的这句话
说得好象很有深意,我一直咀嚼这句话。当天晚上我没回学校宿舍,我回去我家
把今天的情况告诉了我妈。

  我妈的判断就是:老板对我有意思,我妈要求我在老板面前提一下我父亲的
情况。我当晚睡在床上想着这件事,老板这么说就是向我表明意思了,现在变成
了轮到我作出选择的时候了。

  我妈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我选择现在的老板;而作为我自己,我其实是喜
欢现在的男友的(前男友)但他母亲对我的态度实在不敢恭维,我不习惯在这样
鄙视的目光下过日子。现在的老板年纪比我大好多,我跟了他是没有可能享受到
我最想要的前男友可以给我的浪漫的……当晚我就在迷惘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还象住常一样由公司女出纳搭我,但她却搭我去了昨天与老板一
起吃饭的酒楼。广东人喜爱「吃早茶」(就是去酒楼吃早餐)而这家酒楼生意很
好,座无虚席,有些没位置的人宁愿站着也要等座位。女出纳与这家酒楼工作的
人很熟,她已订了座位。

  象昨天一样,我总觉得这酒楼的服务生总有意无意间望着我。我们刚坐下不
久,有一老年夫妇过来问是否可以与我们一起坐,女出纳同意了。她点了一些点
心只吃了一点就说有事离开了。我口袋中只有用来坐公交的几元钱,心中有些不
踏实,随便拿出课本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