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妻子与邻家小鬼】【作者:不详】【完】
1   我叫张宝强,是一名电脑工程师,妻子袁可欣是中学教师。我们结婚有七年了,感情非常好。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并没有出现。

  我在一家大型企业做技术工作,收入丰厚。唯一的问题是经常需要到外地出差。可欣今年29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她面容娇美、皮肤雪白、身材修长,从高中时期就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能娶到她是我一生当中最得意的事。

  有一件事情我至今难以忘怀。事情发生在去年七月中旬,正是天气最炎热的时候。那天我接到了公司的派单。那是一项很大的工程,预计需要出差一个月左右。我很无奈。但这是工作需要,只能接受。可欣很不高兴,抱怨公司总是派我去出差。我只能好言劝说,并保证下次休假时一起去北京旅游。哄好了可欣后,我终于可以安心地出发了。

  我家对门住着一对老夫妻,平时经常有往来。他们家有一个儿子叫小建,刚上初中一年级。小建性格内向,很少说话,听说学习成绩也不太好。

  我出差后没多久,可欣给我打来电话,说邻家老哥老嫂有事要回老家一趟,可能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他们想把孩子暂时托付给我们照看。我当时听了没多想就同意了,却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

  忙完工作后,我在兄弟单位的宿舍午休。先看了一会电影,后来想起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于是用笔记本远程摇控开启,想看看家里的情况。

  为什么要在家里装针孔摄像头呢?

  虽然我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功娶到了可欣,但围绕在她身边的狂蜂浪蝶却并没有减少。我经常出差在外,担心可欣被别人勾引,给我戴绿帽,所以才花一大笔钱购买了这套监控设备,偷偷安装在家里。

  第一视角是门口。楼道里很安静什么都没有。然后切到第二视角,那是室内玄关。我正准备切换第三视角,却看到防盗门突然开了。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正是小建。看来可欣给了他家里的钥匙。

  此时可欣不在家。我就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观察小建的自学情况。小建很老实,放下书包后打开冰箱喝了杯,然后就开始做作业。老实说这样偷窥别人挺有趣的。比看电影什么的有趣多了。

  我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

  小建写完了作业,然后进了卫生间,脱光了衣服。好像是准备冲个冷水澡。

  我的目光立刻被他两腿间的东西吸引住。这孩子小小年纪,没想到已经长出了一团黑毛,而且那根东西居然比我还大!

  我顿时感到了强烈的自卑感,同时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孩子发育太快。小建忽然愣在那里不动了。刚开始我误以为是画面静止,一直等到他的手伸向了前方才知道设备运转正常。原来这小子拿起了可欣脱下的黑色丝袜。

  小建拿起了那条丝袜,捧在手里闻了起来。我暗骂一声「小色鬼!」,心中却并不怎么生气。因为这种事我小时候也干过。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对异姓充满了好奇,偷偷做些龌蹉的勾当很正常。

  小建拿着可欣的丝袜闻了良久,然后放回了原位,打开淋浴头开始冲澡。大概冲了五分钟就完事了。让我意外的是,这小子竟然捡起可欣的蕾丝内裤狠狠舔了两下。这已经不是青少年对异姓的好奇了,而是完完全全的变态行为!

  此时小建的阴茎已经高高翘起,像一根粗长的旗杆似的左右摇曳。出了卫生间,小建先是习惯性地穿了我的拖鞋,又从新选了可欣的小拖鞋。我立刻把画面切到客厅。小建光着身子径直走进了卧室,躺到了床上。

  小建的阴茎不仅是长,而且很粗。比我的要大上一圈。他用手撸了一会,然后将可欣的内裤翻过来,用保护女性阴道的那片软布包裹在大龟头上面。他脑袋向上仰起,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很享受的样子,然后开始套弄起来。硬梆梆的阴茎布满了狰狞的青筋,好像一条条小龙盘绕在上面。

  我知道小建的脑海中一定在幻想可欣那完美无缺的肉体,但我并不生气,反而还感到很自豪:「你的鸡巴再大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打飞机?我的东西虽然比你小,却能肏到真人!而且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心中这么想着,自卑感也消失了不少。

  想想也挺可笑的。我居然把这小鬼当作了竞争对手,还对他产生了嫉妒心理。

  只能说小建的尺寸给了我太大的心理冲击。以前通过AV也看过不少巨屌,但那些都离我太远,没有真实感。但小建却不同,他就住在隔壁。

  我忍不住想象,假如我也有这么大的东西,就可以在床上杀得可欣哭爹喊娘,大声求饶,那该有多好?然而不知怎么的,脑海中的画面很快就变成了可欣被小建骑在身下,巨大的阴茎一次次整根没入两腿间,带出透明的淫水……天啊,我在想什么?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再使劲摇了摇,甩掉了这种变态的想法。我怕自己真的会心理变态,不敢再看下去了,连忙了关掉摄像头。这天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多。交接完了工作后跟同事们一起简单吃了顿饭,然后各自回宿舍休息。

  因为喝了点小酒,心情很是舒畅。我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忽然想起午休时候的事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立刻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一号视角什么都没有。门口的灯是关着的。我又切换到二号视角。浴室的灯亮着,隔着花纹磨砂玻璃看到了一个人影。那是可欣在洗澡。不一会浴室的门打开了,可欣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三号视角下,小建正在客厅做功课,可欣径直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小建向着可欣的背影偷偷望了两眼,然后继续做功课。

  可欣坐在梳妆台前,把头发吹干后,解开了浴巾,穿上了白色蕾丝内裤和蕾丝胸罩,再披上了平时爱穿的宽松睡袍。她就以这种打扮走出卧室,坐到小建身旁查看功课进度。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她抬头看了看表,示意他该休息了。

  小建进卫生间洗漱。可欣把客厅的灯关了,对小建道:「今天你跟我睡卧室吧。」小建惊讶道:「那怎么可以,我睡沙发就行了。」可欣道:「那可不行。

  我答应过你娘,要好好照顾你的。」小建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可欣拉好窗帘,铺好了被子。大概两分钟后,小建从卫生间出来,扭捏着进了卧室。可欣让他顺手关灯,然后打开了台灯,取出两片安眠药服了下去。最近她因为竞选评职称的事搞得心神不宁,所以只能靠安眠药睡觉。

  小建不仅关了灯,还关上了房门。就这样,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了。

  他现在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可欣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随手关了台灯。

  两人各自盖了毛巾被,躺在同一张床上,相隔不到三十厘米。可欣背对着小建侧躺,很快睡着了。但小建却一直翻来覆去的,并没有入睡。

  看过小建在下午的丑态后,我对他不太放心,总觉得会有事发生,因此死盯着他不放。他不睡我也不敢睡。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小建仰躺着不再动弹,貌似终于睡过去了。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我也起身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睡觉。

  我从卫生间出来准备关电脑,却发现小建仍然醒着。他正轻轻地将身体移向可欣,把脚轻轻放在可欣的小腿上,然后闭上眼睛装睡。我的心中一紧,顿时睡意全无。小建保持这个姿势大概五六分钟,见可欣没什么反应,又将手伸向她的腰间,顺着小肚子缓慢地搂住,再将自己的下体往前挪了一点。

  我立刻明白了小建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比可欣矮很多,只有这样才能将下体顶向可欣的屁股沟里。很快两个人的身体已经紧紧贴到一起了。那条又薄又窄的毛巾被根本一点遮挡作用都没有。

  我很生气,立刻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然而让我意外的是,电话居然关机了!

  我很快想起来,妻子的那部手机已经用了五六年,电池老化得相当严重。应该是没电了。

  这可怎么办?我焦急万分,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通过屏幕观看小建占我妻子的便宜。

  小建的阴茎已经硬起来了,从三角裤的边上钻了出来,紧紧顶住了可欣的屁股沟。他的屁股开始有节奏地向前顶,隔着一层内裤摩擦可欣的大阴唇。

  很快,这小子并不满足于此,忽然坐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内裤。然后抓住可欣的肩膀轻轻往外拉,将她的姿势变成了仰躺。过了片刻,见可欣仍然睡得香甜,就大着胆子缓缓分开她的双腿。

  小建想脱下可欣的内裤,但她的屁股死死压着,根本不可能脱掉。小建试着抓住内裤的两端往下拉,但很快就放弃了。我提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是啊,可欣就算睡得再死,如果这小子真敢脱内裤,她肯定是会醒的。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建竟然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把剪刀,轻易就解除了内裤的保护。我目瞪口呆。难道这小子就不怕明天挨骂吗?他这么一剪,明天可欣醒来,立刻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

  小建跪在可欣的双腿间,把鼻子凑了过去,闻了闻妻子的阴部,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两下,然后抬头观察可欣的反应。见她仍然睡得很死,小建的胆子更大了。

  他越舔越来劲,竟然开始用嘴巴吸吮着阴道口,发出「滋滋」的声音。

  虽然卧室很昏暗,但我还是能看到小建双眼迸发出的熊熊烈火。此刻他的脑海中除了性交,再也容不下其它东西。他的阴茎已处于暴怒状态,显得十分恐怖。

  龟头光亮,好似要炸开似的,一下下的跳动着。

  老实说,我活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么大的龟头。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这根东西了。佳欣的阴道口分泌了大量爱液。小建的龟头在佳欣的大阴唇上下滑动,最终对准了阴道口,然后身体向前一压,龟头渐渐滑了进去,最终粗长的大阴茎全部被佳欣吞没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妻子的阴道居然这么深。两人的性器官好像是专门为对方订做一样,严丝合缝。难道他们才是天生一对?

  小建一点都不像初哥,似乎有着丰富的性经验似的,不慌不忙地缓慢拨出,再一点一点的插入,非常享受交合的过程。佳欣仍然没有醒来,也没有发出呻吟,却分泌了大量爱液,那两片大阴唇也已充血膨胀,紧紧包裹着小建的龟头。

  小建每次将阴茎整根插入,他那巨大的阴囊都会与佳欣的阴唇紧贴在一起,同时发出「啪」的声音,就好像打屁股的声音。他的一只胳膊抱着佳欣的大腿,一只手伸向了胸罩下的乳房上面。

  这小子太会享受女人了。我现在确信他绝对不是初哥,而是有着丰富性经验的人。会是跟谁呢?应该是班里的女同学吧?现在的孩子别说是早恋,就算是偷尝禁果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小建缓慢抽插了一会儿,速度越来越快了。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佳欣会突然醒来,开始了大幅度的疯狂抽插。佳欣的身体好像风浪中的一叶小舟,随着下体带来的撞击一次次抖动着。

  小建的剧烈抽插还在继续,我感觉佳欣已经醒了。如此剧烈的冲撞下她不可能睡着。果然没过多久,我发现佳欣的腰开始轻微扭动,主动配合着对方的动作。

  动作非常隐蔽,却仍然逃不过我的双眼。佳欣的表情也在起变化,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为什么明知道自己被人*奸,醒来后却仍在那里装睡。

  难道她真的被小建的那根大阴茎给征服了吗?

  没人知道佳欣此时的真实想法。她现在正全身心地享受着来自小建的猛烈撞击。这个精力十分充沛的孩子好像一台马力强劲发动机,带给她无尽的快乐。她早已忘了对方只是个孩子,也忘记了自己是有家庭、有丈夫的人。

  她忘记了一切礼义廉耻,唯一知道的就是小建那强有力的大阴茎。

  我没有看完。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一切都结束了。回家后离婚吧。

  妻子就这么出轨了。对象还是刚上初中没多久的小鬼。常听说这世界比小说更疯狂,我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如果出轨对象是大人,我还可以拿着菜刀去拼命,但对小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甚至都生不起气来。这实在是太荒唐了。就算我跟别人说,恐怖别人也很难相信吧?

  我突然感觉丹田处有一股热气涌上。是烦躁,还是欲望?我不知道。我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要爆炸了。我感觉自己在失去控制,甚至想到了杀人。我急需发泄。要不然真的要疯了。我赶紧拿起放在床头的卡片,拨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十来分钟,我听到了敲门声。我猴急地跑过去开门,见到了两个女人。

  一老一少。我二话不说扔给老的八百块钱,然后把小的拉了进来,关上了门。

  老女人在门外喊道:「老板,只有一个小时啊,超过了要加钱的!」这一晚我变得无比勇猛,直干得那婊子哭爹喊娘。我甚至破天荒地连干了三炮。那婊子被我干得腿都软了。她说遇到像我这样威猛的客人,宁愿不收钱。也好过被没用的男人搞得不上不下的,浑身难受。这话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当然了,所谓不收钱这种屁话听听就算,你敢不给她钱试试。立马就有几个彪形大汉冲进来。

  送走了依依不舍的婊子,我陷入了沉思。

  我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勇猛?其实答案很简单,我心里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被人戴了绿帽子竟然能让我兴奋,而且效果比伟哥还要猛。

  难道我是个大变态?非得看妻子被别的男人干才能兴奋起来?但不得不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威猛过。年轻的时候也未曾有过。在床上彻底征服一个女人,而且还被那女人真心实意地夸赞,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爽。

  第二天,我在外面忙到晚,脑子里全是昨天的影像。回到宿舍时已经过了九点。我思考再三,最终还是无法抵挡恶魔的诱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三号视角,佳欣在客厅看电视。她穿着我平时最喜欢的那件薄丝睡裙,应该洗过澡了。很明显,她没有在认真看电视。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小建在书房玩电脑。仔细一看,发现这小鬼居然在上成人网站。他赤裸着上身,下身也只有一条三角裤。我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挑逗我妻子。过了不到五分钟,佳欣若无其事地对小建说:「小建,不晚了,我们早点睡吧。」小建嗯了一声,又道:「阿姨先睡吧,我去冲个澡。」佳欣进了卧室,取出二片安眠药,在手里攥了半天,却没有吃下去,而是放到了床头柜上。她的表情很复杂,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忽然脸色变得通红,犹豫片刻后毅然脱下了睡裙,挂回衣柜里。

  这时从浴室传来开门的声音。佳欣知道小建马上要进来了,慌张地躺到了床上盖上被子,背对着卧室门口开始装睡。小建很快就进来了,只穿一条内裤。此时卧室的灯并没有关,非常敞亮。

  佳欣因为太慌张,竟然连窗帘都没关。小建坏笑一声,走过去拉上了窗帘,但他并没有关灯。佳欣的被子没有盖好,只住了腰部以上。下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且她连睡裙都脱了,下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

  我终于确定了。佳欣竟然主动给小建创造机会。如果说昨天是以*奸开始,还算有情可缘,那今天又算什么?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要脸。但更让我无法原谅的是我自己,我竟然隐隐期待妻子被侵犯的场面!

  如果说佳欣只是不要脸,那我就是彻底的大变态了。她这样做最多算是出轨,而我却是彻底没救了。

  小建看着那白嫩光滑的大腿咽了咽口水。这时他忽然发现床头柜上那二片未吃的安眠药,脸上浮现出得意的表情。他不再浪费时间,轻轻爬上了床,靠近了佳欣。

  小建用贪婪的目光欣赏了佳欣的睡觉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动手了。他已经知道佳欣在装睡,在故意给自己创造机会,所以大胆地把一只手伸向了佳欣的后背。

  当小建的手指接触到佳欣身体的一刹那,佳欣忽然浑身一颤,接着继续装睡。

  但浑身僵硬。小建脸上带着坏笑,轻轻抚摸着佳欣的后背,逐渐到腰,再到屁股,大腿……

  整个过程中佳欣一直在颤抖着。小建整个人忽然向前贴了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的身体。二人肌肤相近,佳欣的秀眉微蹙,双颊红得像苹果。

  小建开始用嘴亲吻佳欣的脖子和后背。她的身体颤动得更厉害了。是紧张还是兴奋?k只有她自己知道。小建熟练地从后面解开了佳欣的内衣勾子,再把手伸进松开的胸罩中,紧紧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

  佳欣的牙咬得紧紧的。小建一边观察她的表情,一边调皮地揉搓着乳房。过了一会儿,小建忽然发现内裤是两边系绳的,于是轻轻一拉,揭开了内裤。巴掌大的布片滑落,阴道口彻底失去了防护。

  小建一下子把佳欣拉成仰躺,翻身压在妻子的身上。丝毫不顾佳欣的感受,粗暴地用腿顶开她的双腿,粗壮的下体已抵在湿漉阴道口。

  小建的上半身压住佳欣,嘴唇抵在佳欣的耳旁说了几句话。佳欣听了浑身又是一颤,脸色变得更红了,却仍然闭着眼睛装睡。小建嘴角挂着嘲弄的笑容,忽然下身用力一顶,佳欣忍不住「啊!」的一声,整个身子弓了起来。

  小建一只手抚摸着佳欣的乳房,低声笑道:「阿姨,既然你这么喜欢装睡,那我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反正叔叔还有一个多月才回来,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佳欣咬住嘴唇,似乎在犹豫着,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小建轻轻抽插几下,然后忽然一顶!佳欣被突如其来的一插弄得「啊!」了一声。小建嘻嘻直笑,又一次故计重施,佳欣又是一声「啊!」。小建接连几次使坏,把身下佳欣的自尊心全都打击没了。

  佳欣的眼角流出了晶莹的眼泪,似乎是在轻轻的哭泣?

  小建满意地停止了小伎俩,双手抚摸着佳欣修长的大腿,又玩弄了几下稀疏的阴毛,忽然对她道:「阿姨,我们今天换个姿势,从后面做好不好啊?」说完直接把佳欣翻了过去,然后双手抬起她的屁股,让她用膝盖撑起,变成了狗趴式。

  佳欣有些慌了,挣扎着想转回身来,但是被小建死死抱住了腰部。她挣扎了两下,却听小建道:「阿姨,你不是正在睡觉吗?怎么又醒了?」一句话轻易化解了佳欣的反抗。

  小建用双手用力抬起佳欣的屁股,再用膝盖撑住,变成了狗趴式。佳欣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准备用这种最耻辱的姿势迎接对方的侵犯。小建扶住佳铁的屁股,从后面狠狠插入了早已变得又粗又硬的大阴茎。

  小建开始了疯狂的抽插,不时拍打着佳欣的屁股,就好像英勇的骑士驾驭骏马一样。渐渐的,佳欣失去了自我,忘记了自己在装睡的事实,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在一阵猛烈抽插中,她终于达到了高潮。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妻子的高潮。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努力了七年都没能做到的,这小鬼仅仅用了两次就搞定了。小建心满意足地仰躺在床上,欣赏着高潮后的年轻少妇颤抖着身体,不停抽泣着,下体还流出了一滩白色的精液。

  小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又坐了起来,抱住了佳欣赞道:「爽!阿姨你真不错。不仅是身材好,脸蛋漂亮,而且下面又那么紧。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装睡时忍耐快感的表情,实在是太诱人了。你现在被我干得很爽吧?一会儿再来一次啊。」佳欣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应该是在哭。是自尊心受到打击吗?还是因为失去了贞操而感到难过?

  年轻人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工夫,小建的兴趣又来了。他再次揽住佳欣的胴体,兴高采烈道:「来吧,大美人,再让我好好玩玩。你的屁股比我女朋友大,奶子也比她大,玩起来太爽了。唯一的缺点是没她那么骚。不过也没关系,她刚开始时也跟你一样。干过几次就开窍了。」天啊,现在的孩子真是……

  我之前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这小子真的不是初哥。佳欣似乎也被这句话雷到了,睁大了眼睛看了他一会儿,随即又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的样子。当小建轻轻吻了她的嘴唇,没有遭到任何反抗。

  小建老练地将佳欣压在身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不过这次他却很温柔。

  佳欣也很配合地分开白嫩的大腿,轻轻搭在小建的肩膀上。

  随着小建的一次次猛烈冲击,佳欣也渐入状态。不过她并没有叫床,而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脸上是既痛苦又闷搔的样子,最多就是用鼻子哼哼。但我却知道此时的佳欣正沉浸在如潮的快感当中。我跟她七年的夫妻,这点了解还是有的。

  小建一边抽插,一边还时不时抚摸着佳欣的头发和脸颊,同时小声说着什么。

  佳欣听得多了,又流下了羞愧的眼泪。也不知这小子到底说了什么。最后的冲刺阶段,佳欣再次被征服。高朝刺激得她全身抽搐,从嗓子眼儿里叫出来:「喜欢,真的……真的喜欢……」

  小建射了,趴在佳欣身上,看着高潮后的少妇媚眼如丝的样子。

  佳欣早已睡死过去,小建得意地起身关了灯,然后躺在佳欣身边,搂着她沉沉睡去。我关上电脑,整宿都没睡好。这次没有叫鸡,只是打了两次手枪。现在的妓女实在是太贵了。

  想想也挺可悲的。我的爱妻被邻家小鬼随意玩弄,甚至还射进了体内,而我呢,却为了省一点嫖资而打手枪……

  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才想起是周六。今天休息,所以我没有离开酒店。犹豫再三后又一次打开了电脑。我好像中毒了,上瘾了。老实说,看着佳欣被别人干到高潮,心中确实很愤怒。恨不得当场砍死这对狗男女,但同时内心深处却有另一种声音……

  看看那边的情况,似乎小建和佳欣才刚醒来。佳欣一直躲避小建的眼光,而小建则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她后面,东摸一下,西摸一下……早餐过后,小建进卫生间拉屎,佳欣坐在客厅里发呆。估计是在思考以后如何面对小建,还有我。小建拉完了屎,见到佳欣在那里发呆,猥琐地摸到她身边坐了下来。佳欣站起来想走,却被小建一把拉到怀里。

  二十多岁的少妇只穿着睡裙,而且在没戴胸罩的情况下被一个小屁孩子搂在腿上,这画面怎么看都觉得诡异。少妇看似推拒着,却没有丝毫力度。小屁孩子轻易就把少妇的胳膊掰到到身后,粗暴地扯开了睡裙,一口含住了乳头用力吸吮着。

  佳欣做着无力的反抗,尖叫道:「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这样……」她试图用另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手保护失守的乳房,可惜她却怎么也推不开小屁孩子的脑袋。佳欣羞的满脸通红,双腿乱蹬,丰满白皙的屁股在小建大腿上来回扭动……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着屏幕轻声道:「佳欣,你的反抗还能再假一点吗?」佳欣当然听不到我话。此刻她正忙于应付小建的侵犯。小建的手兵分两路,一路使劲揉搓着乳房,另一路放肆地游走于大腿上。佳欣顾得了上面,却顾不了下面。一个不留神,小建的手已经深深插进了内裤中。

  佳欣浑身发抖,双腿变得软绵无力。小建的手已经摸到了下体,佳欣无力地按住小建的手,却什么都做不了,最后瘫软在他的怀中,屈辱地闭上了眼睛。虽然她表现得很抗拒,但身体上的刺激却骗不了自己。

  随着小建一下下的玩弄,佳欣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喉咙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小建偷偷拉下了内裤,貌似痛苦中的佳欣居然还轻抬了下屁股来配合。小建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又在妻子的耳帝说了什么,然后一根中指深深插进了阴道中。

  我和佳欣这么些年的夫妻生活都是在晚上,而且只在床上进行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大白天的在客厅里胡闹。佳欣被小建的中指奸淫,浑身像是触了电似的一阵抖动。然后我意外地看到她竟然高潮了。

  小建舔着手上的淫掖,一脸坏笑地看着怀中还处于高潮余韵中的少妇。

  七年来我不知用了多少方法,都从来没能让她高潮过哪怕一次。我甚至误以为她是石女。为什么这个小鬼不仅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如此轻松?如果说之前的高潮是因为他拥有比我大得多的巨根,那么这次用手指又怎么说?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真的彻底服了。完全认输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我不得不承认,小建比我更适合拥有佳欣。不,不,不是这样。虽然从法律上我是佳欣的丈夫,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佳欣。

  以前在家里,不管大事小事,其实都是由佳欣决定的。我从恋爱到结婚,一直活在佳欣的控制之下。在外人眼里,她是温柔贤惠的女子,但是在家里,她是女强人。我身为丈夫却事事都得听她的话。

  爱情有时候像战争,总有一个是征服者。而在我们这个家庭里,佳欣无疑就是那个胜利者和征服者,而我则是失败者,被征服者。

  就在昨天,家里闯进了小建,他虽然幼小,却轻易征服了佳欣。在我面前无比强大的雌老虎在小建面前变成了小乖猫。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跟小建认真学习整治女人的方法。

字节数:920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