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01美女白领与脏汉的淫乱
1   叶蓉是个大型国企的白领,刚刚研究生毕业,凭着高学历、出众的容貌和高
挑的身材,以及完美的气质,顺利的谋得了这份高薪工作。平日里,她看不出与
别的女性有什么不同,她爱购物,爱各种美食,爱化妆品,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
得漂漂亮亮的,迎接男人们火热的目光。可是,叶蓉并不喜欢办公室里那些高学
历、高职位的男同事,虽然他们每天都很殷勤的帮自己做这个做那个,明明喜欢
叶蓉却一个个吞吞吐吐不敢开口,这让叶蓉感到很失望。叶蓉喜欢的男性有些难
以启齿,她喜欢的男性是厂房里的那些粗陋的工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
这样的男人,这种男人没有文化,说话粗鲁,没什么上进心,恶习更是一大堆,
而且整天脏得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洗澡,偶尔和突击检查组的同事们
突击检查厂房,都闻到他们身上一股酸臭味,令人恶心。虽说这种酸臭味很恶心,
但每次都让她感到兴奋,甚至有些恍惚。可惜这种突击检查极少,叶蓉很少有机
会去。如果自己主动去「检查」,又怕这并不是自己份内的事,若让其它同事猜
出自己的爱好,会很难堪。所以,很多时候,叶蓉总是站在窗前,远远的望着厂
房里这些粗陋的汉子,真希望能有个好的理由可以接近他们,如果他们的胆子更
大一些,发生一些事情也是可以的,不过不能让别的同事发现。

  这天,公司的新办公大楼落成了,所有的设备都要搬过去。这些体力活当然
是不用叶蓉来做的,让厂房里的工人来搬就行了。她列下了清单,然后自己和别
的同事一同到就新办公大楼去等。可是,左等右等,自己办公室里的设备、台账
就是没有搬过来。太阳都下山了,别的办公室东西都搬全了,所有的同事都走光
了,叶蓉决定不再等了,自己去问个究竟。

  刚走到厂房门口,叶蓉就闻到了那股酸臭味,叶蓉略皱了一下眉头,就用力
吸了几下,好渴望这样的男人啊!这时,门外走来一个脏兮兮的汉子。这个汉子
光着上身,穿一条满是油渍的大裤衩,可能刚刚出去解手,连裤子拉链都没拉,
斜着眼看了叶蓉一眼,说:「哎,你谁呀,来干嘛的?」

  「我,我来找些东西。」叶蓉想了想,自己并不知道是谁负责搬运设备。

  「哈哈,是不是逼痒了来找我啊,小妞。」这个脏汉淫笑的说。

  叶蓉被他吓了一跳,怎么说自己也是管理层的,竟然这么说自己,活得不耐
烦了啊。但心里却十分受用:「啊啊,我没有。我有些东西不见了,我来找找,
应该在这里。」

  看叶蓉并没有生气,脏汉更起劲了:「找什么东西啊,是不是电动的家伙啊。
这里有很多电动的家伙,不知道你要找哪一种啊。」

  叶蓉当然知道自己正在被羞辱,所谓的电动的家伙,自己几乎每天都要在家
用上一次。但这么当面被人提及,还是第一次。不得由羞红了脸。

  「不是那个东西……算了我自己找找吧」叶蓉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里是厂房重地,女的不许进去,不过嘛,我可以带你进去。」说着,脏
汉靠了上来。

  一股重重的味道令叶蓉差点呕出来,叶蓉后退两步,靠在门上,低着头说道:
「怎么样才能进去嘛。」脑子里却在骂自己,我凭什么不能进啊,凭什么要说这
样的话,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提条件嘛。

  脏汉见叶蓉这种可怜样子,就更加放肆了,居然用手抚摸着叶蓉的下巴,抬
起叶蓉的脸。叶蓉一阵子激动,这个男人好直接,如果他敢更大胆些,倒是个很
好的交流对象,也不知道厂房里有没有别人,或者换个地方也可以,只要没人发
现就行。突然感到这人的手很湿,而且有种骚味,和男厕所里的味道差不多,加
上这个男人忘了拉上裤子的拉链,应该是刚才去小便了,而小便时不慎尿了一些
在手上了。但叶蓉并不介意,反而很兴奋,她就是喜欢这样的脏男人臭男人。

  「真是骚啊,居然跑到这里卖淫了。」

  叶蓉不由得有些不悦,猥亵自己倒也罢了,反正四下没人,这里的工人也没
有一个是认识自己的,自己正好也有这个爱好,给他占点便宜没关系。但他居然
说自己是来卖淫的,真是太过份了。

  「人家才不是,我真是来找东西的。应该就在里面,请你带我进去。」

  「进厂之前得先搜身,这是规定!」这个脏汉的双手在叶蓉胸前摸来摸去,
叶蓉知道对方也没有说慌,公司的确有一条外人进厂房要进行检查的规定,但自
己并不是外人啊,还是管理人员呢,这个脏汉实际上是假借检查之名玩弄自己的
奶子。

  「啊……你……住手……你快带我进去啊,搜好了没有嘛。」叶蓉有些慌乱,
她虽然喜欢这个这粗鲁汉子的举动,而且每天晚上她都会进行类似的性幻想,但
这样就被他俘虏,多少让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子一时难以接受,至少,
现在还在厂房门外,虽说不太有可能有人从外边过来,但厂房里面的情况自己却
是不知道的。万一出来个认得自己的人怎么办。叶蓉用手拼命抓住对方的手,想
阻止对方,但却没有逃跑的念头,更没有呼救。叶蓉现在只是想弄清楚厂房里的
情况,只要没有认得自己的人,就算有几个和这一样的脏汉,自己也是可以接受
的。

  这个脏汉已经认定了叶蓉是个来卖逼的妓女,他认为叶蓉这种毫无意义的挣
扎只是试图引起他的性欲。他反手将叶蓉锁住,向厂房里拖去。他的力量真的很
强大,瘦弱的叶蓉根本无法反抗,任由他拖进了厂房。

  事已至此,叶蓉每晚幻想的情节马上就要发生,只要此时说出自己的身份,
应该还来得及。虽然平时就对他们这些工人有过性幻想,对幻想中的情节也十分
期待,但幻想终究是幻想,现在真真切切要被这个脏汉侵犯了,叶蓉心中充满了
矛盾。真的要让这个粗俗的汉子干吗?他事后会杀人灭口吗?他真的不认识我?
但万一以后他认出我来怎么办?厂房里还有多少男人,他们会对我做出什么事?
天哪!若是有一个人认出我的话,我就不能活了啊。

  「哦,请你捂上我的嘴好吗?」叶蓉真不敢相信自己想了半天竟然去提醒这
个男人注意安全,这个没文化的汉子,想事情当然没有叶蓉这个研究生周密,可
是,自己才是受害者啊,怎么会帮着坏人对自己施暴呢。叶蓉只是觉得捂上嘴巴
才符合情节,在性欲的驱使,忍不住提醒对方。另外,在确认厂房里有没有人认
识自己之前,自己不能有淫荡的举动,现在,顶多只能算被强迫,性质不一样。

  脏汉愣了一下,立刻捂上了叶蓉的嘴唇。一股尿骚味直冲脑门,叶蓉这才想
起刚才已经推理出这个男人小便时尿到自己手上了,现在沾上尿的手正捂在她的
嘴上,嘴里似乎有点咸咸的感觉,想到还是自己提醒捂嘴的,叶蓉一阵子眩晕。

  接着,叶蓉被扔了出去,摔在一张床上。

  啊,怎么是床,应该把我扔进仓库,或是厕所之类的封闭的地方啊。叶蓉定
了定神,这里是工人宿舍。公司的效益挺好,对这些在厂房里的工人也不错,安
排的住宿条件也是很赞的,是个六人间呢。以前也跟突击检查组的人进来过,这
里还是挺干净的。

  「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来帮你脱啊。」这个脏汉已经确确实实的把叶蓉
当成了妓女。

  「嗯,请问,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这里不是应该有很多同事吗?」叶蓉被
自己的话吓了一跳,同事?我这不是说漏了吗?

  「他们?狗屁?全他妈出去嫖妓去了!每次都留下我值班,我操!当我好欺
负!」这个粗鲁的男人哪里会考虑这么细,叶蓉放下心来,原来厂房只有他一个
男人,也好,明天还要上班。虽然有被轮暴的心理准备,但真的让人轮暴的话,
逼逼肯定吃不消,第二天走路会很难看。

  「那就请您让我来帮你脱吧。」叶蓉说。既然已经被当成了妓女,而自己也
确实很想让这个汉子干一次,还不如节省点时间,万一其它同事嫖妓回来,不好
弄啊。

  「来吧,伺候得好,我加你钱。」

  叶蓉优雅的站了起来,先将自己的长发束起来,盘在头上。一会儿被干时,
长头万一被压,会影响快感。接着,叶蓉举起纤纤小手,轻轻的抚摸着脏汉胸前
的肌肉。

  「主人,您的肌肉,好结实。」

  叶蓉的性幻想时,总是喜欢把幻想对象视为自己的主人,这个浑身脏臭的汉
子,做自己的主人,希望他能称职吧。

  叶蓉深深的吸了一口,好臭。「主人,您太辛苦了,一定多日没有洗澡了吧,
贱奴给您舔干净!」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脏汉的胸口,一种说不出
的快感直冲脑门,好刺激,幻想了多少次的情节,终于实现了!

  叶蓉一路用灵巧的舌头舔下去,将脏汉的胸口、肚皮舔了个干净。脏汉吃惊
的看着叶蓉的表演,平时嫖妓时,那些妓女嘴上不敢说什么,但厌恶之情,脏汉
还是感觉得出的。眼前这个漂亮、优雅的「妓女」,居然一点也不嫌脏,反而很
享受。尤其是这个美女低三下四的称他为「主人」,更是令他有些惶恐。不过,
以脏汉的大脑,他也想不出个究竟,也没时间去想。因为,叶蓉已经跪了下来,
抱住他的双腿,将脸贴在大裤衩上,呢喃道:「主人!请恩赐我,赐您的肉棒给
我,我是您卑微的贱奴。」脏汉的肉棒已经感受到了叶蓉的脸,这个绝色的美人
居然用自己漂亮的脸蛋贴在自己的肉棒上,虽然还隔着裤衩,但这足以让这个脏
汉发狂。平日里,他在厂房受尽欺凌,一声不敢吭,现在竟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女
人对他说着极卑贱的话、做着极卑贱的事,简直像在做梦,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是好。

  叶蓉继续她的动作,她慢慢的拉下了脏汉的裤衩,一根硬得如铜棍的肉棒弹
了出来,丑陋着竖立在叶蓉眼前。「主人!您好伟大,都不用内裤的。您是为了
方便贱奴吗?贱奴实不敢当。嗯,刚才您小便时,有些小便落在您手上了,捂我
时,手上的小便就流进我的嘴里。这是主人的恩赐,是贱奴的荣幸。主人您现在
是否愿意,将留在肉棒上的尿液也恩赐给贱奴,贱奴保证舔得干干净净的。」

  脏汉完全愣在云里雾里了,还没有回过神来,叶蓉已经双手捧着他的肉棒,
仔细的用舌头舔了起来。叶蓉在上大学时,曾经给几位前任男友口交过,技术不
赖。研究生毕业后,就和他们断了联系,一直没有给男人口交的机会,只是每天
晚上在单身公寓里用电动阳具进行口交,很没有意思。叶蓉喜欢的,就是这种既
粗陋,又脏臭的肉棒,这样才可以使自己达到性愉悦,但她一直不敢跟几位前任
男友说,怕人家说她是变态,传出去影响不好。而几位前任男友都太干净了,只
有在他们打球后的口交才能让她感到一丝满足。

  「你这……小婊子,技术真好。你,多少钱一次的?」这个脏汉感觉叶蓉不
一般了,估计价格很贵,不由得担心起来。

  「主人,请您完全不必担心钱的问题。您是天,是我的主宰,我以被您干过
为荣。」叶蓉已经卑微到不能再卑微了。

  「那,你给老子把脚指也舔干净!」

  叶蓉闻言,目瞪口呆。这脏汉真会得寸进尺,刚才还怕钱不够,转脸又要她
伺候舔脚指了。

  真的要舔脚吗?虽然看A片时,有些女优会舔,可叶蓉却没有做过,她舔过
男人全身上下所有的地方,唯独没有舔过脚指。如果这脏汉要求她舔肛门,自己
也会毫不犹豫。现在却出奇不意的让叶蓉脚指,叶蓉有些犯难。不过,仅仅只考
虑了两秒钟,叶蓉就决定挑战一下自己,AV女优能做的,自己也应该做得到,
而且自己一定要比她们做得更好。她们舔得是洗干净后的脚,自己要舔的,是一
个脏兮兮的脚。

  叶蓉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说:「主人的脚是对我最高的赏赐。我愿意为
主人做任何事情。现在,请主人坐在床上,这样,贱奴才好舔得更全面。」

  脏汉立刻坐在床上,伸出脚来。叶蓉继续跪在脏汉面前,微皱眉头,捧着脏
汉的脚,将脚拇指送入自己的嘴里,仔细的吮吸着,还掰开两指,用灵巧的舌头
不停的扫过指缝,将指甲上、指肚上、指缝间里的污物,舔扫得干干净净。

  天呐,这味道,比起肉棒,更是臭到极点。叶蓉不由得流下了眼泪,为什么
自己会这么贱,任由这个粗俗的脏汉子作贱自己,还对他说着那么低三下四、毫
无自尊的话,难道自己真的这么贱吗?自己可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啊,在
这家500强的国企里也是个管理层啊。虽然在性方面,自己的品味比较独特,
但被这个脏汉要求舔脚指,真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偏偏自己还不加思索
的做了,还做得一点也不勉强,这可怨得不旁人。想到这里,不由得更加伤心,
哭出声来。这时,叶蓉多么希望有个声音来安慰一下自己,哪怕是这个脏汉,哪
怕是骗骗自己,或者说些强迫自己逼迫自己的话,不这么做就会怎么样怎么样,
自己会认为是被逼无奈,心里多少会好过些。

  而这个脏汉的回应则是,伸出另一只脚,用脚指在叶蓉皎白的脸上擦眼泪。

  叶蓉哭得更伤心了,但嘴里却没有闲着,大口大口的吮吸着五个脚指,吸干
净后,还伸出大半截舌头,用舌面将脚板底舔了个干净,虽然这并不是「主人」
的要求,但叶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就做了。

  「好了宝贝,别舔了,我真是快受不了了。过来!」

  叶蓉吐出脚指,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哦,让他折腾了半天,自己还没有
脱衣服。想到等下脱光衣服后,自己洁白的乳房、嫩红的阴道都会暴露在这个脏
汉的眼前,叶蓉不由得又兴奋起来,还露出了微笑。自己虽说有过多次性经历,
但都是跟当时的男友做,现在却要被这个陌生而又丑陋的男人干,而且是冒着被
认出和将来被认出的双重风险在做,感觉更加刺激。

  「主人!我刚才有些失态,不知道有没有惹主人不高兴。我马上就会脱光衣
服,任由主人欣赏和处置。主人可以对我做任何事,而不必考虑我的感受……啊!!!!!!」

  叶蓉话还没有说完,这个脏汉就不耐烦了。他将叶蓉拉了过去,紧紧的抱在
怀中,吻如雨下,落在叶蓉的漂亮的脸上,脖子上,但没有吻嘴。叶蓉明白,这
个脏汉一定嫌自己的嘴舔过了脚指,不由得笑了,脏汉还会嫌她脏。叶蓉是个十
分善解人意的女人,知道下一步就该是剥自己的衣服了。于是放下自己的双手,
反握在背后,这样可以任脏汉对自己进行侵犯,如果有什么出格的事,而自己的
双手也不好第一时间反抗,这样自己会更加愉悦。叶蓉满心期待着,希望脏汉更
大胆些,更放肆些,心里默默的说着:「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接受,任何侵犯我都
不去反抗。」

  正想着,脏汉已经开始解叶蓉的衣服,而这种感觉,并不是叶蓉想要的,她
要的是更加粗暴的侵犯。「主人,您能更粗暴一些吗?我全身都是您的,包括衣
服、胸罩、内裤……请您不必再顾惜我了。求您了。」

  脏汉终于发狂了,爆发出狰狞的一面。叶蓉的名牌无袖套裙被撕得粉碎,胸
罩和内裤也被生生的扯下扔在地上。虽然这些衣物价格昂贵,但此时叶蓉已经不
在乎了,她尽量挺着胸,让洁白的乳房坚挺着,红红的乳尖诱惑着脏汉,下体嫩
粉的阴道隐隐流出一阵阵液体。脏汉不禁看呆了。

  叶蓉楚楚可怜的凝望着脏汉,一只手撑住半个身子,一只手拉过脏汉的粗手,
放在自己奶子上,吐气如兰:「我好看吗?奶子摸着舒服吗?」

  脏汉也不说话,点了点头。粗糙的大手摸过叶蓉的奶子,带给叶蓉如电流一
样的快感。

  「主人!好长时间没有男人干过我了,我的小逼一定收得很紧很紧了。您操
起来一定很舒服很爽。请您不必戴套,直接射就是了。来干我吧!干翻我!」

  哪个男人受得了叶蓉如此挑逗!

  脏汉大喊一声「操你这个贱货」,提枪上阵。叶蓉知道马上就会有个肉棒干
自己,或者说,马上就真的被这个丑陋的男人干了,多年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她
激动的自动分开双腿,迎接脏汉的征伐。这脏汉也毫不客气,用力把自己的肉棒
猛的干入叶蓉的逼里。叶蓉的逼里早就淫水泛滥,没费多大事就干了一通透,一
下子就干到叶蓉的宫颈里去了。叶蓉「哎哟」的呻吟了一声,配合脏汉调整了角
度,好让脏汉更深的干入。

  脏汉狠狠的干着叶蓉,他和叶蓉想象中的不同,比叶蓉前几任男友强多了,
他的速度奇快,力量又大,不一会儿就干得叶蓉高潮不断,嘴里淫词荡语早已说
不清楚了,只得不断的呻吟。而叶蓉如妖惑般的呻吟更加激起脏汉的斗志,脏汉
双手抓住叶蓉的奶子,狠狠的捏着,叶蓉惨叫一声,「啊,我的奶子快要爆了。」
脏汉也没什么技巧,只知道一味猛攻,叶蓉的两个奶子和阴道同时受到他的蛮力
侵犯,连声叫爽。

  「啊,啊,我就喜欢您这样的脏男人,臭男人,丑男人。用力干死我吧。漂
亮男人我不喜欢。您这样的男人才是我喜欢的。主人,加油啊,干到我子宫里去
吧,干烂了吧。」

  「小贱货,你的逼真紧。操起来真舒服。」

  「主人操得舒服就行。啊,还有奶子也要,刚才都快被您挤破了,那就别对
我再怜香惜玉了,使劲玩我!」

  受到叶蓉的鼓励,脏汉更加卖力的捏她的奶子,反复向各个方向拉扯。叶蓉
惨叫连连,却又满脸兴奋。

  「啊,好哥哥,不,主人。您今天没有干穿我的喉咙,是您的损失哦。我会
深喉的,您可以直接插入我的食道的。」

  「操,我哪知道你这么贱。」

  「我都提醒您了呀,还有,您为什么不在我嘴里撒泡尿呢。我很愿意喝下您
的尿啊。」

  「呸,这个贱货。我亏大了!」

  「那您就快点干烂我的逼吧,从我逼上找回来。」

  在叶蓉的强力刺激下,脏汉已经近乎发狂,肉棒疯狂的插送着叶蓉的逼。这
可不是平时那电动阳具能比的,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更是没法比,叶蓉几乎要爽
上天了。高潮将至,叶蓉猛的一夹阴道,脏汉一吃劲,双手不由得更加用力,指
甲都陷入叶蓉的奶子里了。叶蓉忍痛又夹了几下。

  「操!你会缩阴,爽死了,啊,我要射了!要射了!」

  「好哥哥,全射进来吧。全射给我!我的逼需要你的滋润。」叶蓉的高潮到
了,她全身抽蓄,意识模糊。

  倒底是精壮汉子,脏汉也忍不住了,他最后猛的一刺,将肉棒插到叶蓉阴道
的最深处,猛烈的喷射了起来,一直射了五六波之后才停了下来。

  「好爽!你真是个极品。」脏汉满足的抽出了肉棒,躺了下去。

  「主人也好厉害,刚才都直接插到我子宫里了,全射到我子宫了。好怕怀孕
啊。」叶蓉呢喃的说着,躺在脏汉身边,搂着他的脖子,温顺的像只小兔子,享
受着高潮的余韵。

  「怀孕?」脏汉一惊,怕会沾上麻烦。

  「主人不必担心,您用不着对我负责的。您肯屈尊干我一次,并把您宝贵的
精液赏给了我,我就算怀孕也是愿意的,有什么后果是我自作自受。」叶蓉依然
沉浸在自我羞辱的快感当中,不过,就算叶蓉真的怀孕了,她也不会找谁负责,
按她的话说,叫自作自受。

  「也是啊,你不过是个小婊子罢了。也不知道你的逼被多少男人射过了」

  叶蓉并不分辩,这个脏汉干得她很爽,被他再羞辱几句并没有什么关系。而
且,被他当成妓女,反而是件好事,有利于显藏真实身份,也许,有机会还可以
冒充妓女找他再爽一次。叶蓉看到脏汉的肉棒还有些精液,心生一计,说:「今
天主人把精液赐给我的子宫了,没有赐我口爆,好可惜。现在主人的肉棒上还有
一些精液,能不能赏我吞下去。」

  「小婊子,你真会玩。」

  「嘻嘻,谢谢主人的恩赐。」叶蓉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吸到嘴里,然后吞吐
着玩了一会儿,微笑着吞了下去,张开嘴让脏汉看清楚确已吞下。

  脏汉这时候关心起人来,「你的衣服已经被我撕了,你怎么走?我来找件工
作服给你穿上吧。」

  脏汉话外之音,叶蓉岂能不懂,这分明就是赶她快走呗。时间已经不早了,
在外嫖妓的同事如果回来发现他没有值班,一定会狠狠的处罚他。不过,叶蓉已
经爽过了,也想早点走了,万一回来的同事中有人认得自己,那可就惨了。叶蓉
可不想让大家都知道她的爱好,更不知道让人知道她被这个脏汉干过。

  「我没事,光着身子就可以走。」说完跳下床,光着身子朝外走。叶蓉暗想,
进来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自己被干了这么长时间,应
该已经更晚了,外面更没人了,自己只要趁黑跑到自己的车里,那里还有还一套
衣服。而车子停的地方离这儿不远。

  「等等,最后送你泡尿吧。我好像有尿意了。」脏汉有点恋恋不舍,「你叫
什么名字?到哪里可以找到你?」

  叶蓉笑了一下,心想就当给他的福利吧,于自己也没什么损失,谁让自己在
高潮之际,说很愿意喝下他的尿呢。至于名字,本小姐的芳名是可以随便告诉你
的吗?

  叶蓉见他站在床边,高高在上。于是就跪了下来,脸仰望着这个刚刚干过自
己的脏汉,「主人!我很愿意喝下您的尿,您的尿是对我今晚表现的奖赏,是对
我最高的恩赐,能得到您的尿液,万分荣幸。只是人贱名轻,实不敢入主人之耳。
如果有机会,贱奴很愿意再来伺候主人。」

  「你说得太复杂了,太文了。换个说法,贱一点。」脏汉知道不可能问出名
字和住址,自找台阶下。

  「请主人把小便撒进我的嘴里吧,把我的嘴当作你的马桶,我保证全喝下去。」
叶蓉陶醉其中。

  一泡尿淋入叶蓉的嘴里,叶蓉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喝着。脏汉还故意把一
半尿淋到叶蓉的头发上,脸上,奶子上,身体上各处,叶蓉并不躲闪,任由脏汉
的小便淋满全身。

  淋完以后,叶蓉光着身子跑出了厂房,一路走,一路流下身上的小便,阴道
里的精液也顺流而下,滴在厂房里。很快到了车里换上衣服,可是,她的嘴里却
还有一泡尿没有喝下去,她想把这泡尿含在嘴里带回家,吐到杯子里,留做纪念。
至于那个脏汉,那就有缘再见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