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老婆,外出之后(全)
1 作者:李一一
第一章

  故事那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事情,那个时候改革开放刚过十年,
还没有普及互联网,也没有普及手机。那个时候天是净净的蓝,云是洁洁的白,
水是澄澄的清,就连街上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他们脸上的笑,也彷佛是附着一
层处女膜,阳光下,映着纯纯的白。

  只是世间万物就是这样,天使因恶魔才有了它存在的意义,黑衬着白,日与
夜相纠缠。人到了一个自己无知的环境,心里自然会产生一种紧张的心理。随着
恐惧的加深,会丧失原有的能力,便成待宰的糕羊。

  我老婆那趟火车准点到达火车站,车厢内外到处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
我老婆几乎是被拥挤的人流从车厢内推到了站台上。

  大多数都是和自己一样扛着行李背着包、从四面八方的乡村赶来讨生活的人,
从他们东张西望的神态和嘴里不时发出情不自禁的惊叹声,我老婆跟大多数人一
样都是第一次出远门的!

  站台上来回走动着不少身穿制服臂戴红袖标的人,他们嘴上叼着口哨,手中
挥舞着棍棒,凶神恶煞地指挥下车人员出站,偶尔有不按要求行走或者是行动迟
缓的就会招来一顿臭骂:「丢你老母,个乡巴佬……盲流!」

  10月18日中午11时45分,列车到站,我老婆阿丽提着灰色的旧皮箱
出站,来到西站广场,看到人山人海,她焦急地从人群中寻找要接她的姐姐阿美
及姐夫阿严。

  车站广场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这时候,一个胖胖的女人便上来跟我老婆
阿丽搭讪:「姑娘,是等人吧,要不要打个电话,一块钱一分钟!」我老婆犹豫
了一下,看到胖女人一脸诚恳的样子,看起来不象坏人,毕竟都是女人,何况打
个电话应该没啥问题,于是便用胖女人的电话打通了她姐夫阿严的电话,阿严告
诉我老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

  听后,我老婆阿丽正要结束通话的时候,在旁边的胖女人比较有热心肠的样
子说:「慢…慢…我是本地人,知道现在的位置,可以让人来快点接你。」说后
就接过电话跟阿严聊起来。

  刚开始,胖女人跟阿严说的是普通话,可没几句她就用本地话说着,在旁边
的我老婆一句也没听明白,但看到那胖女人连连点点头地说着,似乎也比较放心
了。

  胖女人跟阿严通话了一下后,就跟我老婆说:「你姐夫和你姐说你没到过广
东这里,要我帮忙照看你一下,他们刚才还在店里,可能没那么快到!」

  我老婆听后连忙感谢,胖女人趁机跟我老婆套话起来,得知我老婆结婚三年
了还没孩子,她姐和姐夫两公婆在村子租开了一间杂货店,她姐阿美就要她来这
里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啥问题。

  这样聊着聊着,没到2分钟,胖女人看到店内电话响了,她赶紧接着电话,
用广东话说几句后改用普通话问我老婆:「你…你姐叫啥…」

  我老婆以为是她姐打来校对信息,赶紧回答:「我姐叫阿美。」

  「阿美…对…对……」胖女人始终通话着,没有让我老婆听得意思,我老婆
知道电话是胖女人的,加上她这么热情,碍于面子也不好抢听电话。

  胖女人在电话说了几句后,面部表情似乎有些变化,有些着急地问:「你有
没你姐的地址…」

  「有…有…」我老婆有些诧异地点了点头,把手伸进紧绷绷牛仔裤的裤袋里
面,扭了扭屁股拿出一个信封出来。

  胖女人已经结束通话,看着信封上面写着「系龙区和开村宫前路57号美美
超市」,有些埋怨说:「这么远呀?」

  「不会远呀!我姐说坐车三十分钟就到…」我老婆回答。

  「那边在修桥,车子不许通过,平时二十多分钟就到和开村那里。」胖女人
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又说:「刚才你姐阿美说他们有事到不了,要我帮忙带你坐车
去找他们。」

  「不是…刚才还说好吗…」我老婆有点丧气,不相信地询问:「发生了什么
事呀?」。

  「公安和税局刚刚到你姐超市检查,说你姐偷税漏税、无证经营可能要抓人,
他们能来得了吗?」胖女人看到我老婆听后不知所措的样子又补充说:「你姐阿
美刚才还问我这里有没熟人可以找关系呢?」

  「那可怎么办呢?」我老婆呆呆站着,好像自言自语似的。

  「怎么办!快点…快点…我带你坐车赶紧找你姐…」胖女人边说边帮忙提着
地上灰色的旧皮箱,我老婆只好跟着胖女人的后面,快步穿过车站广场,过了两
个路口后,在有很多小旅社的巷口停下来。

  「喂!你先等着,我打个电话叫我朋友开车过来。」胖女人说后,就让我老
婆站在原地,离开我老婆有些距离就打着电话。

  我老婆看到胖女人全神贯注打着电话,就无聊的看着周围,发现巷子里面不
远有公厕,她感觉自己有些便意,也就把皮箱放到胖女人身边,自己朝公厕方向
走过去。

  经过两、三家小旅社门口,有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招呼我老婆住店,吓得我
老婆不敢理睬,低着头走到公厕,连坐在公厕旁边收费的老头也没顾及,就拐进
女厕的门。

  「喂…喂…你大便还是小便…」管理公厕的老头的话还没说完,我老婆不知
道上厕所要收费,以为老头要偷窥她上厕所,竟然还不害羞问她这样的问题,就
打断老头的话生气说:「你给我出去!」

  老头听后不出去,他知道女厕没有其他人,反而进到女厕里面,朝我老婆的
肩膀推了一下,凶巴巴大声吵:「他妈的,你想干嘛呀?」

  我老婆猛地吓得不知所措,没想到老头竟然敢这么大声,这么理直气壮的样
子,害怕地呆呆站在女厕中间,还好这时胖女人提着皮箱进来,急冲冲问:「什
么事呀?」

  「他妈的,不给钱就来上厕所,还敢这么凶……」老头气喘喘说道。

  我老婆这时才明白老头刚才的意思,觉得自己理亏,也就赶紧跟老头讲对不
起,胖女人看到老头的气有些消,连忙说:「阿伯,乡下人不懂,你别介意。」

  我老婆见到胖女人进来打滑场,想趁机走出女厕,但那老头伸手挡住,耍无
赖似冷冷说:「进来就要交钱,钱拿来。」

  「我没…」我老婆想辩解,但被胖女人打断,胖女人套出一块钱递给老头。

  老头伸手拿着钱,让我老婆和胖女人出去,外面已经围有几个人观看着并窃
窃私语,懦弱胆小的我老婆只好低着头,由胖女人拉她快步走出巷子。

  胖女人没开口直接把我老婆带出巷口,走了七、八分钟的时间,拐来拐去到
一片写有很多「拆」字的老旧房地方,胖女人就对我老婆骂骂咧咧,说我老婆没
经她同意乱走,还好有她当地人出面,要不是我老婆单人在厕所里面不知道怎么
出来。

  我老婆可能觉得自己被责骂地有些冤了,她小声辩解说:「大姐,我刚才尿
急,不知道城里厕所要收费呀?」

  「你尿急就跟我讲嘛?这里地方治安乱,可别到处跑,明白吗?」胖女人想
到自己的真面目刚才有所表现,为了稳住我老婆的情绪,也好心相劝似的对我老
婆说,看到我老婆感激地点了点头,她打起电话一下子。

  过不久,一辆白色的无牌金杯面包车朝胖女人和我老婆这个方向开来,胖女
人赶紧招手,面包车很快停在旁边,胖女人急忙钻进了车里,坐在副驾驶的位子
上,也不顾我老婆还继续站着,把车门关上,然后就跟司机交谈起来,那司机边
和胖女人讲,还不时瞧着站着车边的我老婆。

  隔不久,胖女人下车,手里拿着一叠人民币,笑嘻嘻数后放进手提包里面,
走到我老婆身边,提起灰色皮箱说:「妹子,还愣着干嘛?快点上车。」

  在车边等着我老婆,由于从列车下车前就没上厕所,直到现在确实尿有些急,
刚才还听胖女人说这里要到她姐那里可能距离有些远,所以想上车前先小便一下,
也就不好意思说:「大姐,我想上个厕所?」

  「你下面该不会有问题嘛?刚才几分钟前你不是尿过。」胖女人有些诧异说
道。

  「刚才我没尿呀!刚进去那老头就…」我老婆还没解释完,就听到司机催着
我老婆上车,说这里不可以停车,交警看到要罚款。

  胖女人听后就打开车门,把皮箱放进车里后,转身拽着我老婆的手,推着我
老婆的屁股上车。

  我老婆弯着腰一上车,感觉里面光线比较黑,车窗玻璃都贴上厚厚的咖啡色
薄膜,更不对劲的是车里面摆饰,原来车里中间的两排座椅都拆掉,角边堆放着
一叠棉被,而后排座位依然躺睡着一个染着黄毛赤裸上身、只穿一条大裤衩,年
龄应该没超过二十岁的小青年,我老婆见状不知道坐在那里好……

  司机从观后镜看到我老婆没坐下,转过身敲着座位后背大声说:「黄毛…黄
毛…起来!」,躺在后排的黄毛睁开眼睛,伸展着手臂,懒懒地看着我老婆,并
没有起来让座,我老婆只好挪动着身体,把屁股坐在那堆棉被上说:「司机师傅,
我坐这里就行了。」

  在车门旁边的胖女人刚要关上车门,突然想到什么,从裤兜里面拿出我老婆
在车站广场给她的那信封,把它递给那司机使眼色说:「师傅,这是妹子她姐那
地方。」

  司机会心地接过看着,胖女人又补充说:「哦!我有她姐和她姐夫的电话,
如果找不到可以打个电话问一下。」

  司机听后拿着笔,把胖女人念的号码写在信封上面,而后排座位的黄毛依然
躺着,当看到我老婆由于蹲坐在棉被上,低腰的牛仔裤后面把我老婆屁股沟呈现
出来,还暴露出一大截红色的内裤,惹地黄毛心痒痒地笑着用广东话说:「大佬,
红色的内裤你中意呀!」

  「嗯……嗯……」司机轻咳起来,连忙用广东话提醒着黄毛,要他别猴急,
黄毛还比较滑头,听了司机这么说,看着我老婆转过身忐忑的样子,赶紧坐起来
有些色地说:「阿姨,来…来后面坐。」

  「不…不…我坐这里就行咯!」我老婆不敢坐在那黄毛身边。

  「阿姨,你第一次来广东呀?」黄毛饶有兴趣又问:「来这边干嘛?」

  我老婆不知道怎么回答,那胖女人假装无意地回话:「小兔崽子,问那么多
干嘛?妹子可以前没来过广东,她来她姐这里是看病,路上可要照顾好哦!」

  司机好奇说:「看病…看啥病呀?」

  胖女人靠站在车门边没回答司机的话,而是卖关子说:「我要回去,加多五
十元路费。」

  司机知趣地拿钱给胖女人的时候,刚开始我老婆还以为胖女人要跟着上车,
没想到胖女人讨要车费回去,赶紧半蹲起来伸手按在车门问:「大…大姐,不陪
我一起……」

  「你烦不烦!我帮你叫车,还要陪你!」胖女人把钱塞进裤袋里面,脸变得
有些难看又说:「快点坐好!」

  我老婆有些为难的样子,但胖女人却假装问:「干嘛?不舒服?」

  胖女人看到我老婆没有回答,笑着说:「哈哈!是不是尿憋着,没关系,跟
师傅说快点开到外面让你解决就好了吗?」

  「哦!原来是这样,阿姨你急不急呢…要不要我带你下去找个撒尿的地方呢?」
黄毛也半蹲在我老婆身边问道。

  我老婆看到黄毛的脸贴过来,赶紧缩下身子坐在棉被上,脸蛋红红说:「不
…不…不要。」

  司机看到我老婆坐下,就继续问胖女人我老婆这次来的目的,而胖女人就毫
无忌言地说出我老婆是因为结婚三年没孩子,是来这里找大医院看病,她跟司机
和黄毛说完,还不知道坏心眼还是假装好心,看着我老婆:「妹子,如果有了孩
子,可要谢谢我哦!」

  我老婆不知道怎么回答,傻傻地点了点头,胖女人边拉起车门,边说:「走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