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妻如奴(1-30)完结 作者:gzedleew23
1 01
我和妻子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当时她是隔壁财经系的系花,其实说她是校花也不为过,她很漂亮,外表娇美文静,材挑,气质也是一,被我们学校的男生视为梦中情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已经认定她将是我今生的所。

  经过不懈努力和坚持,击败了无数竞争和挑战,我最后终于打动了伊人的芳心,赢得美人归。当然我的条件也不差,我自认也算得上大英武、相貌英俊,不但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后卫,学习成绩在系里也是名列前茅,当时我们在学校被誉为是金童玉的一对。

  大学里的几年里,我和妻子一起渡过的恋时光不但漫温馨,也充了年青人的情和憧憬,在毕业前夕的一个夜晚,妻子向我献出了她的处子之,我们最后相拥着许下一生的誓言。

  我们都以优异的成绩从就读的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妻子进入一家国有大银行工作,我最初也是供职于一家知名的跨国外资企业,随后我们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的第二年我们有了可的儿,但后来我不甘于复一的枯燥工作,选择了自己创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

  创业的道路确实艰难,我也曾怀疑过自已辞掉丰厚收入的工作而选择创业是否正确,但妻子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她不但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在我创业初期,为了支持我,她拿出全部的积蓄并向父母借贷,在我遇到挫折时不断鼓励我、安慰我,并为我的事四处奔走,那时我觉得她就是上天派下界的美丽天使,得到她是我一生的幸运。

  妻子的支持和鼓励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在生意场上锐意进取,渐渐地一帆风顺起来,公司的业务节节攀,我的事业稳步前进,而妻子以她出的业务能力得到升职,担任了分行的主管,渐渐长大的儿也是聪明机灵,是个令人不释手的小家伙,我的生活充了光。但一次意外的航班延误,却改变了我的整个生活。

  那是十月份的一天,我因为公司的事情要去一趟广州,一家人吃完晚饭后,妻子开着车带儿送我去机场。自从我公司的业务打入广州的市场后,我一个月里就常常有十几天呆在那边,妻子为此也曾埋怨过我,但最后还是理解的支持了我,那天一切都很正常,我和妻子深情地拥别,抱着儿舍不得放下,最后看看航班时间差不多了才进入安检通道。

  可进入候机厅后,左等右等都没有通知上机,我的是晚9点的飞机,一直等到10点过,机场突然通知因为飞机故障无法排除,该次航班取消的广播,航空公司派了个经理一个劲地向乘客道歉,并安排乘客当晚在机场酒店住宿,转签明早8点的航班,我转签了机票,心想与其在机场住一晚,不如回家明早再来。

  于是我就出了机场,打的往家里赶去。从机场到家大约要二十多分钟,车上我本想给妻子打个电话,后来想何不给她一个惊喜,便打消了念头,只是没想到最后没惊到妻子,倒是惊到了我自己。

  很快,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我下车付了钱,抬头看家里的窗户,黑漆漆没有灯光,心想难道妻子和儿这么早就睡了?打开家门,家里一切如常,东西的摆放和晚上我们离开时一模一样,只是静悄悄的没有人。

  奇怪了,妻子和儿去哪里了,不会是从机场回来时出事了吧?我很担心,先打了妻子电话,传来对方关机的信息;又打了丈母家的电话,老岳母接的电话,告诉我妻子晚上把儿送来就走了,样子还很匆忙。

  岳母接着问我:“你不是去广州出差了吗?”我推说马上要上飞机了,想儿就打个电话,岳母说儿睡了,要不要叫醒她?我说不用了,又和岳母说了一些家常话才挂断。

  放下电话时我心里沉沉的,从岳母说的时间来看,妻子出了机场就送儿去了家,然后离开却又没有回家,还关了手机,她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一个人在客厅里思索良久,把自己回来动过的东西重新摆好,起出了家门。我拎着行李箱来到小区会所,点了一杯咖啡,要了一个临窗的位置下,这个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家单元和小区的入口,我一边着烟一边注视着小区大门。

  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几乎完了一包烟,才看见妻子的红马自达轿车驶进小区,看看时间已经快12点钟了,正是我航班快要落地的时间。妻子停好车,一个人下来上了楼,不一会儿家里亮起了灯光,我拿出手机,拨了家里电话,妻子很快就接了。

  “你到了?那边冷不冷?”妻子还像以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

  “还行。小家伙呢?”我问道。

  “她一回来就睡了,可乖呢!”妻子笑着说。

  “嗯,你干什么呢?”我心里嘿嘿冷笑,接着问道。

  “还能干嘛,一晚上都在家看电视呗!现在的电视真无聊,看得我都困了,要不是等你的电话,我都睡了。”“嗯,那你早点睡,我挂了。”“你也是,在那边注意体,别太拼了,回来前给我打个电话。”我挂断电话后,心里一阵一阵发凉,妻子对我说谎了,我们彼此之间一直都很坦诚,我信任她,她也信任我,我印象里她从来没对我说过半句谎言,可今天晚上的事她在对我说谎,这是为什么?她送我去了机场,接着马上把儿送到家,一直到快12点才回家,中间相隔了近三个小时,她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

  我起出了会所,没有回家,而是拿着行李漫无目的走上大街,一边走一边想妻子近来有什么反常,想了很久,也走了很久,却想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我在家里时,她每天都是准时上下班,没有异常的电话和短信,在上我们也很和谐很亲热,并没有情减退的情况发生。后来我觉走累了,抬头正好看见一间小旅馆,就一疲惫的住了进去。

  第二天,我仍然一早去了广州,妻子的事我决定回来再说。在广州的几天,我一直心神恍惚,心里总想着那晚的事,其间妻子和我通了几次电话,她在电话里对我的关心依然如故,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怀疑她。

  在广州呆了一个多星期,我按计划回了北京,妻子带着儿来机场接我,接着去王府井吃饭,随后又去电影院陪儿看了新出的动画片《功夫熊猫》,小家伙一直笑声不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晚上回到家儿很快就睡了,妻子先进浴室洗了。

  我洗完澡后进入卧室,只见妻子换了一透明的薄纱睡等着我,里面全是空的,美妙的材几乎是赤着展现在我眼前,丰浑圆的房和双腿间黑亮的都展无遗,我的火一下上来了,一下抱住她倒在上,急切地用双手扯开她的睡。

  妻子的柔情像以往那样令我沉醉,我们彼此吻着对方,我的手摸着她丰坚实的房,挑逗着尖上两颗可红的蓓蕾。妻子很快就息连连,拉着我的手放进她的双腿中间,我摸到她已经透了的户,滑腻腻的水沾了我的手指,我忍不住埋头亲吻妻子的房,嘴顺着那雪白丰软的球一直吻到她的腹部。

  妻子的小腹柔滑平坦,看不到半点赘,纤细的肢柔美动人,如果不是肚脐下有一道淡淡的浅白刀痕,很难让人相信她是有过生育的人。那是妻子生儿时破腹产留下的痕迹,可在我眼中,这道刀痕却是如此的美丽,我可的小天使就是由这里来到人世的。

  妻子被我的吻得躁动不安,着气说:“别…别了,好…”我却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反而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埋首于她润的中,用嘴她和蒂,用舌头她的道口。妻子的呻吟声更大了,一双修长的美腿紧夹住我的头,双手抓着我的头发,不停地扭动搐,没多久她就息着了。

  我从妻子的间抬起头,嘴里全是她水的味道,她的下面也浸了一大块,我把她的双腿架上肩,坚硬已久的茎“噗滋”一声进她的道,妻子微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我顶着她的下就送起来。

  妻子的道又又热,滑的紧夹着我的磨蹭,滋味舒无比。我着气快速地动着茎,不时低下头去吻她的嘴,妻子的情绪也被我调动起来,双手抓住我的胳膊,成丰腴的体像蛇一样在我下不停扭动。

  她哼叫着的呻吟声更是柔媚动人,让我热血沸腾,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终于忍不住狠狠顶进她的道深处,哆嗦着出。妻子在那一刻也发出忘情的呻吟,整个人在我下不停地搐,双手死死抱着我的脖子,双腿用力夹紧我的,我到她的道也在一阵一阵的剧烈缩,像一张小嘴似的着我的头,直到我结束,她的道里仍是颤动不止。

  云收雨歇之后,我和妻子相拥着躺在上聊天,说着说着我突然又想起那晚的事。我望着怀里的妻子,她已经是年过三十的人了,但她白皙丰腴又修长的体依然人,娇美的容颜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相比年轻时的青涩,反而多出了一分成的韵味,这样的人确实是任何男人的恩物,相信没有人能抵挡她的惑,但她现在还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我被这个问题折磨得心神不宁,好几次我都想开口直接问她,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问出口。

  接下来的子我暗暗留意着妻子的表现,但两个多月下来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想来还是我多心了吧!

  可就在我要放下心来时,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那天快下班时,我在公司接到妻子的电话,她告诉我晚上有工作要加班,让我去接儿,我问她要加班到几点,我去接她,她说不定时候完,让我回家,不用等她了。

  我放下电话后,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不对,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去接儿,接着我驾车去了妻子工作的那座银行大楼,我把车停在一处小巷口,从这里能远远看见银行大楼的正门和停车场出口。

  下班的时间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涌出大楼,人走得差不多了,也没见妻子出来,可能她真的要加班吧!我正在为自己的多疑好笑时,突然看见妻子走出了大楼,她站在街边左右观望着,好像在等待什么,我心里顿时一沉;又过了一会儿,只见妻子的红马自达从地下停车场驶出,停在她的边,妻子打开门了进去,车子马上向前方驶出。

  我连忙发动汽车跟了上去,刚才妻子的车开出来时,我隐约看见一个男人在驾驶座上,穿得好像也是银行的工作制服,但那人的面目我没看清楚。这时我的心里又酸又痛,看着前面的妻子的车就想撞上去,但我明白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毕竟我还没有确实的证据。

  我怕妻子认出我的车,就远远的吊在后面,中间隔了两三辆车,哪知那人开车很快,几下就冲过了几条街区,我最后没能跟住,被一个红灯拦了下来。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家,灯也不开,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客厅里,觉自己的整颗心彷佛都被人给掏空了。自个打开冰箱,将里面的十几罐啤酒全拿了出来,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啤酒喝完了,又喝红酒,不一会酒劲上来了,觉天旋地转的,就这样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我在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我被移到了上,透过门,我看见妻子在客厅里忙碌着,我喝醉后吐了一一地,脏服已经被换下来了,上也被擦干净了。妻子听到我醒来,连忙进来了,给我倒了杯水又拿来醒酒药让我吃下,责怪的说:“看我不在家,你喝那么多干吗?这样很伤体的。”我没有说话,看着她为我忙忙碌碌的样子,我一下了有些心酸,最后推说公司里的事情有些不顺,心情不好就喝多了。妻子依偎着我说公司的事不要紧,那些都是外物,要注意体,又说我和儿才是她最重要的,说完又去收拾客厅了。看到她忙碌的影,我真不知怎么问她。
02
自从那次后,不知道妻子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她对我更加的关怀备至,每天下了班都是早早回家,做好我吃的饭菜等我,把我穿的服洗净熨好,一到休息就拉着我和儿出去游玩。

  我保持不动声的样子,和妻子在一起时都尽量表现得正常,我不想打草惊蛇,我要查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从那天所见,我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她的同事。我也暗里托人查了一下妻子工作的银行,但没有什么收获,想想也是,这种偷情的事,当事人都会加倍小心,如果他们掩饰得好,旁人很难察觉。

  经过几天的深思虑后,我告诉妻子下个星期要去广州,可能要半个多月,随后我开始照自己的计划安排,取上次跟丢了车子的教训,我找了个借口开出妻子的车,到汽车公司安装了一个GPS定位装置,随后我又在离家不远的一个酒店订了个房间,又租了一辆轿车,跟着我去买了摄影机、望远镜、数码相机等等。

  等到了走的那天,妻子像往常一样送我去机场,和她一分开,我就径直出了机场,住进租好的酒店。那个房间的位置是我专门挑选的,从窗口可以完全监视我家小区的出入口,还能看见我家的台。

  接下来的几天,我白天开着车跟踪妻子上班,晚上也用望远镜观察家里的情况。但让我失望的是,妻子的行踪非常规律,每天早上上班,下了班就接儿回家,便不再出门,偶尔出去不是逛商场就是看望两边的父母。

  一个星期下来,我抓不到任何的线索,但我不能就此断定她没有问题,我已经知道那个人可能是妻子的同事,她在办公室里的情况我并不能监视。就在我几乎要放弃时,事情又有了转折。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守在妻子单位门口,下班后妻子的车没有开往儿学校的方向,而是往城西驶去,我开着车跟着她,只见她的车七拐八转的,最后在一个健俱乐部停了下来,不久一个大帅气小伙子从楼上下来,钻进她车里,我从车窗玻璃看到,那小子进车里时,还亲了一下妻子的脸。

  我按着心中的怒火,开着车一直跟着他们到了一家档酒店,远远看到两人从车上下来,那男的搂着我妻子的走进酒店大门,其间那小子不时低下头在妻子耳边说什么,还用手拍打她的,妻子好像很兴,时不时地伸手去拧那男人的脸。

  我等他们走进了酒店,也将车开进停车场,停在妻子的车旁边,接着拿出电话,拨了妻子的号码。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妻子接通了,我装作语气平和的问道:“下班了吗?在干什么呢?”“哦,逛街呢!想买条裙子。”妻子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小家伙呢?”“我让我爸去接她了,她昨天就吵着要去姥姥家,我一会儿也要过去。”“是吗?爸妈体还好吧?”“好的,他们还叨念着你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大概还要几天。你一个人在家辛苦了。”“没什么。回来前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嗯,那没事我先挂了。”我挂了电话,刚才妻子的手机里很安静,不时有悠扬的音乐声,我想他们不是在房间里就是在餐厅。我拿出事先准备的帽子和墨镜戴上,进入了酒店,走到二楼的西餐厅,果然听见刚才的那种乐曲,我快步溜进餐厅,寻了一个偏僻有影的位置下,开始四处张望。

  餐厅的服务小姐一脸警惕的走了过来,确实,我刚才的动作有些鬼祟了,还带着不合时宜的大帽子和墨镜。这时我已经发现妻子的影,她和那个男人在不远处靠窗的位置上,和我之间隔着一道花帘,两人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

  “先生,要点餐吗?”长得很不错的服务小姐态度冷冰冰的。

  “给我一份单人套餐。”我也没好气地回答她,摘掉了帽子和墨镜,这两样东西在这个环境实在太碍眼了,继续戴着只怕更惹人注意。想想真是好笑,夫妇正大光明的打情骂俏,捉的丈夫反而偷偷摸摸。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着妻子,她今天的打扮真是异常耀眼,一合体的鹅黄Meri Dow士套装,短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包裹着人的丝袜,脚上一双与服配的Burberry跟鞋,虽然着也能让人觉到她挑美好的材,黑亮的秀发盘在头上,美丽的脸上化着淡妆,雅端庄的气质自然散发出来,令人不由自主地瞩目。

  我又盯着那个男人看起来,这个人的年纪不大,觉二十多岁的样子,人长得白白净净、帅气人。我看着看着总觉得他有些面,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我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叫涛的男孩是妻子同一间银行的下属,年龄比妻子小好几岁,才从学校毕业没几年。有一次我陪妻子参加她们同事的聚会,曾和这小子见过一面,那时他还冲着我“峰哥、峰哥”的叫个不停,后来有一段时间常常听妻子提起他,说他很能干、很讨人喜,当时我也没在意,再后来就听不到妻子说他了。

  我此时只觉得一热血直望脑门冲,就想拎个酒瓶冲上去,但我还是强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我拿出数码相机,关掉闪光灯,因为那边的服务小姐一直用不善的目光盯着我,我只能用一只手作掩饰,把相机放在桌子下偷偷的对着妻子拍照。

  拍照过程中,我又发现了一件让我揪心的事,桌子下面那小子不断用腿在妻子的腿上磨蹭,开始妻子还躲了躲,后来就不动了,那小子干脆把一只脚放进妻子的两腿中间,膝盖紧贴着妻子的大腿内侧,后来他的一只手也放到了桌子下,搭在妻子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我心里又气又苦,妻子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一向是她最引我的部位之一,她的腿确实很漂亮,腿型优美直,比例匀称,丝毫不输于专业的腿模,妻子也因为这一点,尤其喜穿裙子、丝袜和跟鞋,这个习惯就是在冬天也不更改。然而现在,曾经是我专美的那双美腿却掌握在另一个男人的手里,我觉得自己口憋得难受之极。

  到这时我已经无心拍下去了,起付帐出了餐厅,独自一人在酒店大堂的角落里暗暗思索,自己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进去揭穿他们,和妻子摊牌,然后离婚;还是装作不知道,多给妻子关怀,慢慢挽回她的心,我想了半天也没有结论。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看见妻子和那小子从餐厅出来了,那小子一只手搂着妻子的,一副趾气昂的样子,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有让人喜的资本,不但相貌英俊,板也是大强壮,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五的样子,妻子一米七的,又穿着跟鞋,可挨在他边还是给人一副小鸟依人的觉。

  两人缓步走向酒店的电梯,妻子的步伐有些发紧,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我知道他们一定事先订好房间了。我看着他们的电梯向上升去,最后显示停在了12楼,我以前曾在这里招待过客户,知道12楼是这家酒店最好的豪华套间楼层,我这时已经彷佛看到妻子和那男人相拥着倒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妻子上的服一件件的被剥离,最后妻子赤着躺在男人的下扭动呻吟。

  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也上了12楼,我不知道他们订的是哪间房,向楼层服务员询问时,服务员用很礼貌很敬业的态度对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透客人的信息。”我只好又下了楼,想从总台那里套取一点信息,同样被酒店人员礼貌地拒绝了。这时我已经快要疯了,我无法忍受妻子在楼上与人偷,自己却在楼下守候这种屈辱,再一次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妻子有些息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怎么呢,又打电话来?”“你现在在哪里?”我很直接问她。

  “哦,刚才行里来电话,有些事情,所以又回单位了。”“是吗?你那里这么安静。”“嗯,加班嘛,没几个人,我过会儿再给你打吧!”“去你妈的!我现在就在龙瑄大酒店的大堂,你马上给我下来!”我终于忍不住大吼起来,声音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连酒店保安都过来了。

  我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脸铁青的了下来,几个酒店员工远远监视着我,也不过来,也许是被我的神情吓住了吧!

  等了几分钟,妻子从电梯里出来了,她脸苍白,低着头急急走到我面前。

  我很想给她一掌,可看她惶急胆怯的样子,实在下不了手。从认识到结婚这多年,我就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手指头,连句稍重的话都舍不得说,今天在电话里那样骂她,还是头一次。

  “峰,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好吗?”妻子用哀求的语调对我说。

  “哼,那小子呢?带我上去见他。”我沉着脸狠声说。

  妻子子抖了一下,低声说:“你别这样,是我的错,不关他的事,回去你要打要骂,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听她这么说,心里更是愤恨,恶狠狠的说:“我叫你带我上楼去,你带不带?”“你别在这闹,我求你了,给我留点脸子好吗?”妻子已经低声哭起来。

  “给你留脸子,我的脸放哪?你是一定要护着他了?”我的声音起来,拳头捏得紧紧的,浑气得发抖。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带你上去。”妻子被我的怒气吓着了,她转领着我走进电梯,我看着她散开的头发,微显凌的裙,腿上的丝袜也不见了,光滑润致的双腿直接在外面,我心里的怒气一阵阵直往上涌。

  妻子领着我到了1226房前,她一用门卡刷开房门,我就冲了进去,可惜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豪华套间很宽敞,房内唯一的双人干净整洁,上面的被铺整齐地摆放着,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一张椅子独零零的放在房间正中,椅子下堆着一团红的绳子。

  我不甘心的又搜索了卫生间和柜,还是一无所获,看来那小子已经溜了。

  也是我刚才气胡涂了,以为光盯着电梯人就跑不了,这楼里除了电梯不是还有安全通道嘛,此时的腔怒火真是无处宣。

  我又走到房里细细搜索,妻子关好了门,低着头在上不敢说话。那小子看来跑得很急,连袜子都掉了一只在底,妻子的丝袜也掉在脚,而且我还在头柜后发现了一只黑皮包,我记得这只皮包是那小子背来的,打开看时却让我好一阵震惊。

  只见皮包里面当当的装了二十几只各种式样和尺寸的电动具、塑料按摩和跳蛋,以及各种各样的金属小夹子、很大的塑料针筒、不知名的药膏、皮鞭、扩张器等等,此外,还有几串被绳子连在一起塑料球,每串塑料球的大小和数量都不相同,那种妇科用的扩张器也有好几种。

  我震惊之余看了看妻子,她在我刚才拿到皮包时就很不自在,此时更是一张脸羞红了,完全垂在前。我虽然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但多少也知道一点它们的用途,又想起房间正中的椅子和红绳,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妻子不单是偷情出轨,而且她还和那小子一起玩这种变态的游戏。
03
我和妻子从酒店回家,一路上气氛非常尴尬,在车上妻子几次想要和我说点什么,都被我冷峻的眼神瞪了回来。到了家里锁好门,我下外套气呼呼的在客厅,妻子低着头在我对面,她不敢说话,我也不说话,冷冷的注视着她,等着她给我解释。

  过了一会儿,妻子终于忍不住了,低声说:“峰,你别这样,我好害怕。”“你怕?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怕什么?”妻子摇了摇头,样子很凄楚,轻声说:“我不知道,就是害怕,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这一天会来。”我哼了一声:“你敢做这种事,就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知道?”“想过,我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一定觉得我很下。”妻子低声哭泣起来。

  “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点上了一支烟。

  妻子泪眼婆娑的看了我一眼,轻声说:“这些重要吗?”“怎么不重要?我现在还是你的丈夫,我有权知道真相!”我怒吼起来。

  “你别动,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发怒生气也无济于事,我只是不想再伤害你。”妻子哭泣着说。

  “伤害我!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现在你放心,我坚强得很,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待你们的事!”我仍然在怒吼着,尽管我知道这本没什么用,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妻子开始低声诉说他们之间的事。这小子是前年毕业分到妻子银行的,说起来还是我们的师弟,妻子那时候已经是主管了,这小子得知妻子和他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后,从此就以师姐、师弟来称呼。

  刚开始妻子和他之间也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顶多看在校友的份上对她照顾一点,可在一年前我的公司因为要打入广州市场,有一次在资金上出现缺口,妻子利用单位的便利,挪用了几百万的公款给我,告诉我是贷的。

  那小子刚好是做稽核的,发现了这件事,但他没有上报,而是帮妻子掩饰了过去,那几百万公款我后来很快就还上了,但妻子总觉得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就更加照顾了,两人的关系也由此亲近了起来。

  妻子告诉我,她开始只是把他当亲弟弟看待,因为那时我常常去广州,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那小子就常常邀请她参加他们的聚会,她说和那些刚毕业的年青人在一起玩,她觉自己好像也青了许多。

  后来有一次,那小子喝醉酒抱着妻子说喜她,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妻子疏远了他一段时间,但那小子很有耐心,在他的不断进攻下,加上那段时间我常常在广州,妻子有些寂寞,又欠了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关系。

  妻子说本来是想当做还他人情的,然后和他了断,但那小子不但很会哄人开心,在上也很会玩人,妻子的情全被他控制了,让她割舍不了,就此陷了进去,她每天都是在自责中生活。

  “这么说,他那方面很厉害了?”我问妻子妻子苍白的脸一下有些红了,她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低得如蚊鸣:“其实,若说实在的,他不如你,但他很会玩花样。”“玩什么花样,是这些恶心的东西吗?”我厉声说,伸手抓过带回来的黑皮包一抖,里面那些具在沙发上洒落一片。

  妻子没有说话,低着头默认了。一个粉红的跳蛋正好落在我边,我联想起在酒店时,妻子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双腿夹得很紧,就是那种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脸上很红很紧张,我脑中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你老实给我说,你们在酒店吃饭时,他是不是也你了?”我问妻子。

  妻子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扭捏了好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

  “我要听你说,他到底怎么的。”“他…他上车后放了一个跳蛋在我那里面。”妻子低着头说,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有些发呆,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受,这小子还真会玩,妻子从开车接他到酒店,然后吃饭上楼,她的道里就一直夹着一颗跳蛋,难怪我说看到妻子容光焕发的,那分明是人兴奋的红晕嘛!想着想着,我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硬了。

  我盯着妻子口敞的雪白肌肤,觉喉咙有些发干:“你夹着那东西吃饭走路,有什么觉?”“别…别问了,我知道错了。”妻子轻声请求我。

  “告诉我。”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妻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轻声道:“嗯,是很怪的觉,下面很,我很怕它会掉出来。”我顺着妻子的话问:“你为什么怕它掉出来?难道你没有穿内?”妻子又一次低头默认了,我此时的火已经狂燃起来,一伸手将妻子拉了过来,卷起她穿着的短式套裙,妻子一声惊呼,只见她白腻光润的下果然是赤的,雪白浑圆的大腿中间暴着一丛黑亮整齐的茸。

  “货,你还真开放啊!”我着气说,一只手伸入妻子的下,张手握住她丰隆凸起的户,觉那儿润润的,轻轻一捏手心上就有腻的水下。

  妻子的脸也是一片驼红,她就势跨在我上,双手解开自己的上,一对丰圆白的房弹了出来,两颗褐红的头立着,在我眼前晃悠。妻子因为哺育过儿,头和晕都比较大,可是我却觉得这才是,这是伟大母的象征。

  我把头埋进妻子雪白滑腻的沟,舌头着两边温软丰腻的,妻子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她的手移到我的皮带扣,解开我的子,将我怒张的茎掏了出来,柔的纤手握住温柔地动,然后她用一只手分开两片漉漉的,扭着将对准她的道口,缓缓地了下来。

  “啊嗯…”妻子轻轻的呻吟着,浑圆的美上下起伏,主动套着我的,她在我上扭动的同时,还俯首送上香软的双贴住我的嘴,香滑灵巧的舌头滑入我的口中。

  “老公,你还要我吗?”妻子息着在我耳边说。

  妻子的话让我的脑中突然闪过那小子的面容,甚至还出现了两人赤着纠在一起的幻想,我的情顿时像被一盆冷水浇下,一个翻将妻子掀在沙发上,妻子睁着惑的眼睛望着我,可看到我渐渐软下去的茎,她彷佛明白了什么,一脸羞愧的低下头。

  房里的气氛尴尬至极,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抑的觉,起穿上服,走向大门。

  “你去哪儿?”妻子开口问我。

  “出去走走。”我没有回头,背对着她关上了门。

  屋外的凉风让我的心情平息了许多,走着走着看见一间小菜馆,在酒店时我没心情吃什么,这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进去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酒自斟自饮。

  我开始回想与妻子这些年的往事,从认识她到现在,我就一直她宠她,她要买什么我都足她,遇到各种节,不管是情人节、母亲节、七夕节还是结婚纪念,我都要带她出去吃饭庆祝,就算有时候出差不在家,也会记得买礼物送她,我们平时在一起非常恩,儿也乖巧可。

  这几年我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家里的积蓄这辈子也花不完。再说我自己,除了个头比那小子稍稍矮一点,形象也不比他差,当年在学校也有校草之称。怎么看我们的家庭都应该是完美的,我真的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背叛,她还有什么不足?

  我又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些具和红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很难相信妻子会和其它人玩这种变态游戏。她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家风严谨,虽然她是独,但对她的管教非常严格,养成了她温婉文静的格,平时她在人前也都是雅端庄、矜持稳重的样子,有时我对她开过份一点的玩笑,她都会脸红生气,可她在那小子面前却是如此的荡下,去见他连内都不穿,还供他肆意地狎玩。

  我想着想着觉得眼里有些润,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妻子打来的,我不想听她电话,按了拒绝接听的键,但那手机又固执的响起来,我干脆关了机。

  后来我觉自己喝得差不多了,起出了饭馆,看着夜深人静的街道,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就想听听儿的声音,我一打开电话,就见短信铺天盖地的涌来,一共有二十几多条,全是妻子手机发来的,都是写着“老公,看到回个电话”、“老公,想和你谈谈”、“老公你回来吧”、“晚了天气冷,回来吧”之类的话。

  我短信还没看完,电话又打进来了,这次是我爸家的电话,我接通了。

  “你怎么回事?手机也不开,琳打电话到家里,问你来过没有,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就说你出去了,手机也关了,怕你出事。你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家里人多担心啊!还有…”老妈念念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也不上,我妈就这格,风风火火的,我和我爸都怕她。

  “好了,妈,我没事,和几个朋友应酬呢,马上就回家。”我等老妈说得有些累了,终于接了一句话。

  “那就好,回去给琳道个错。她急坏了,打了好几个电话。”老妈终于挂了电话,我也长出一口气,但手机马上又响起来了,这回是妻子的。

  “你终于开机了,我隔五分钟就打一次你手机。你在哪儿呢?”妻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绵软无力。

  “有什么事吗?”我冷冷说道。

  妻子叹了口气:“你回来吧,我们谈谈,好吗?”“还有什么好谈的,你去找你的小白脸谈吧!”妻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又说道:“你先回来吧,要是你见着我烦,我可以先去我妈那住。”“不用了,你想闹得人尽皆知吗?你丢得起这个脸,我丢不起。”我挂了电话,打了个的回家,妻子给我开的门,我下服径直去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妻子已经铺好了,怯生生的在边等着我,我没理她,直接抱了一被子去了客房,睡在上时,我隐隐听见妻子在房中哭泣,后来酒劲上来了,我糊糊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