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過客 (完) 作者:chiyanlie
1 --------壹--------

                楔子

  傳說,前世在佛前求了千萬次,這一世才能換你這一次回眸。

  即便是那一眼的千嬌百媚,萬種風情,也使得我不枉此生。

  縱然只是人生過客。


                正文

  我名林興,字牧雲,雲州南山人士。祖上朝廷開過武將功臣,後移居至南山
辭官歸鄉,幾百年傳承的家業,如今已經落魄成普通的小鄉紳家族,日漸衰微。
自幼父母送我去私塾念書,希望以後能考取功名興旺家族。

  每日寒窗苦讀,勤學不綴,學業在全縣也算可以,院試已經考取了秀才,再
下就是準備舉人老爺,可以閒暇一段時間準備了。

  今日在家中書房研讀詩書太久,不禁有些疲倦,坐於竹椅上忽然想起前些日
子同窗韓生送的幾本閒書。於是起身在書架內側翻找一會,拿出一部約有幾十頁
的閒書回到椅子上翻看起來。

  書名《如玉回眸》,開篇便是引用宋代皇帝趙恒一句:書中自有黃金屋,書
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講的是一個書生勤學苦讀,在其誠心實意之下,一本神書中
出現一所黃金寶屋,裡面便有一位名叫蕭顏的女子的故事。

  翻完此書,心中不禁回想起其中的內容,書生與神女的相見,相識,相守,
而後醒來,才發現這一切只是夢境一場。明知道這只是神話故事,但我仍然是心
神不定,無心再去翻看以前從未厭倦過的經意講文。

  次日清晨,仍無心研讀詩書,於是收拾一番,去往城外淨回寺見好友淨竹和
尚。

  我與淨竹坐於樹下,一杯苦茶足以使我們談論一天時間,向淨竹求教佛法之
餘,又講了昨日看到的那本閒書。淨竹端起茶飲了一口,說了一個佛家的故事:

  阿難對佛祖說:我喜歡上了一女子。

  佛祖問阿難:你有多喜歡這女子?

  阿難說:我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
她從橋上經過。

  會有多喜歡?
             
- - - - - - - - -
                
某日

  與三四個好友相約,去城南林家書鋪買書,挑選半天並沒有中意的書冊。與
朋友說下,我獨自出了書鋪去前面遊逛。

  小小縣城並沒什麼名勝古址,煙糜繁華之地。隨處可見的石街小巷,木橋垂
柳,青苔古磚,若是雨後倒也是別具韻味。

  街上人不多,閒散的地攤小販也是懶懶散散的吆喝著生意,偶爾有幾個小童
嬉戲打鬧著跑過。

  在一座石橋路過,隨意往小河另一側望去,突然發現一個女子在正站在一顆
垂柳下。


-------貳-------

  只見到這女子一眼,我便覺得心中一跳。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

  明眸皓齒,丹唇細眉,顧盼流離,婀娜嫵媚,古文中說的洛神,便覺得前面
這女子正是這句詩的寫照。

  當下頭腦發熱,顧不上讀書人的禮數,快步走過石橋站於這女子對面。

  姑娘,唐突了。我乃…一句話還沒說完,女子抬起頭盯著我說道:帶我走!

  嗯?我愣了一下,這姑娘說話氣息淩亂,原本漂亮似水的眼睛裡也是反映著
很複雜的情緒,哀傷,決絕,希望,還是?

  她又強調一遍:帶我走,隨便去哪。

  這是什麼意思?我心頭納悶不已,看她這麼堅決,好像遇到什麼難事。

  姑娘,請隨我來。說罷我轉頭帶她往城西走去,那邊家裡置辦的一套小院,
我時常自己去獨住。

  身後的女子看我背影一眼,好似猶豫了下,快步跟在我後面。

  小院離這不遠,偏僻安靜,只有一個小小的院落,帶著兩間臥室,一間書房。

  我打開房門,讓她坐下,看著女子低頭不動好似遇到什麼難事,又不想講述。
即使再漂亮令我驚豔,我也不便多問。兩個人呆坐著,我胡思亂想一番,再抬頭
看她,還是一動不動仿佛雕塑畫像一般。

  我無奈說道:姑娘,天將黒了,你家裡在何處?

  公子你要趕我走嗎,世間已經沒有我餘身之地了,家……?說道家,女子眼
裡閃過一陣複雜的眼神。似乎已經不願提及了。

  那好,姑娘,如果不願回去,那你暫且現在我這裡居住。此處是我時常讀書
的地方,很少有人來打擾。

  我看她柔弱傷心的眼神,心裡莫名一痛,仿佛是一隻受到驚嚇的離家小貓一
般,惹人憐惜。

  看時候也有些晚了,我點上燈然後趕緊去街上店鋪買了些食物帶回來,與她
一起默默吃了。

  吃完我起身說道:姑娘,我先回去,你住下吧,這裡還是很安全的。

  說完我就往外走去,看她還是不說話,我默默一歎。剛到門口處,只聽見身
後一聲:公子,今晚能在這裡陪我嗎?

  我回過身,之間她站在門口處,一手扶著門邊,一手好像緊張的捏著裙擺,
柔柔的抬著頭看著我。

  我略一思索,雖然是和她獨處,但她好似遇到什麼事情,留她一人在這裡也
不行。

  好的,那我就唐突了,姑娘。你在西屋暫歇,我去側室。我轉身回去,見她
去往西屋,我於是去側室休息。

  姑娘既然不想說,那明天找機會再問下她遇到何事。令人驚豔的容顏,不知
為何會在路邊停留。心裡正胡思亂想著,一邊準備脫衣服歇息。

  篤篤篤,驀然聽到敲門聲,我走去開門。

  只見那姑娘淚眼婆娑的站在門外,看著我。

  姑娘,怎麼了?我趕緊說道。

  公子……嗚嗚嗚。還未說完,女子竟然一聲痛哭,撲進我懷中。

  我猝不及防,下意識摟住她。這是……

  女子聲音哽咽,埋頭在我懷中嗚咽的哭泣,我不知所措的摟住她轉身進屋。
她穿的單薄,天冷夜晚不宜在外面。


---------三---------

  淚水將我胸口的衣衫都濕透了,她才斷斷續續的停下來。仿佛發洩完了,她
抬起頭看看我,好像是不好意思,歉聲說道:失禮了,公子。

  我低頭看著懷中的女子,說道:想哭再哭一陣吧。

  仿佛是被我這句話逗笑了,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容顏一笑,仿佛世間萬花綻放,色彩斑斕。我呆呆的看著宛如仙女的她。

  這一刻,我確定,遇到了值得等待千萬年的那一個回眸一笑,遇到了寧化做
五百年石橋,也想遇到她。

  眼前的女子如此清麗,完美,梨花帶雨,凝眸含情。

  公子,今晚要了奴家吧。要了玉兒吧。

  女子臉頰突然變得紅紅的,羞澀的輕聲說道,語氣雖然顫抖,但我也聽清楚
了。說完她邊緊緊的閉上眼睛,清晰可見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顯示著心裡的
激動不安。

  玉兒全名原是叫做楚玉兒。

  看她如此嬌羞的模樣,我心頭不禁一片火熱衝動,喉嚨吞咽一口。

  好。既然佳人如此相求,我也忍不住了。第一眼就見她如此驚豔,早已經想
要親近於她。沒想到發展的這麼快,晚上就可以一親芳澤。

  雙手緩緩在她背部上下撫摸,從香肩到圓臀,輕輕摩挲著。纖細的小蠻腰不
盈一握,渾圓的小翹臀肉感十足。即使是隔著輕薄的衣裙,也能感受到懷中美人
那皮膚驚人細膩的彈性。

  抱著嬌柔溫軟的香軀,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吻住玉兒的唇上,恣意侵犯。原
本閉眼的玉兒被我吻住,受驚似的睜開眼,一動不敢動的任由我的侵犯,眼神間
慌亂不堪。吻住香唇一陣,我更是把舌頭深入她嘴裡上下攪動,到處肆虐,挑逗
著她的舌尖,吸允著她的口水津液,以此來使她動情。

  摟住她的脖頸,不讓她掙脫,她只好被動的接受我的親吻,吱吱嗚嗚的呻吟。
又親吻了一陣,才把她鬆開,舌頭離開她的香舌,一條透明度的水線津液竟然還
連接在一起,氣氛瞬間淫糜曖昧起來。

  玉兒。我深情喊了她一聲,然後雙手離開她背後,伸到玉兒胸前,一手摩挲
她嬌嫩羞紅的臉頰,一手攀上胸前的乳峰,輕輕揉捏起來。她低頭看了一眼,嗯
呢一聲,又緊緊閉上了眼睛,好像默認了我的侵犯。

  豐滿的嬌乳用手剛好完全握住,柔軟中還帶有堅挺,比之以前接觸過的丫鬟
佩兒還要好。抓握把玩一番,弄得玉兒嬌喘連連。

  接著雙手解開衣扣,把衣衫拉開掀到一旁,露出翠綠色精緻的肚兜,無心細
看上面刺的什麼,雙手從側面伸到肚兜裡面,一把握住兩座乳峰,香脂滿膩,一
陣體香從嬌軀傳來,清香撲鼻。

  時而揉捏乳肉,時而手指夾住乳頭蓓蕾,刺激的玉兒又是一陣呻吟聲,似拒
還迎的無力遮擋躲閃著。


---------肆--------

  嗯~啊~公子,輕點啊~奴家不~不要~啊~嗯呢~嬌聲抗議著的玉兒,
自然是無法阻擋我的愛撫揉捏。一陣陣的刺激感不住的衝擊她的身體和心裡。

  我又低頭吻遍她的額頭,臉頰,脖頸,用嘴叼住她精緻的耳垂,輕輕向耳朵
裡吹著熱風,更是讓她情動不已。

  看她雲鬢繚亂,衣著不堪的模樣,簡直是忍不住要吃下她了。

  雙手從肚兜拿出來,在她驚呼聲中抱住她的細腰,一把抱起來,走向床邊。
將她放倒在床上,不顧她雙手阻擋,把衣裙脫下來扔在一旁。

  宛如玉女的身軀就這樣呈現在眼前,肚兜遮掩著胸前和小腹部分,下半身餘
下了白色的短身褻衣,這麼一幅修長窕窈的身材,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優美渾圓
的修長玉腿,細削光滑的小腿,配上細膩柔滑、嬌嫩玉潤的冰肌玉骨,恍如謫仙
神女一般。

  我下面的肉棒早就已經堅挺不已了,手掌般長的肉棒頂的褲子凸出一個大包,
我急忙脫光衣衫,露出略顯健壯的身軀,胯下的肉棒堅硬如鐵,雞蛋大的龜頭更
是充血變為了紫紅色。

  我慢慢爬上床,分開腿跪坐在玉兒身側,將手伸到玉兒身下,把肚兜解開,
褻衣褪下。完整赤裸的身體終於映在眼前。少女的乳房,小腹都是那麼精緻迷人。

  看向兩腿間的蜜穴,稀疏的卷絲遮擋著如花朵般的小穴,已經有感覺的她蜜
穴口流出了淫液玉漿,分外誘人。不禁用手指放在她的蜜穴之上,觸摸著,滑動
著,更使得玉兒身軀一陣陣顫動呻吟。

  啊~公子,不要~啊,不要~好羞人~啊~不要看~嗯~啊~啊啊……喘息
叫聲悅耳如仙音一般。

  看著透明的津液已經流出蜜穴口,緩緩淌下股間,更是把一根手指伸入蜜穴
裡,瞬間溫熱的穴肉緊緊包裹住我的手指,從快到慢在蜜穴裡來回抽動,引得她
嬌軀扭動不已,似拒絕,似迎合。

  呻吟聲越來越大,蜜穴淫水越流越多,我也把另一根手指插了進去。


---------伍---------

  啊~啊啊~奴家~受不了了~公子~嗯啊~啊~嗯……不要用力……不要…
…啊~啊~用力……嗯~用力吧~啊~要了我吧~

  抬頭看著玉兒早已經眼神迷離的看著我,氣喘連連,情欲已經被挑起來,我
也不再逗弄她。將她的玉腿分開用手握住肉棒的前端,靠近流著淫水不斷蠕動的
蜜穴,上下摩擦一會兒。

  見她更是受不了,紫紅色的粗大充血的龜頭緩緩擠進蜜穴肉裡,借著淫液的
滑潤,頂著穴肉的排擠,不住往裡面插入。

  啊……好脹~不要~不要進來了~啊~公子~不要了……啊~

  我不顧她的呻吟反抗,感受著蜜穴肉壁的擠壓蠕動,全方位的包裹住肉棒的
觸感,簡直讓人沉迷。肉棒插進去一半位置,我又緩緩往外拔出來,龜頭快到蜜
穴口時,我再插進去,來回抽送,腰部不斷挺動。

  肉棒的一半不住的在蜜穴抽插,引出更多的黏稠的蜜汁玉漿,速度越來越快,
身下美人的叫聲越來越響。感覺時機差不多,一鼓作氣,將肉棒頂到蜜穴的最深
處,緊緊包裹著肉棒的穴肉更是蠕動擠壓,我稍微停了一會,讓玉兒適應一下。

  呃……在肉棒頂進深入的一瞬間,玉兒發出仿佛被頂到咽喉的聲音,嬌軀一
陣顫慄。

  頂死奴家了~啊~公子~奴家受不了了~快些把出來吧~啊~公子~回過神
玉兒帶著哭腔呻吟乞求到。

  我故意裝作聽不到,在她回到神的時候,我擺動腰部肉棒又緩緩的前後抽動
起來,感受著肉壁被層層頂開,肉棒舒爽的感覺簡直無與倫比。

  肉棒衝刺速度繼續加快,兩顆蛋蛋也此次撞擊到陰唇嫩肉之上,沾染著不少
的淫汁。在悶哼呻吟聲中,我拔出肉棒,雙手將玉兒翻過身來,讓她跪趴在床上,
向後翹起白嫩的屁股,露出鮮美的蜜穴肉縫。

  玉兒好像很羞澀的臉埋在軟枕上,屁股不安分的扭動著。
        
好羞人啊~啊~公子~不要~了~不好~啊~嗯啊~

  我雙手扶著美人的屁股和腰肢,肉棒靠近淫濕的蜜穴口,猛地插了進去。啊!
一聲嬌吟悶哼聲中,我快速抽插起來。

  噗嗤噗嗤噗嗤~蜜穴淫水肉棒摩擦撞擊的聲音從胯間響起。

  伴隨著玉兒的呻吟求饒,我更是恨不能將肉棒龜頭頂進蜜穴最深處最低端。

  柳腰款擺,臀波蕩蕩,用手抓弄拍打著浪臀。

  啊~小妖精~舒服吧~公子我的~肉棒長不長~我也是舒服的低聲叫喊出來

  嗚~啊~好公子~奴家~啊~玉兒~的小蜜穴嗯~舒服死了~啊~輕點~啊
~啊饒了奴家吧~啊~受~受不了~了~啊~好長好粗的肉棒~啊~嗚嗚……玉
兒也是被幹的浪叫出來,完全沒有了少女的矜持羞澀。

  浪叫著,扭動著的身軀,恣意釋放著激烈的春情,美眸微閉,檀口輕張,嬌
吟陣陣。腰肢往後使勁撅起,圓滾滾的屁股向後頂動,頭也往上抬著晃動,似乎
也要將我的大肉棒吞進去。


---------陸---------

  好妹妹~好舒服啊~以後你就嫁與公子我吧~啊~好不好~玉兒~我願意一
世照顧你~雙宿雙飛……啊~我情不自禁的想要將身下的美人納為己有。

  身下的玉兒聽到這句話,身體一陣顫慄僵硬,淚水忽然湧出雙眸,可是我卻
沒有注意到,精力全部集中在肉棒之上蜜穴之間。而後才發覺到好像玉兒的反應
更大了,不顧體力的向後頂著,肉穴更是用力的包裹擠壓著濕淋淋的肉棒龜頭。

  啊~啊~劇烈的動作使我感覺到美人的熱情,再使勁衝擊抽插一陣,終於感
覺肉棒龜頭變得灼熱滾燙,快要射出來了。

  噗嗤~噗嗤~在摩擦聲中,我使勁力氣將肉棒頂到蜜穴最深處不動,龜頭膨
脹亂顫跳動不已。火熱的精液終於射到裡面,一股一股的輸送到肉壁之中。
          
啊~我射出來了啊~舒服~玉兒~

  在我射出的一瞬間,身下的玉兒也是嬌吟一聲:啊~公子~奴家也要去了~
啊~啊~

  一股熱流也從最深處的花心之間沖撒在龜頭之上,精液和淫汁交織在一起。
肉棒抽搐一陣,吐出最後一股精液,仍然堅硬著的時候,我拔了出來。雖然還想
再繼續索愛,但是看到玉兒高潮之後疲倦的劇烈的喘息,胸口小腹起伏不定,也
只能是休戰。

  赤裸的身體在玉兒身側躺下,雙手環腰抱住嬌嫩的身體,吻著她白皙的脖頸
臉頰,嘴裡在玉兒耳畔說起綿綿不絕的情話:

  好玉兒,今日時候第一眼望見你,我便知道一見鍾情是什麼,望著你那美麗
柔弱的眼神,我情不自禁的才上前搭訕於你……

  懷中的美人也是低聲細語的回應著,附和著。

  漸漸的,抱著溫軟的身體,我沉沉的睡過去。

  一個夢,夢中我牽著玉兒的手,遊走在縣城的大街小巷,遊遍城外的花林山
澗,滔滔不絕講著說著,握著她的手一顆不曾放下。很溫暖,很舒心的幸福感,
充斥著我,牽著她的手,仿佛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仙境。

  往前走著,一刻不曾停歇,漸漸地。漸漸地。手裡感覺不到她手指的溫度,
停下身向後望去,倩影何在?

  啊!

  我驀然驚醒,睜開眼睛才發現,原來我還在床上赤裸的躺著。

  玉兒呢?身側早已經沒有佳人的身影。

  難道昨天的一切都是夢?為何又那麼真實?

  不。這不是夢,呼吸間似乎還聞到有熟悉又陌生的體香。

  穿好衣衫,疾步走出去,卻還是沒發現玉兒的身影。

  是夢,非夢?

  走過桌子的時候,一張宣紙被風吹落下來。

  我撿起一看,兩行清麗的小字: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
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頃刻淚目!

  一個宛如謫仙的女子,一日相見的傾情,一夜帳暖春宵的歡愉,一段無疾而
終的眷戀。

  這紙上半闕的古詞,我已經懂了佳人的心思。

  恍惚間想起了那本閒書裡的書生,明白了佛前的阿難。

  ——你有多喜歡這女子?

  ——我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
橋上經過。

  大概前世我也已經在佛前求了千百年的祈願,受了千百年的吹風日曬雨淋,
終於在這一世換到與她的相遇。

  或許只是玉兒一個過客,卻值得我這一世在這美好回憶中度過,不枉此生。

  願來世再與你相約。


                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