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姐姐保卫战 (长篇)
1 【少年篇】第一部:潜龙伏水


第01章:姐姐的秘密
  人物介绍:
石逸辰:本书男主,18岁,身高1。80M小名“石头”,孤儿,长相俊朗邪气。出生没多久就被狠心的父母丢在马路上自生自灭,被路过的孤儿小女孩宋淼捡到,抚养长大,相依为命,姐弟情深。现为山城市第一中学高三(1)班学生,全班尖子生中的“老鼠屎”,与另外三个臭味相投的男生合称“四小龙”。个性张扬狡猾,脸皮极厚,爱恶作剧整人,学习成绩马马虎虎,偷偷暗恋姐姐的坏男生。
  宋淼:第一女主,28岁,身高1。72M,小名“猫儿”,最不喜欢弟弟叫她猫儿。也是个孤儿,被一位捡垃圾为生的老女人照顾长大,10岁的时候,无意间捡到弟弟,从此不顾别人反对,照顾他长大,姐弟感情极深。由于本生还是个学生,本无力抚养弟弟,却在弟弟满三岁时,意外的受到一位匿名好心人的金钱帮助,每个月准时寄钱,姐弟两才安稳成长。如今大学毕业,在一家中外合资的跨国企业内任职人力资源部总监。为了抚养弟弟,至今未婚。
  林雨欣:女,25岁,身高1。65M山城市第一中学“优秀青年教师”得主,现为高三(1)班班主任,性格开朗,由于石逸辰的问题,与宋淼私下关系极好,简直是石逸辰学生生涯中的噩梦。“四小龙”送其绰号“蛇蝎美人”,家世来历十分神秘,姐姐宋淼称呼她为小雨。
  蒋雯雯,女,17岁,身高1。62M,样貌一流,长相甜美动人,一中四大校花之一,性格活泼大方,脑子有时候转不过弯,死脑筋,是个暗恋上邪气男主的可悲小美人。
  武林:男,17岁,身高1。76M,石逸辰的死党,“四小龙”之一,由于父亲酷爱中国功夫,起了这样的名字,为培养他的兴趣,家长将之送往业余武术培养班培训,有一些功夫底子,为人豪爽。其父与江湖的父亲是死党。其父是某国企的一把手。
  江湖:男,18岁,身高1。74M,石逸辰的死党,“四小龙”之一,由于父亲酷爱中国功夫,起了这样的名字,为培养他的兴趣,家长将之送往业余武术培养班培训,有一些功夫底子,为人狡猾。其父与江湖的父亲是死党。其父是政府领导阶层。
  豪杰:男,17岁,身高1。68M,石逸辰的死党,“四小龙”之一,其父从小盼望儿子能够成就英雄梦,取名如此。可惜,豪杰从小性格懦弱,虽然头脑聪明,成绩突出,却胆小怕事,让其父大感失望。是“四小龙”中的军师。其父是山城市公安局局长。
  周延冰:男,43岁,身高1。65M,身材胖大,口头禅是“西班牙”,所以外号也叫“西班牙”,高三(1)班历史老师。
  (其他人物以后随章节发送)
  *************分*************割**************线*****************
石逸辰最近很烦!
  他感到,姐姐宋淼这几天越来越不对劲了。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温柔呵护的姐姐,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第一次早上没有叫弟弟起床,第一次让弟弟自己动手做饭,第一次要弟弟自己洗自己换下的脏内裤,第一次在家里睬都不睬他,第一次大声骂他,第一次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打了他一个耳光,第一次过了晚上10点还不回家也没有一个电话……
  如此多的第一次,让石逸辰很烦很烦!那个与自己相为命同床共枕到十五岁时才分开睡的姐姐,肯定是变了心!
  石逸辰是个孤儿。他并不是死了父母,而是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狠心的父母就将他抛弃在了马路边,半点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留下。要不是过路的小女孩好心的将他捡回家,他早就成为无名烈士骨头都不知去哪了。那一年,捡到他的姐姐宋淼,刚刚满十岁。
  所以,石逸辰与宋淼,并不是亲姐弟。
  十岁的小女孩当然没有能力抚养一个婴儿长大!就连十岁的姐姐自己,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全靠一个无亲无故的捡垃圾的老婆子的救济,姐姐才活到十岁。那天后,老婆子坦白的告诉姐姐,还要抚养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她实在没有那个能力。然后,老婆子毅然断绝了与姐姐的关系。
  可是,原本应该是抱着等死的姐弟两,突然有一天,生活一下子变了。
  姐姐突然间吃上了从没有吃过的猪肉,穿上了比别的小孩还要漂亮的衣服,甚至住进了一套比一般人家还要豪华的房子。于是,小小的石头就奇迹般的被姐姐养活了。对了,“石头”就是姐姐给起的小名,直到他六岁开始读小学,姐姐才重新给他起了个名字——石逸辰。
  为什么会是姓石,而不是跟姐姐同姓宋?直到今天,姐姐也不肯告诉他原因。
  当然,疑问不止这一点,自己如何被姐姐给养活,这是石逸辰最大的疑问。
  姐姐总是告诉他,是她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将他给拉扯大的……这样的回答,石逸辰觉得很扯淡。可是,无稽可考的他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样的烂借口。石逸辰一直坚定认为,姐姐宋淼的心里一定藏着一个秘密!
  以上这些,并不是石逸辰苦恼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如下:姐姐待他,比亲弟弟还亲。有好吃的东西,第一个先给弟弟尝;好玩的东西,第一个送给弟弟欣赏;有趣的事情,总是第一个与弟弟分享……可以说,姐弟两的关系,甚至比人家夫妻还要亲密许多。
  小时候,姐姐怕自己冷着,总是将他小小的身子搂进她温暖的小身体里,一同度过漫漫长夜。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石逸辰十五岁终止。自己在一天天的长大,姐姐的身体,也在一天天的改变。由小小的瘦瘦的单薄,逐渐变得有些肉肉的,然后到胸口有些凸起,就像是小小的鸡蛋,十分可笑。再后来,小小的鸡蛋,逐渐变成大鸭蛋,再变成小苹果,最后变成了一对又软又有弹性的美妙肉球……逐渐成长的石逸辰,又开始的觉得好笑,慢慢的觉得摸起来很好玩,再慢慢的觉得暖暖的很舒服,最后变成只要一睡觉就渴望抓着这对美丽的肉球安眠。
  小小的男孩,渐渐成长为稚嫩的少年,对这对肉球的依恋,日益的明显,在变得越来越频繁梦境里,美丽高挑的姐姐,逐渐的成为了懵懂幻想的对象,在梦里,自己会对姐姐那对肉球和双腿间淡淡的毛儿,做出一些“可怕的”动作,直到十五岁那年,发育迟缓的少年,才有了第一次的梦遗……
  从那以后,发觉出什么的姐姐就坚持要与弟弟分房睡,说是这样有益于弟弟的成长。除了这件事,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可爱、秀美动人。
  越来越懂事的少年,心里模模糊糊的对姐姐有了不一样的映像,十几年的相处,让自私的少年想要永远与姐姐生活在一起。每当姐姐开玩笑的说他要几时才长大,要是姐姐成家后,看谁能照顾他时,他就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再不理睬感到委屈的姐姐,直到姐姐委屈的向他认错。在石逸辰的心里,一直认定,亲爱的姐姐,永远都是自己的,谁都不能将姐姐从身边夺走,要是谁敢拐走自己的姐姐,就与他拼命!
  如今,已经是十八岁的少年石逸辰,终于明白了,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把对姐姐的依恋,变成了懵懵懂懂的暗恋……
  姐姐洗澡的时候,偷偷的透过门缝偷窥她美丽的裸体;姐姐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进她的房里,悄悄揭开被子,抓一抓姐姐的乳房,亲亲她的嘴儿;就连姐姐换下来的内衣裤,也被他偷偷的藏起来,生平第一次手淫,就喷射在姐姐香喷喷的内裤上……
  蛮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到自己学业结束,走上工作岗位,然后顺利的娶到姐姐做老婆,把二人世界,进行到底。
  然而,三天前,姐姐突然的改变,让他的计划胎死腹中。一向温柔和蔼的姐姐,竟变得难以理解起来。动不动就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不给自己好脸色看,要是稍稍离她近点,就会被她粗暴的推开,并大声喝骂。而且,姐姐这几天时常会对着窗外发呆,不知道想什么想到出神……感觉出姐姐不对劲的少年,立即留意起姐姐一举一动。
  这几天,家里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些玫瑰花来。下班回家的姐姐,不但不再为自己做饭,还一进门就躲进房里,不知道干些什么。好奇心很重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在昨天,突然闯进了姐姐的房间。发现了姐姐手里正捏着一堆精美的小东西发呆,看到弟弟闯入,姐姐飞快将东西藏进一个小铁盒子里,还在外面加上一把锁,盒子里面,依稀看到一些信封之类的东西……
  莽撞的后果就是,平生第一次被姐姐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并命令他从此不得踏进她的房间半步。
  石逸辰很苦恼,信封、玫瑰花、秘密的小铁盒,这几件东西,让他察觉出了危机。
  莫非——姐姐瞒着自己,偷偷的恋爱了?
  唔!不行!怎么能这样!姐姐,你怎么可以给弟弟带绿帽子?愤怒的少年,暗暗发誓,一定要将那个可恶的男人给揪出来,先奸后杀,然后——鞭尸!
  **************分**************割***************线*****************宋淼这几天同样很烦很烦!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低低,竟对自己有了那样的想法!
  她是个孤儿,四岁不到,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父母。没有任何亲人的她,多亏了一位捡垃圾为生的大娘,将她带回家抚养,还用微薄得积蓄,供养她读书。
  对于这位大娘,宋淼充满了感激,直到捡到弟弟之前,一直以为,自己的一生,就是好好学习,将来报答大娘。
  然后,小石头意外的出现,固执的她伤透了大娘的心,从此再也没有找到过如母亲一般的大娘……
  若不是突然送到手里的一个信封,幼小的她与更加幼小的弟弟,早就已经饿死在那个简陋无比的小茅草屋里了。
  宋淼一直觉得,小石头就是自己一生的奇迹。抚养他长大,供给他上学,尽心尽力的安排他的生活,与他亲密无间、相依为命。尽管这个弟弟,实际上很顽皮,性格古怪邪气,在学校里让师生头痛不已;然而,面对她的时候,弟弟一直是那么的可爱与顺从,从来没有半点违拗自己。
  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平静很舒心。为了弟弟的学习生活不受影响,她决绝了许多成功人士的追求,谢绝了几位好姐妹的好心介绍,已经是二十八岁的她决定,在自己弟弟成人之前,她甚至没有成家的打算。为了这个弟弟,自己简直付出了青春,付出的汗水,付出了……一切。
  然而,宋淼发现,这样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改变了。
  懵懂无知的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偷看色情书刊黄色电影的习惯,家中的每一个角落,都会在不经意间,翻出一些让她脸红耳赤的东西。更让她觉得可怕的是,这个顽劣的弟弟,竟会在有一天,自己迷迷糊糊准备入睡的时候,偷偷的溜进自己的房里,揭开被子,对自己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情……身为一个大龄处女,羞涩的本性让她装作不知这一切,希望弟弟就此打住。没有想到的是,弟弟不但没有一点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溜进自己房里,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自己都羞于触碰的身体,被这个流氓一样的弟弟无处不至的亵渎……
  很想要开口,与弟弟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然而,本性的羞耻,让宋淼说不出一个字来。每天晚上睡觉,都像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只能等到弟弟可怕的魔掌消失后,才能疲惫的睡去。很想在睡觉时将房门反锁,却又怕弟弟发觉自己已经知道他干的好事,那结果……
  这三天,是她最苦恼的日子。因为,几天前,她无意间发现,弟弟的房间的抽屉里,竟然藏着自己换洗下来的内衣裤,有几件内裤上面,居然有一大块黄黄硬硬的恶心痕迹……
  弟弟长大了,自己成了他意淫的对象,如果再不正确的教导,很有可能他就会养成可怕的习性,对他对自己的生活,都将带来难以估计的影响。
  所以,宋淼很烦很烦!这些事,既不能让弟弟发觉,又要强迫自己去想办法,实在是让她受尽了煎熬。就连做梦的时候,有时都会梦到弟弟那些可怕的习惯。
  这三天,苦闷的她改变了策略,对弟弟变得无比的严厉,还打了弟弟一个耳光,心里实在是心疼万分。不过,尽管弟弟已经开始收敛,却并没有停止可怕的手淫习惯……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一定要想个稳妥的办法,让弟弟再次改变过来,变成那个自己熟悉可亲的好弟弟!
  对,一定要想办法!我不能失去唯一的弟弟!宋淼在心里告诉自己。
  **************分************割************线******************石逸辰决定,等放学之后,偷偷的跟踪姐姐,看看她到底瞒着自己什么东西,是不是外面真的有了男人?对!这几天,姐姐老是半夜才回家,一定是没有好事情!苦恼的少年,狠狠的握紧拳头,就像是已经将奸夫捉拿归案般气愤。
  “石逸辰!”
  一个更加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浮想。
  糟糕!石逸辰暗叫倒霉,自己开小差趴在桌上没有半点精神,终于还是被西班牙给发现了!
  西班牙是高三(1)班的历史老师,他的本名叫做周延冰,今年四十三岁,因为上课时有些神经质,有事没有突然会从嘴里飚出一句“西班牙”三字来。尽管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提到这个国家,然而,好事的学生们私底下都一致认为,这个家伙,童年在西班牙的时候,一定有很大的阴影。于是乎,周延冰不知何时,就有了这样的外号。
  惨了惨了,刚才自己迷迷糊糊,心里想的都是怎样抓奸,怎样鞭尸,根本没有注意到西班牙究竟讲到哪里,这可如何是好?
  “西班牙老师,噢不,周老师,什么事呀?”
  十一城决定装傻到底,死不承认自己上课打瞌睡兼开小差,装出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兢兢业业的站起来,看着历史老师。
  周延冰鼻子几乎都气歪到耳朵边上了,满脸的肥肉挤成一团,一对小眼睛几乎难以看到,只能够感觉到一股凶狠的光线射过来,冷冷咧咧的,极是可怕。这死小子,老子的课堂上,动不动搞些名堂,不是开小差就是讲小话,要么就是打瞌睡,老子的课当真这么难听么?今日不让你小子弄个打笑话出来,我西班牙就不姓西。呃,气糊涂了,是不姓周!
  “石逸辰同学,你来答我这个问题。哪一年,英国打败了美国,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
  唔,英国打败美国,关你老人家什么事?又没有挖掉你祖坟……心中愤愤不平的石逸辰正准备说不知道,身旁甜美可爱的同桌蒋雯雯迅速的递过来一张小纸条,答案跃然纸上。
  蒋雯雯,今年十七岁,比石逸辰小一岁,从初中到高中,与石逸辰做了快六年的同桌。除了死党“四小龙”另外的三人外,她与石逸辰的关系,简直是亲密无间的阶级兄弟。她的成绩很好,为人又大方,就是有时候脑子转不过弯,爱弄点哭笑不得的小笑话。最重要的是,她的长相甜美,身材窈窕,被称作一中“四大校花”之一,可是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美女,竟然偷偷的喜欢上石逸辰这样顽劣的少年,实在让知情人扼腕叹息不已……
  “1887年,这是答案!周老师,我没说错吧!”
  冲着可爱的小美人点点头,石逸辰得意洋洋的回答。
  西班牙一双圆圆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石逸辰,心里喜开了花,讥讽的笑道:“石同学,你的学习是很认真的,你的脑筋却是很死的,简单的说,就是你没有脑子!哈,笨蛋,没听清楚我的题目吗?英国什么时候打败过美国?还独什么立?猪!”
  课堂里安静了一秒钟之后,突然爆出哄堂大笑,就连“四小龙”的三个死党,也笑得差点摔桌下去,刺耳尖锐的笑声,还有西班牙可恶无比的神情,让石逸辰突然明白,原来自己被他耍了,他问的问题,故意把国家说反……面红耳赤的石逸辰,狠狠的瞪了同桌小美人一眼,恨不得钻到桌子下面去。
  “我抗议!”
  发现同桌受窘,好心却无辜被牵连死脑筋小美女愤怒的站起来,弱弱的叫道:“我抗议老师,你这是故意误导,是广大人民的阶级敌人!”
  计谋得逞的西班牙看理都不理好好学生微弱的抗议,斜着小眼看着石逸辰,讥笑道:“石头学,错了就要勇敢承认,怎么还要别人给你打抱不平?唔,鉴于你上课不认真听讲,回答问题不用心,这只是对你的惩罚……唔,放学后,自己去你们班主任那里报道,接受她的教导!呃,都别笑了,下课!”
  电铃长鸣,结束了一堂荒唐的历史课。
  石逸辰学的是文科,到了高三后,班上男女的比例是一比八,七个男生,四十九个女生。为数不多的男生里,长相还不赖的石逸辰,有些邪气的脸庞有种俊朗飘逸的感觉,自然是班里女生最瞩目的对象。下课铃一响,无数双眼神神情各异的盯着他,就算脸皮再厚,也有些受不了。
  红着脸,一把拉住身边的同桌小美女,拨开周围的人群,飞快的窜出教师,将无辜的女生拉到顶楼的阳台上,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说!是不是你和西班牙早就串通好了,故意要整我看我出丑?你、你这是……是阶级斗争,是广大人名群众的敌人,可谓无耻之徒!”
  蒋雯雯好心办了件大坏事,内心正深深自责,听到石逸辰的指责,连忙一个劲摇头:“不对!你、你这是污蔑,严重的污蔑!人家、人家都是为了你,怕你答不上问题,才、才把答案写给你……都怪那个西班牙,是他故意要整你,跟人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相信人家,人家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是吗?”
  看着不停表达忠诚的小美女,石逸辰不由得原谅了她,有点死脑筋的小美女平常总爱闹点笑话什么的,以她对自己的好,应该不可能是幕后的真凶……石逸辰沉吟一番,思绪忍不住又飘到了姐姐身上,想到姐姐,心口就一阵一阵的痛。
  “喂!”
  见到石逸辰又发呆了,小美女嘟起了嘴,不满的道:“你在想什么呀?这些天都故意不和人家说话,是不是你喜欢上别人了?唔,最近有部好电影“金陵十三钗”,我已经买到票了耶,晚上请你去看!”
  心事重重的石逸辰,心忧姐姐的“出轨”,哪有心情陪小美女看什么电影,一口拒绝道:“不去,那部电影是十八禁耶,你也别去看了,会教坏你这样的花季少女。”
  “哦!”
  被拒绝的蒋雯雯心口一酸,跟着接口道,“要不、要不放了学,人家陪你去外面吃顿大餐吧?最近人家爸爸说我学习成绩进步了,奖励了我一千块钱耶……”
  石逸辰随口拒绝:“不去!我这心儿都一块一块的碎了,还吃什么大餐?”
  “喂!”
  无比委屈的小美女闪闪发亮的眼睛有些湿润,死死的拉住石逸辰的手,哽咽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一定是在生人家的气!最近你到底怎么了,总是对人家爱理不理……呜,你肯定是喜欢上谭芳了,老是与她眉来眼去……人家伤心透了!”
  “哪有这回事?”
  心情烦躁的石逸辰一口否认,谭芳是班里的班长,长相成绩都是一流,绝对与小美女蒋雯雯有德一拼,难怪她会胡思乱想。本想不再理会啰啰嗦嗦的小美女,无意间发现,这妞儿竟不知何时掉了眼泪,感到事态严重,石逸辰连忙神秘兮兮的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喜欢的是你,才不是什么谭芳刘芳,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她长什么样,我都没看清楚呢。唉,告诉你吧,你可别说出去!”
  这倒是实话,有恋姐情节的石逸辰,从小到大,脑海里就是姐姐的身影,除了几个玩得好些的女孩,根本就没有注意过周围女生们的样貌,自然不可能说得上喜欢别人。这小美女蒋雯雯还是应为事事都维护着他,无私的帮他写作业,抄试卷,这才得到石逸辰另眼相看。
  得到少年亲口保证的小美女立时眉开眼笑,一个劲的点头道:“打死我都不说!”
  凑近小美女耳边,闻着幽幽的香气,石逸辰觉得一阵舒心,细声道:“我感到我家“猫儿”最近有了出轨的迹象,晚上我要跟踪她!”
  “什么?”
  小美女不可思议的瞪着石逸辰,脱口叫道:“姐姐出轨了?她出什么轨?她不是根本就没有找男朋友吗?为什么你说她会出轨?”
  猫儿就是姐姐的小名,据说是捡垃圾的大娘给姐姐起的,与石逸辰走得近的玩伴,都知道这个小名。小美女到石逸辰家里玩过很多次,对这个姐姐的映像很不错,两人的关系也很好,直接叫了她姐姐。只是,姐姐宋淼,很不喜欢石逸辰叫她猫儿。
  “嘘!”
  石逸辰吓了一跳,连忙捂住小美女的嘴,一个劲的低声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么大声做什么?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吗,姐姐是我的,将来我是要娶姐姐做老婆的,如今她背着我偷男人,怎么不算出轨?你可真是笨!”
  蒋雯雯十分不满的拉下石逸辰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呸了一声道:“你的手好臭,臭死了,摸了什么恶心的东西?呸呸!人家怎么知道你是说真的,还以为你是开玩笑骗人家呢!”
  疑惑的闻了闻手掌,的确是有点臭臭的,莫非是上大号时不小心弄手上了?
  用力在身上擦了擦手心,石逸辰一本正经道:“这怎么能事开玩笑?我说话的话,比真金还要真!姐姐从小就是我的,不娶了她,将她让给别的男人,我不是比你这个小笨蛋还笨?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刚刚收回去的眼泪,又一次流出来,蒋雯雯感到无比委屈,自己对他那么好,他都不喜欢自己,反而喜欢什么猫儿狗儿的,辜负自己一片真心。想到此,忍不住使劲的一扭他的手背,狠狠的道:“喂,你说你喜欢人家的!要是你娶了姐姐,人家怎么办?”
  头痛!石逸辰本来就烦闷的心更加烦闷,眼见小美女又开始哭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灵光一现,连忙道:“别哭了!你没有看电视么,这个世界,很多男人都有不止一个女人的!什么情人、二奶……多如牛毛。等我娶了姐姐,打不了,娶你做小老婆,还不是一样喜欢你?”
  小美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时间都忘记了哭泣,这个无耻的家伙,这话居然说得这么坦然,不会是烧坏了脑子吧?不敢置信的道:“这、这样也行?”
  “什么这样那样的!”
  眼见上课铃声就要想起的石逸辰,不耐烦的甩开小美女的手,一边跑一边道:“我说行就行!唔,你回家记得别跟你老爸说,等我有了自己的钱,娶姐姐进门后,你就是我石逸辰的第一小老婆!”
  小老婆还有第一第二的?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的小美女,心头一阵抓狂,想要找这厚颜无耻的家伙算账时,他早就跑没影了……
  *************分*************割**************线*****************放学钟声一响起,石逸辰第一个冲出教室,顺利的摆脱了蒋雯雯无休止的纠缠,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被人逮了个正着。
  林雨欣,女,25岁,身高1。65M,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唯一一个不需考核就直接进入山城一中就职的青年女性。仅仅一年时间,就被评为山城市第一中学“优秀青年教师”得主。
  教育学生的方式,就是不停地走访学生家长,学生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如实的反应给他们的父母,让学生们不胜其烦。没有一个学生敢与她叫板,听说她的家世十分神秘,的罪过她的学生,没有一个能够顺利毕业……
  这位青年女教师,如今是高三(1)班的班主任,虽然感觉性格开明,笑容迷人,背地里整人手段却层出不穷,曾让石逸辰吃尽了苦头。由于石逸辰的顽劣,林雨欣到家里拜访的次数,简直是全班所有人的总和。不知道为何,她与姐姐宋淼多次的相处后,私下竟结为姐妹,简直是石逸辰学生生涯中的噩梦。
  看到拦住自己的是这位被他们“四小龙”称为“蛇蝎美人”的班主任,石逸辰兴奋的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
  “跑啊!怎么不跑了?”
  看见少年一副双打的茄子的哭丧神情,美艳亮丽的老师得意万分,嘿然一笑:“小子,听说——你今天又把历史老师给得罪了,实在是太有勇气了!佩服佩服!说,想要老师我怎样表扬你啊?要不要和猫儿姐说一声,就说你变厉害了,嗯?”
  坏了坏了,要是在这当口告诉姐姐,姐姐这几日有了奸夫,本来脾气就不好……石逸辰恨恨的瞪着林雨欣,心里咒骂着:“没人要的老处女,动不动就只会打小报告!老子咒你越长越丑,越变越老,老到没人要,一辈子做老处女!”
  可惜,不管怎么咒,老师还是那么漂亮。追她的人不少,听说没有一个连,也凑成一个排了。她的脸儿还是那般圆圆甜甜,美得离谱;神情依然高贵,万人敬仰;身材依旧苗条,曲线动人;奶子还是那般丰挺,屁股还是那般圆翘圆翘……
  咦!老子在想什么,怎么会被这个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迷惑!不行,她是我们广大劳动人民一致的敌人,我一定要坚决抵抗她的诱惑!可是,这双奶子,实在是太迷人了,和姐姐的那对完美的乳房相比,一点也不差耶……还有她的屁股,好想狠狠的捏上一把……
  呸呸!石逸辰心叫不妙,这蛇蝎美人,一定是想用她无往不利的美丽武器迷惑老子!
  狠狠一咬牙,石逸辰努力的摆脱内心那股漪念,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苦着脸道:“小雨,实在是巧哦,您老人家准备回家吗?”
  “我呸!”
  林雨欣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嘲弄道:“小雨是你叫的吗?呸!告诉过你,在学校,要叫林老师。呃,在家也要叫林老师!看你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不是又想去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你胆子不小,让你来我办公室,你竟然敢翘了。嘿嘿,幸亏老师我英明神武……”
  石逸辰恨的牙痒痒的,心头一阵不服气。这小娘皮如此神通广大,居然猜到老子想要溜走,还能猜到老子不做好事……哼哼,你不要得意,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你这臭娘皮压在身下,打你的屁股,叫你求饶!
  “想什么呢?又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告诉你,有老娘在,你想也白想!跟我来,老娘今日要代猫儿姐好好教训你!”
  经过一番苦苦哀求,跪地求饶,再三保证,诚恳认错,石逸辰终于死里逃生,摆脱了蛇蝎美人的纠缠,仍旧心有余悸。
  这小娘皮,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听得他耳朵都开始犯困了,若不是自己见机得快,犹如韩信般勇于承受胯下之辱,这才辛苦的逃脱魔掌,今晚的计划,只怕就要泡汤了。幸亏这小娘皮被老子磨得心软,答应不告诉我家猫儿……
  一看时间,哎呀,都晚上八点多了,糟糕糟糕!
  石逸辰多方打探,几经求证,终于在市中心一家咖啡厅里发现了姐姐的行踪。
  我呸,石逸辰咬牙切齿,背着我跟男人喝咖啡?等老子抓住你这个奸夫,让你喝老子的尿水。
  一眼看去,姐姐对面所坐的人,让他傻了眼。
  本章新出现的人物:韩莉莉:女,29岁,已婚,绰号“公主”,与宋淼是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的同事,朝阳集团人力资源部秘书处主管,为人城府较深,虚荣心强,喜爱算计。宋淼大学同学,死党。
  娟子:女,31岁,风尘女子(也就是小姐)没有固定组织,属于个体经营。长相有几分清纯甜美,最容易吸引不懂世事的青年。
  刘纯:男,33岁,韩莉莉老公,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采购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