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家中的三个女人】【作者:不详】【未完待续】
1

  我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听妈说本来是想再多生一个男孩子的,没想到怀胎十月後冒出一个女孩。那反正生都生出来的,总不能再把她塞回去吧,就加减养吧。因此从小妹妹就有点被忽视,并不是被照顾的很好,都长大了心理还是有点不平衡。她国中快毕业时,看起来还像是个国小女生。

  那时妈妈就很担心这样下去怎麽得了,以後怎麽嫁得出去。不过後来事实证明妈妈是白担心了,小妹上护校第一年就开始突飞猛进,我不是说功课,而是说脸蛋很清秀,身材变得像女人了,至少该突的都突了,皮肤也变得细嫩光滑,不像小时候那样又乾又黑。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功劳,问过小妹她只是笑着我,这是後话。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还是那麽矮,号称150公分,不过大家心知肚明,150是无条件进位取整数後的数字……至於我姐,谈到我姐我就觉得很愧疚。有很多事情的对错不是绝对的,或许随着时间流逝,而对错互易。

  跟小妹不同,姐高大多了。当然不是身材魁梧,人高马大。而是跟小妹比起来有着鲜明的对比。姐的身高跟我差不多,接近170公分(相较之下我好像蛮矮的),身材中等,长像也中等,不似小妹般好看。

  比较特殊的是姐的臀部很好看,又圆又翘,我不知一般人对臀部的审美观是怎样,至少我觉得很吸引我。上天对姐跟小妹是公平的,没有偏袒谁。

  我呢,长得既不高又不帅,资质平庸,口才笨拙,无过人之处。不过老天爷对我还是蛮好的。怎麽说呢,这也是後话。

  1。儿时点滴

  我不知道一个男生到底怎样才算是早熟或晚熟,只是在我国小还是低年级的时候对异性的身体就很感兴趣。只是好奇,不带任何淫念的,也不会兴奋。

  那时家里的卧室只有两间,一个是我爸妈的大卧室,小妹跟他们一起睡。另一个小卧室是我跟姐睡。或许我爸妈认为我们还小吧,理应不会有什麽问题,所以让我们姐弟两睡在一块。後来才知道那时的我(大概国小三年级吧,姐大我三岁)不小了,姐更是长大了。

  现代的人大概不会自己缝制内裤穿吧!都是买现成的,男生女生都一样,华歌尔,宜而爽……但我小时候家里可都是「自制」的。我妈有部裁缝车,不是像现在用插电的,那时的裁缝车是用脚踩的,没什麽花式车法,很简单的构造。家里大至窗,桌斤,小至手帕,内衣裤,都出自我妈的巧手。既然是自制的,难免因简而陋,谈不上豪华,能穿就是了。

  窗廉,桌巾没什麽好谈的,但内裤可就有很多文章了。现在想想是蛮好笑的,没有松紧带的内裤,宽宽松松的,裤腰用一条带子串起来充当松紧带。所以要脱裤子是很容易的,带子一拉,裤子就掉下来了。很简陋,但也让我很方便,不管是脱我自己的,还是她们的……我的乱伦历史就是这样子开始的,卧室的不够加上宽松的内裤。刚开始是好奇,对异性的身体觉得好奇。不记得从什麽时候开始我发觉每晚跟我一起睡觉的姐可以满足我的好奇心,尤其是夏天。因为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很少,加上电风扇(我家可买不起冷气机)吹出的风,我发觉姐宽松的内裤会随着风摇摆。那是一个晚上我半夜尿急上完洗手间後回床上时发现的。

  微弱的灯光下,姐的下体隐约可见。我就跪着扒在姐的大腿旁看了许久,也不敢动手去摸,就只是看着。直看到好想睡觉为止,然後就又躺下去继续睡了。

  这是第一次看到姐的下体,没有发生什麽事。其实说第一次也不对,因为很小的时候我都是跟姐一起洗澡的,只是当时根本就不会有什麽感觉,也没什麽印象。从此以後,就常常晚上睡觉时故意不睡着,等姐睡熟了後把电风扇对准,然後偷看姐的下体。没想到看着看着居然看上瘾了,晚上睡觉变成的每天最期待的事。之後的一些变态的乱伦行为或许就是在这段期间养成的也说不定每天看,但从来没动过手就是了。也不知看了多久,慢慢的天气变凉了,因为冬天到了。当然冬天来了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要命的是衣服越穿越多。原本姐都是穿裙子睡觉的(家里穷,没有穿睡衣的习惯,反正不管白天穿什麽衣服,到了晚上依旧穿就寝),都开始穿长裤睡觉了。

  这很不得了的,因为我再也偷看不到了,偏偏看上瘾了。当然不看是不会死人的,只是会很想,然後会不好睡。几天之後实在忍不住了,真的好想看姐的下体。於是决定动手了,动手把姐的长裤拉下来,这样就又可以看得到了,我当时想。表面看这个决定好像只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但很多事的发生就是由此开端。

  当天晚上就在姐熟睡之後,开始我的行动。我们小孩子的裤子大多也是我妈做的,不过这个就有松紧带的,穿在外头的嘛,总不能太寒酸。有松紧带就比较不好拉了,不过我还是很小心的用极慢的速度把姐的长裤拉下了。

  拉下後(拉到大腿)发觉里面还有内裤,看这时姐的双腿合着(裤子松紧带的关系,张不开的),也没电风扇吹了。怎麽办了,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再把姐的内裤一并脱下。这内裤就好脱了,带子一拉,就整个松开了,然後往下拉就很容易拉下来的,除了臀部外。

  但是还看不到什麽,因为姐的双腿还是合着。不过我也不敢再往下拉了,因为若要让姐的双腿张开的话除非是把裤子整个脱下来,这我可不敢。不过这样已经够好了,因为已经有好多天没看到姐的下体了。虽然连那条沟都只露出一点点,也心满意足了。

  这次我就不只是看了,反正脱都敢脱了,也就索性摸一下。於是就轻轻的碰一下姐的下体,然後慢慢的把手掌覆盖在突起处轻轻摸着。软软的,细细的,温温的。当时我也没什麽感觉,只知道摸到了。其实自己干嘛要摸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摸,但摸完却觉得没什麽。

  那时候才国小三年级,当然不会有什麽感觉,因为那时根本连最基本的冲动与性慾都没有,只为了好奇。自从这次之後就很少再脱姐的裤子了,因为好不容易把裤子脱下来後也不知道要干什麽。除了摸一摸,可是好像也没什麽好摸的。然後又要费功夫再帮姐把裤子穿上,搞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麽。

  一个冬天就这样快过去了,好奇心并没有消失,只是不想那麽麻烦。我自己也不知道姐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偷脱她的裤子,不过心想应该没有,因为姐都没有突然醒过来。

  过完农历年没多久,终於有事情发生了。有天晚上妈说姐以後就去大卧室睡觉,换妈跟我睡。我一听吓了一大跳,心想是不是姐早知道我会偷脱她的裤子去跟妈讲了,所以妈才不让我继续跟姐睡。

  可是妈也没讲什麽,我当然也不敢问。只是觉得很奇怪,如果姐跟妈说了,那怎麽不是老爸来跟我睡,而却是妈呢?

  就这样子我开始跟妈一起睡了,这段期间当然就学乖了,再好奇再胆大也不敢去脱妈的裤子。就这样子平安无事过了两年多。但人总是会长大,然後总是会被学校的同学带坏。当天气越来越热,衣服就越穿越少,然後就会发生一些意外。

  2。妈的身体

  终於夏天来了,这年的夏天与往年并没有什麽不同,还是一样的热,热得有点失控。

  没错,事情终於失控了。

  我想妈这时候还是认为我只是小孩子,而且妈可能认为我再怎样也不会对自己的母亲乱来吧!这时候我已经是六年级了,当然年纪变大跟人变邪恶并无关连,只是在学校里就是也些同学可以弄到一些小本的(现在叫A书)。大家传来传去,有时我们会将一本书拆成一页一页的,大家轮流看。看完第一页後就开始找第二页在谁那里。然後类推。有些人则是不分前後反正拿到那页就看那页,然後自行在脑子里把剧情连贯起来那时的A书比现在的好看多了,有剧情的,不像现在的A书没有剧情,男女主角从头干到尾。

  我也就在这时候阴茎开始会勃起,也会打枪了,不过是怎麽学会打枪的倒没什麽印象了。我想这样应该不算早熟吧,很多同学都跟我一样的。不过妈还是把我当做小孩子,没想到这小孩子已经很邪恶了,很色了。

  每天跟妈睡在一起心里面总觉得痒痒的,有时候躺在床上边想着跟某个女生(通常是电视电影明星)做爱,一边就轻轻的打起枪来了。不过这样很不过瘾,因为会害怕把妈吵醒,所以有时候就乾脆到浴室打,打完在回来睡。

  慢慢的也不知怎麽回事,打枪时脑中幻想跟我做爱的女人居然是妈的脸孔了,也就是幻想跟妈做爱。现在想起来觉得很不可思议,但那时候好像觉得没什麽,很自然,没有罪恶感(现在还是没有,我想我大概很变态)。而且幻想的频率越来越高,到最後就只幻想跟妈做爱。

  每天晚上就这样躺在妈的旁边,边打枪边幻想,但没有过其他念头。不过日子一天一天过,开始想做一些事了,至少想看看妈的身体了。

  有一天晚上我决定要看看是否妈也像姐一样能被我看到下体。我一上床就开始装睡,没多久妈也上床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想妈应该熟睡了吧。於是我做一个大动作的翻身,故意去碰妈一下,然後观察妈的反应。

  妈一动也不动,我想妈已经睡得很熟了。我把电风扇对准角度,自己也调整的视线的角度,就等着看了。风是把妈的裙摆吹开了,也看到了妈的大腿跟内裤了,不过其它什麽也看不到,因为妈的双脚并不怎麽张开。

  我不敢去搬动妈的腿,只好静静的等着看看妈会不会换姿势。等了好久终於动了,结果妈翻了身,侧卧了,这下什麽也看不到了。等得实在很累,就睡了。

  第二天晚上就被我等到了,而且没等多久。妈一上床就大八字躺着,直到熟睡。风吹着就如同姐一般,内裤被吹开来,於是我看到了妈的下体了。因为只能从侧一边看进去,所以看到黑黑一片都是毛。不过这样已经让我够兴奋了,因为以前看大姐的是没有毛的。

  从此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就是偷看妈的下体,就如往常一般偷看姐的一样。直到有一天有些不一样的状况。

  这天跟往常一样我装睡,只是这天妈很晚才睡。我等了很久,都快真的睡着了。好不容易妈上床了,躺了下来还拉着小薄被盖着。我觉得有点奇怪,等妈熟睡後我起身来看着妈,我不明白怎麽妈今天会盖起被子来了。

  不过我还是等,看看妈会不会踢被。运\\\\\\\\\\\\\\\\气很好,或许真的天气太闷热吧,没多久妈就踢被了,还把双脚张得蛮开的。我一看真得傻了眼,原来妈没穿内裤。整个下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面前。

  顿时我的心跳得好快,脑子好像有点空白。我瞪着眼看了好久,因为这次看到的不仅是毛,以前看不到的都看到了。大小阴唇,甚至都快看到屁眼了。我看得好仔细,因为机会难得,妈不是天天都不穿内裤的。

  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伸出手在妈的大腿上摸一下,妈没反应。於是我放大胆子继续往妈的下体摸,然後停留在妈的下体。我一直抚摸那个部位,感觉好兴奋,弟弟都硬起来了。

  3。第一次接触

  从此以後只要家里没人我就喜欢往妈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妈的豆腐。当然妈也知道我在干什麽,只是不介意罢了。或许是把我当小孩子,或许是溺爱而不忍拒绝我这种行为。不过後者的可能性大些,因为我不只窝在妈的怀里,而根本就上下其手,乱摸一通。如果是前者的话,妈就错了,因为每次摸的时候我都会勃起,都会很兴奋,每次摸完就会到浴室打枪。

  就在妈的纵容之下,我越来越大胆了,慢慢的开始敢把手伸到衣服里面了。刚开始是手伸到衣服里隔着胸罩摸妈的胸部,或伸到裙子里隔着内裤摸妈的下体。不过我都是用试探的方式试探妈的容忍度,所以一开始都不会太过份。所以我并不是直接把手伸到妈的衣服里面摸妈的胸部,而是从肚子开始,如果妈没反应,就再往上。

  第一次把手伸进去的时候妈就马上把我的手拨开,并且轻声责备说不要乱来。但我从不把这种责备放在心上,只是不会再得寸进尺就是了。然後下次有机会再试看看。

  不过家里只剩我和妈的机会不多,差不多一年之後才开始伸手进妈的裙子摸妈下体。刚开始只敢摸妈的大腿,而且第一次伸手进妈的裙子时还被妈敲一下头,警告我不要乱来。当然我不会这样就放弃,等下次有机会时在试看看。

  不了解妈为什麽那麽纵容我,而且我知道只要不太过份,太急进,其实就算第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妈总是会让步的。这时妈应该不会再当我是小孩子吧,都快升国中了,连腿上都开始长腿毛了。

  国小六年级国一的暑假的进展最快,因为姐跟妹都在外婆家。白天家里只有我跟我妈,还有一些讨厌的邻居。当然这些邻居三不五时就拿他们自家做的馒头包子来我家的时候是不会讨厌的,不过大部份时间他们是到我家串门子。每次来都可以待上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我妈就边剪线头边跟他们聊。我当然要帮忙剪线头,成为理所当然的听众。然後东家长西家短,材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每天就尽聊这些。

  因为家里只有我跟妈,所以跟妈独处的机会很多。我最喜欢每天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我总会到妈的房间跟妈一起睡。每次睡午觉我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时候妈就躺在床上任我摸。她也不会管我在干嘛,反正她睡她的。不过妈通常是让我摸过瘾了才睡就是了。

  到後来胆子越来越大了,索性把妈的衣服脱掉。刚开始妈不太愿意,当我解扣子时妈总是把我的手推开,不过我还是继续解。几次之後妈也不理我了,就让我解她上衣的扣子。解完扣子把衣服摊开来看到的是妈裸露的上半身,当然还有胸罩。我隔着胸罩摸了一阵子後觉得很不过瘾,於是把手硬伸进胸罩内。

  这时妈还是没反应,只是闭着眼睛躺着。我心想再过份反正妈顶多就是责备一下而已,於是心一狠,把妈胸罩的肩带拉了下来,再把罩杯移开,於是妈整个乳房全露出来了。这时妈还是没反应,我想妈是默许了。我轻轻抚摸着妈的乳房,同时一只手也开始往下移动。慢慢的移到了妈的小腹了,妈还是没反应,我觉得很意外,但也没想理会。我心想既然如此,把妈脱光吧。於是就把妈的裙子从裙摆慢慢拉上来,直拉到整个翻上来。一不做二不修,再把妈的内裤整个拉下来,拉到小腿。这时妈突然睁开眼睛,我吓了一跳,心想妈生气了,可能要发飙了。可是妈就只是张着眼睛看着我,也没说话,脸上也没什麽表情。结果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怎麽办。要继续脱怕妈真的生气了,打退堂鼓又觉得不甘心。

  就这样两人乾瞪眼好几分钟,或者更久我也不知道,反正还不知道该怎麽办就这样杵着。然後妈又把眼睛闭上,我不知道为什麽,但觉得妈好像不像在生气。於是就继续我得动作,我把妈小腿上的内裤整个脱下来,这时妈的腰部以下全都裸露了。白白细细的皮肤,阴毛很浓密。

  我伸手摸了一下妈的大腿,妈震了一下。我继续往上往内摸,摸妈的大腿内侧,一直摸到妈大腿根处。这时我的手已经在妈的阴部了,我的心跳得好快,又是兴奋,又怕妈突然生气发飙。

  我也不知道妈的容忍度到什麽程度,不过我想把妈身上剩下的衣物全部脱掉。裙子是松紧带的,很容易脱。但胸罩就不知怎麽脱了,我拉来扯去的就是脱不下来。既然脱不下来也不乾脆不脱了。这时候我好兴奋,阴茎完全勃起了。

  我连自己的衣服也脱光,然後就压在妈的身上。我觉得温温软软的,好舒服。我紧紧的抱着妈,把头放在妈的肩膀。这时妈又睁开眼了,而且这次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很讶异的样子,然後随即就把我推离她的身体。我侧卧在妈的旁边,有点紧张,心想妈大概生气了。

  妈躺着侧着头注视我,我被妈看得有点心虚,不知道妈接下来会怎样发飙。但妈却慢慢的把目光往下移,我发觉妈是在看我的下体。这时紧张归紧张,阴茎还是硬梆梆的翘着。然後妈开口说话了,妈说我的鸡鸡从什麽时候开始会变大的,我说从小学六年级就会了。妈注视着我说没想到我长那麽大了。我不知道妈是说我长大了,还是指我的阴茎。

  妈又注视着我,问我知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我潜意识觉得妈是问我有关男女性方面的事,於是我把我知道的跟妈讲,连在班上看A书都跟妈讲。妈还问我A书都在写些什麽,我也就把A书的剧情大略的跟妈讲了。

  结果我跟妈两人就这样裸着身体谈了十几分钟。然後妈突然问了一句说刚刚我把她的衣服和我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我是想做什麽。结果我脱口而出说我想跟妈做爱。妈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又问为什麽会有这种念头。我就把我晚上打枪幻想跟妈做爱的事说给妈听。妈又问我从什麽时候学会自慰的,我说国小六年级。

  接下来忘了又谈些什麽,只记得妈笑一笑闭上眼睛,然後我很兴奋的翻身压到妈身上抱着妈,阴茎压在妈得阴阜上,我下身一直上下顶着,没多久就射精了。

  射完精我还是抱着妈,不过妈好像知道我射精了,就把我推下去。我低头一看,我跟妈的小腹都是精液。妈说她要去洗澡,拿着她的衣服就出去了。我则躺在床上,因为刚射完精有点想睡。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又进来,衣服都穿在身上了。妈把我摇醒叫我去洗澡,洗完再睡。我很想睡,不过还是去洗了,因为小腹黏黏的也不大舒服。洗完穿好衣服回妈的房间,妈还没睡着,妈叫我赶快睡觉,下午还有线头要剪。

  就这样与妈发生了第一次的亲蜜关系,虽然不是真正做爱,不过感觉跟妈变得很亲近,肉体上的亲近。而且之後妈对我的容忍度又提高了很多。

  总字节数:

本楼字节数:13739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