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雨落南洋】【作者:不详】【完】
1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8-1 21:02 编辑

  “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泰戈尔一片早已远去的情思,一份永远难释的眷恋。那是一场注满诗情的风花雪月,但是,我的心却总是那么的真切。

  北京又下雪了,在这万籁静寂的夜晚,望着窗外被白雪覆盖的街道,那遗留在南洋的记忆牵引着我的目光,在那些已经有些模糊的痕迹上轻轻掠过。心底的涟漪,此刻,就如同那雪原上的风,曾经吹起细碎的的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一个寂静的晚上。

  收拾起思绪的触角,塞进心底最冰冷的角落。在旖旎的灯光下,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

  我捧着这些在南洋的照片,那椰风海韵,那阳光沙滩,好象又浮现在眼前。似能闻到那幽幽的芳香,依稀看到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我突然发现南洋的雨是那么冷峻,那么清苦。但又是那么的美。

  美的令人心醉,美的令人心碎,美的令人绝望……(一)新的世纪之初,似乎一切都沾染着喧嚣和浮躁。在新加坡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觉得沉闷起来,有人说这里是个地域上的绿岛,文化上的沙漠。没有春花秋月,没有夏风冬雪。终年都是热季,那郁闷的天气,时常让人感觉就快要窒息。

  一天,当我正在电脑前埋头编写一个复杂的程序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Hello ,Lin Zi Hao speaking !”我抓起电话接听。

  “行啊,哥们儿。”一听那贫味儿,我就知道那是从北京来的李军。

  “又怎么了?”我说。

  “你也成新加坡的地主了,买房子了。”

  “咳,这有什么,说吧,有什么事儿,我正忙着呢!”

  “想给你介绍两个中国小姐。”

  “得,哥们儿如今成就的是事业,远离女色。”

  “我没有教唆你去追求女色,我是想给你找两房客。既能增加收入,又能帮你解闷儿。

  何乐而不为呢?”

  “得,你可别告诉我他们都是些风尘女子?夜总会里多的是。”

  “哎,你想哪儿去了,人家都是受过教育的大家闺秀,是在中央医院做护士的。”

  “是吗?那倒不妨看看。”

  放下电话,端起办公桌上的咖啡,狠狠地喝了一口,然后静静地望着窗外这座熟悉的城市。世界上所有城市均流露出繁华与颓败并存的气息。这里也一样。

  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近三年了,所以对这里非常的熟悉,熟悉到只要闻着空气里的味道就能够辨别出具体的位置。

  下班后,下起了微雨。走出写字楼,凝望雨丝纷纷落在适才还是滚热的马路上,薄凉水丝尚未掉落柏油表面就已蒸发。天空一迳闷炽的红,整条大街迷涨着一种动物交尾分泌醚味似的氤氲水气。一群黑色的鸟群从头顶飞窜而过,有一种连空气分子都饱涨着酣饮了雨水般的闷湿感觉。整个城市恒久的置身于夏热中。

  跟李军约好在商业区的一家酒吧见面。迈进“爱俪丝”酒吧宽敞明亮的大厅,在金碧辉煌的吊灯下,一排排整洁的桌椅以及典雅的装璜,处处流露出传统英式酒吧的遗风。顺着精致的红木楼梯拾级而上,里面光影交逐,空气中溢逸着佳酿的醇香与咖啡的浓香,交织混合,心也随之荡漾,忘记了外面世界的存在。

  我来得太早了,一人在靠玻璃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望着窗外,珊顿大道陷入一片寂静。

  雨似乎稍大了起来。我喜欢这种优雅的雨,朦朦胧胧的,如丝如缕,如梦似幻,随风斜飘着。

  一帘雨氲遮住一片天地,有意而无意,飘忽而婉约,仿佛带起一帘幽幽梦意。看似清晰却又模糊,明明晦涩却又透明。雨珠从窗子的玻璃上滑落,顿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哀,一种宿命的无奈。雨,可能也有满腹的幽怨吧。一时顾影自怜,心内黯然。

  “你好,林先生。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声音娇柔甜润。我扭头寻去,是酒吧的老板娘琳达小姐,她穿一件黑色无袖低胸紧身晚装,笑容灿烂地向我走来。

  “喔,你好,琳达。”我赶忙回答。

  琳达前身下倾,伸出胳膊与我握手。这是个精致的女人,两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挺立在胸前的一对巍巍颤颤的乳峰,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从低开的领口望去,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让我心跳口渴。

  “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琳达大方热情,干练洒脱。

  “不,朋友一会儿就到。”

  “哦,那你先坐着,我去招呼别的客人。”

  “好,你忙。”

  琳达刚刚离开,李军气喘吁吁地到了。

  “他娘的下雨堵车,愣他妈的耗了一个多小时。”李军看着手表,骂骂咧咧的。

  “没关系啦,有什么好着急的。”我也学会了新加坡的那种华语腔调。

  李军那落寞的样子,很懒散。说起话来很冷,有时还会发脾气。莫名的伤感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我几乎已经要讨厌他了。

  “怎么,我给你提的事儿,没问题吧?”

  “真是良家?”

  “咳,咱们哥们儿,我能骗你吗?”

  我掏出香烟,先递给他一根,我正要拿出打火机,李军就自己就着台子上的蜡烛点着了。

  “告诉你吧,”李军狠狠地吸了一口,“我要走了,这他妈鬼地方,不是咱呆的地儿。”

  李军一脸的沮丧。

  “怎么会事儿?怎么说走就走啊?”我是一脸的疑惑。

  “工作准证被移民局拒签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他娘的人一辈子,不是所谓求生就是问死,谁丫也根本控制不了,也不是玩什么天人合一,人家GOD 根本不带咱玩,更不是女人与金钱,得到了也就是这么回事,操起来还不够累的。”在烛光的映照下,李军的脸庞显得更加扭曲了。

  这时,侍应生端上了啤酒和酒杯,并在酒杯里为我们斟满了酒。

  “来,喝酒。”我端起酒杯向李军扬了一下。

  “子昊,我不像你啊,”李军大喝了一口,“你是精英,你是他们所需要的人才。”

  “行了,你别挤兑我了。什么精英不精英。不就是上班干活呗!”

  “我真的是羡慕你啊,你看你挺拔俊秀,气宇轩昂,”李军把酒杯放在台子上,伸手在我的衣服袖口上捻了捻,继续说:“你看,一件普通的白衬衣都被你穿得整洁儒雅,一股世家子弟般的优雅清淡。”

  “哈哈……”我大笑了起来,“看你说的。”

  他亦笑,眉宇间隐约有赞赏之意。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门口进进出出很多人。大家忙碌着。为忧愁,为快乐,忙碌着。我开始注意到,夜已经来临,那占据整面墙的大屏不知在放着什么MTV,在一颗颗红色漂浮不定变幻莫测的心形图案里,一朵朵的烟花在绽开它们的绚丽之后,消失在空洞的黑暗里,然后是长久的沉寂。像极了在深深爱过之后因绝望而枯萎的心。这时,我的眼睛因为兴奋而厌倦。

  城市的夜晚,落寞而悲凉。

  就这样,在李军的介绍下,我便接受了两个房客。于是,我那三房一厅的新居,一间是我的卧室,一间是我放电脑的书房,还有一间租给了从中国来的护士小姐王丽和陈静。

  她们两个算不上特别漂亮的大美女,但是却个个眼眉清秀,皮肤白嫩细腻,显得清纯,优雅,有一种女大学生的高贵气质。陈静的双腿修长,身材苗条标致。王丽有一对显得格外丰腴的乳房,我想最起码是36D.不是开玩笑,她那对上下抖动的乳房,我不相信任何正常男人看到她经过会不心里发痒。

  一开始的时候,她们都很保守,总是包的严严的。甚至她们洗过的内裤都从来就没见她们晾过。我都纳闷儿她们是如何晾干的?经过与我相处了两个月后,她们才开始变得随便了些,而且认为我是个正人君子,没什么危险。她们告诉我说:“你跟别的新加坡男人不一样……”

  其实,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样的。男人想得到全部的女人,而女人想得到男人的全部。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