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赌船艳遇
1 本港附近的公海上,有一艘特别的豪华游轮在海面上浮留。曾经上过船的,就会知道那是一艘大规模的赌船。但是只有在那里赢过一大笔钱的豪客,才会知道在船上的暗舱里还隐藏着无限的春光。可以令运气好的男人得到世上罕有的肉欲享受。我就是其中的幸运者之一,不过我并不敢将那儿的秘密透露于传媒。只能将那段难忘的美妙经历悄悄写下,以作自娱,以慰平生。

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因为去澳门探朋友,就顺便到葡京玩玩,结果手风还算顺利,回程的船上,我因为刚才在赌场有小小斩获,心情特别轻爽。一个人在船上的酒吧独酌时,也不由自主地面露笑容。

正在沾沾自喜当儿,有一位妙龄女子向我走过来。指着对面的座位礼貌地向我问了声︰「先生,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坐一坐呢?」

我想都没想,就欣然地点头道︰「随便坐好了,不要客气。」

那位小姐道了声「多谢」,随即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眼睛稍微扫过周围,发现其实附近许多座位都空着。正觉得纳闷时,那位小姐已经梨涡浅笑地望着我说道︰「我姓姚,不知先生怎怎么称呼?」

我随口答道︰「敝姓童,童心未抿的童,姚小姐多多指教。」

姚小姐笑道︰「指教就不敢了,童先生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我爽快答她道︰「当然可以啦!姚小姐需要什么尽管叫吧!难得与姚小姐相请不如偶遇,这次一定是我请的了。」

姚小姐双目闪过喜悦的秋波,却是只向侍者要了一杯啤酒。姚小姐才喝下半杯,已经面泛桃花。她本来就生得白净而且娇嫩,这时更加美艳动人。她皓齿轻启,满脸笑容地望着我说道︰「童先生满面春风,一定是一位大赢家了。」

我笑道︰「大赢家我就不敢当了,不过我的运气还算不错,每次进赌场玩时都没有怎么损手,有时还可以赢一点哩!」

姚小姐眉飞色舞地说道︰「这就太好了,我就是正在寻找像你这样的幸运儿。不知你乐意听我的介绍吗?我可以提供一个神秘地胜地,如果你运气好。一定可以得到一生难得一次的特别享受的。」

我似懂非懂地发问︰「照你这样讲,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是什么享受呢?」

姚小姐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我。我接过卡片一看,上面只印着「姚小惠」三个中文字和一个流动无线电话的号码。

姚小姐又向我解释道︰「你回到香港之后,带备五万圆以上的港币在尖东一带,就可以打这个电话,说是小惠介绍的,同时要如实地报上身份证号码,就可能会有人和你约定时间和地点,接你到达一个秘密的赌场。如果你幸运地赢到十万圆,你将有意想不到的奇遇。不过这种奇遇每人只能有一次。就算你输光了,也会有人送你回香港。因为到达赌场时,就会首先收取基本费用的。曾经输过的,还有机会再尝试,直到赢为止。但是如果你是大赢家,可就只能有这次的机会了。因为我们的集团有电脑记录。如果再次尝试,一定被拒之门外的。」

我小心地将卡片收好,这时小惠忽然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说︰「预祝童先生好运,到时可以在那神秘的地方再见。那时候,你如果运气好,就将会是我的主人哩!那时呀,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的。」

姚小姐说完便欣 一笑,随即起身,像美丽的花蝴蝶般飘然而去了。

我回到卧舱,躺在床上回味刚才姚小姐临别的几句话。我猜想那个神秘的地方一定是一个活色生香的销金窝。我心里拿定了主意,一于去巾巾运气。

到着香港后,我的脑海里更是不时浮现着姚小姐美妙的身段和临别时动人的一笑。所以第二天上午,我就已经致电给姚小姐卡片上的电话号码。果然应约在帝国中心附近上了一架从里面遮住了窗口的小型巴士。那时我虽然觉得有些冒险,却也很刺激。我不知车子向那儿驶去,也不去计算它走了多久。但是我感觉到车子开上了一艘渡轮。我和车上的另外几个人下车后,便有一位小姐带着进了客舱。那里边已经有几十个男人等着了。我望了望人群,里边并没有熟人。过了一会儿,陆续再有人来。渡轮也起航了,客舱里也望不到外边。后来渡轮停了下来,大家走到甲板上,周围的海面无边无际。渡轮舶在一艘豪华的游轮旁边。同来的一行人纷纷登上游轮。好多位年轻貌美的小姐把我们迎进船上宽敞的餐厅,那一餐是丰富的自助餐,大家都赞不绝口。

餐后一会儿,那几位小姐又过来把我们带到第二层,也就是赌场大厅。其中有一位黑衣少女宣布道︰「大家可以开始玩了,暂时不玩的也可以到三层的酒吧和客房休息。

我仔细地注意着每一个少女,可惜她们之中并没有姚小姐。于是登上三层的酒吧,结果也是遍寻不获。我若有所失地返回二楼的赌场。这里赌钱并不需要换筹码,而是直接用港币下注。而且好像一切赌博方式都只不过是赌客之间互相输赢,赌场方面只不过是收取服务费用而已。

我心想,既然来巾运气,还是不如速战速决吧!于是我将交完一切服务费之后的余款,全数交给负责赌大小那张台的穿黄衣的小姐,并向她表示愿意做庄家。黄衣小姐将钱放入她面前的收银机,机器就开始自动点数了。过了一会儿,上面显示出五位数字。黄衣小姐微笑地问我数目对不对,我也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闲家们开始下注了。

随着赌局的进行,我那个数目字时升时跌,十分 险。可是大约两个钟头之后,忽然机器上彩灯亮起。原来那数字突然上升到六位数。黄衣小姐把钱取出来交给我,叫我功成身退了。我抽出两张金牛打赏她,但是她说这里的制度不准收取贴士。我正向她道谢时,突然有人拉了拉我的手。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穿绿色衣服的小姐。她笑容满面地叫我跟她走。我随着她走到下一层的一个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绿衣小姐道︰「童先生来这里之前大概也听过姚小姐讲了神秘乐园的事吧,阁下目前已经是幸运儿了,不知有没有意思不惜代价享受一下进入神秘乐园的唯一机会。」

我点了点头道︰「非常愿意。」

绿衣小姐道︰「那很好,欢迎童先生光临『奇梦乡』,请跟我来吧!」

绿衣小姐在她所坐的沙发扶手边上按了按,我们所坐的地方竟缓缓地降下去了。绿衣小姐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走过一个拱门进入另一间房,那里有一部机器。绿衣小姐在上面按了一下,一个小门就打开了。她又教我把身上所有的钱放进小门里,然后再按另一个按钮,小门就慢慢关上。等了一会儿,小门又打开了,钱就不见了,里面有了一条心型链坠的项链。

绿衣小姐指着链坠上有一个像电子手表的表面一样的显示屏说︰「这就是你刚才放进机器里面那些钱的数目。」

我看了看,果然是那个数。

绿衣小姐又指着心型链坠上的尖端说︰「这里有一个电脑的读入感应头,也叫做电子扫瞄器。当你进入『奇梦乡』之后,那里有许多少女。她们身上都有一个电脑标签,如果你要亲近她们,就要在她们的标签上划划,好让她们可以向公司计数。还有,里面的一些设备,也是利用这个来计算收费的。」

我问︰「这里的收费是怎样的,我的钱会不会不够?」

她笑道︰「你放心吧!三天之内,你怎么样也用不完你的钱。况且你的余数随时可以在链坠上读出来。」

绿衣小姐亲手帮我把项链戴上,接着便打开一扇暗门,叫我自己进去。

我刚走了没几步,后面的暗门已经关上。我沿着柔和灯光的通道走到尽头。只见那里有一块用中英文字雕刻的金属告示版。我依照上面的指示,将那电子扫瞄器的尖端对准了墙上的一个光点,那颗心上面的数字显示跳了一下。立刻又有一个暗门打开,里面有两位身穿白色浴袍的少女微笑迎上来。我一眼望见她们胸前的标签,便用那个电子扫描器在那里划了划。我听到「毕」地响了一声,数字显示也跳了跳。

两位白衣少女亲热地拥着我走向一个挂着门帘的房间,原来那是一间用来洗头的地方。白衣少女熟练地帮我洗干净了头发,又带我到隔壁的房间。那是一间好大的浴室。中间有一个腰果型的大浴池,浴池中有两男四女在嘻戏玩水,四周围是一个个垂直排列的衣柜。一进到里边,两位白衣少女就主动地为我脱下衣服鞋袜。放进其中的一个衣柜里挂好,跟着她们也把身上唯一遮体的浴袍脱下。两副晶莹的少女胴体即时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我见到她们都同属于娇小玲珑型的,不过一个留长发,一个剪短发。长发少女鹅蛋脸,身材比较修长。短发少女脸儿似满月,白里透红的肉体既丰满又凹凸分明。

两位少女同时移步到我的身旁,用她们的乳房巾触我的手臂。我便舒开一双手臂把她们搂住,还把手掌伸到她们的奶子上抚摸。我的手心感觉到左边的短发少女的乳房比较大而柔软,右边的长发少女的奶子就小了一点但很结实。我又伸手去抚摸她们的小腹下面的三角地带。她们的耻部都很饱满,长发少女只有少许细柔稀疏的耻毛。短发少女却是雪白无毛的光板子。她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笑道︰「那么大,是不是要小便了?」

我向她们点了点头,长发少女笑道︰「我们陪你去吧!」

两位少女拥着我走向坐厕,长发少女微笑地用手捉住我底下那根已经硬梆梆的肉棍儿扶向厕盆说道︰「童先生,可以了。」

可是我反而不习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便,所以许久都出不来。后来还是叫她放开了手,才算完事了。之后两位少女拉着我坐在厕盆上,然后拿了许多肥皂液涂满她们和我的身体上。跟着就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面用她们的肉体和我的身体摩擦。前面的是短发的少女,她那对温软的乳房擦得我的胸部舒服极了。我双手把她的腰部向我搂过来,她知情识趣地把我的肉棍儿纳入她的小肉洞里。因为有肥皂泡的润滑,我插入她肉体时显得十分顺利。抽送起来也很流畅。

玩了一会儿,换了长发的少女在我前面,我觉得她洞眼比刚才那位还要紧窄。她将我抱得很紧,两个奶子贴实着我的胸肌。小肉洞一松一紧地吮吸着我的下体。再加上后面让短发少女胸前的两堆软肉按摩着背脊,如果不是要去冲水了,我几乎忍不住要在这位少女的肉体内喷泄了。

冲去身上的肥皂泡之后,两位少女又拉着我进入浴池。浴池里的水暖暖的,而且带着一种沁人心肺的芳香。两位少女乖乖地任我摸摸捏捏,我忍不住又把肉棍儿塞进短发少女底下的肉洞里抽动。过了一会儿则转为插进长发少女的肉缝。我玩的正欢,长发少女笑道︰「童先生,这里还有好多女孩子任你玩个哩!还是赶快动身吧。」

我把肉棍儿使劲在她的肉洞挺了一下笑道︰「我不是在动身吗?」

短发少女也忍不住笑道︰「童先生真会开玩笑。不过你应当先保存实力去应付『奇梦乡』里众多的女孩子才对,因为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呀!」

「还有见面的机会?」我不解地问道。

「是呀!在你离开这里之前,我们还会再服侍你入浴,那时你就不怕放尽来玩我们了,我们姐妹俩可要把你吸干才放你走哩!」长发少女说着,用力地把我插在她肉洞里的肉棍儿夹了几下。

笑闹了一会儿,我们一齐走出浴池。少女们拿了一件浴袍让我披上,又帮我戴上那个电子扫瞄器。自己也披上白色浴袍,然后送我走出浴室,向着一个挂着枣红色丝绒布帘的大圆拱门走去。

白衣少女掀开布帘,把我推进门里。我定神一看,对面有一座告示牌,里边还有一个挂着布帘的门口。我走近那座告示仔细阅读,上面主要是介绍那个门口里面的精采玩意儿。原来里头是表演厅,客人可以在这里欣赏各种各样的性爱姿势的表演,还可以随时跟正在表演的少女们做爱。我掀开布帘走进去,原来里面是一个直径十公尺左右圆型的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个圆型的舞台,上面铺着厚厚的软垫。有三对男女正在上面翻云覆雨。大厅的周围有着六个挂着珠帘的门口。我且不去理会大厅中间那些玩得正欢的男女,只向着那一个个挂着珠帘的门口一路巡过去。

我从第一个门口望进去,只见到房间里是清一色粉红色的布置。圆形的房间中间安放着一张圆床。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子平躺在圆床上面,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伏在床上低着头吮吸他的下体。少女的臀部高高地昂起着,让另一个男子从她后面插入一条粗硬的肉棍儿,频频地抽送着。

我继续走向下一个门口,只见里面的摆设和刚才的一模一样,不过所有的颜色都是浅蓝色的。有三男一女在圆床上玩成一堆。那位少女可真了不起,她下体的两个肉洞分别插着两个男人的肉棍儿,嘴里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棍儿在那里吞吞吐吐。

行到第三个房间门口,那里边却是浅绿色的布置。圆床上只有一男一女,女的赤裸着一身白肉依在男的怀里。那男人看来并非「奇梦乡」的客人,一见到我就招手示意我进去。我果然也好奇地走进去了。我一进门,那少女立刻坐起身,招呼我走近床边。跟着轻舒藕臂,为我脱下浴袍。我眼尖看见她挂在墙上的浅绿色衣服上的标签,便上前用电子扫瞄器在那儿划了划,然后坐在床沿。那少女挨近我身边,把头枕着我的大腿上望着我甜蜜地笑了笑。然后又侧过去把我的肉棍儿含到嘴里吮吸。我也老不客气,伸手就去捏弄她的乳房。她的乳房雪白中透出粉红。虽然不算很巨大,可结实而富有弹性,也是一种好玩的奶儿。这时圆床上的另一个男子也在抚摸着少女的大腿和私处。玩了一会儿,少女吐出我的肉棍儿笑问︰「童先生,我叫做绿萍,你的肉棍儿好劲哟!我下面已经痒痒的啦!你插进去捣弄几下好不好呢? 」

于是我爬上床,准备趴到她身上。可是那少女吩咐我不必操劳,一切由她来活动就可以了。所以我便静静地躺着,由她跨到我身上套弄。玩了一会儿,绿萍的肉洞里液汁津津,无力地伏在我身上。这时另一个男子就绕到她后面,把条肉棍儿从她后面的肉洞口挤进去。这时候我侵入少女体内的肉棍儿也明显的感觉到有一样东西缓缓逼进。这时绿萍已经停止了活动,可是少年就不停地在她肉体里深入浅出。

我一边玩摸着绿萍的奶子,一边体会着少年的下体隔着绿萍的肌肉和我摩擦的新鲜玩意儿。一阵阵舒服和快感袭击着我的中枢神经,我放松自己,使那种感觉维持了一会儿,终于冲动地在绿萍的身体里喷射了。绿萍让我的下体在她里面留了一会儿,等那个少年从她后面抽出来,才用卫生纸捂住私处慢慢脱离了我的身体。躺到我身边休息了片刻,就陪我一起走到里边的浴室里。那绿萍为我洗过了下体,也用一支像男人那话儿似的特制的东西插入底下地肉洞里灌洗一番。又替我抹身后,就双双走出来了。我继续向相邻的房间走去。隔着黄色的珠帘,可以见到里面的陈设是淡黄色的。中央的圆床上躺着一个巨人一般的女子,我看不出她有多高,但是她那粗壮的大腿手臂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她的肉体上骑着三个男人,一个在进攻她的私处,一个把下体插进她的嘴里。而她则用双手挤着一对大乳房把另一个男人的肉棍儿包在乳沟里。我好奇地走进里边观赏,只见那女子虽然像一匹高头大马。样子却长得很不错。尤其是她的皮肤,白里透红且非常细腻。那女子嘴里虽然让男人的东西塞住,一对俏眼却频频向我递过娇媚的眼色。

我走了进去,将电子扫瞄器在她挂在墙上的黄色衣服的标签上划了划。之后走近正被几个男人同时享用的肉体。我先是注意到她被其中一个男人高高举起的一对脚。她的脚虽不是一般女人的玲珑小脚,但是她的脚型非常美。我上前去玩摸着她的一对肉脚,觉得她的肌肤滑美可爱。我促狭地用手指头搔了搔她的脚板底,搞得她怕痒地缩拢了整齐的脚趾。我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摸过去,这位大姑娘的大腿肉白雪雪的细嫩极了。我看到她正插着一根肉棍儿的私处也在黑油油的阴毛衬托之下更是肥白红润,令男人见了就想把那硬东西插进去。不过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和她玩得正欢,我也不便打扰。所以我只是再摸摸她的一对庞大的乳房,就走出了淡黄色的洞房了。

我继续走到最后一个房间门口。透过浅紫色的珠帘,我见到有一个身穿浅紫色睡衣的小姑娘独坐在床沿。我好奇地拨开珠帘闯进去,紫衣小姑娘立即笑容满脸地迎过来。我掏出电子扫瞄器在她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睡衣划了一下,紫衣小姑娘也柔顺地投入我的怀中。我抱起她轻盈的娇躯,走到紫色的床边坐了下来。紫衣小姑娘从我的怀抱里跳下地,先把她自己所穿的睡衣宽下,再把我身上的浴袍脱去。然后就把她娇小玲珑的肉体一丝不挂地投入我的怀抱里。

我仔细地欣赏着怀中的小娇娃,只见她的高度只有四尺左右。圆圆的脸蛋满带着甜蜜的笑容。匀称的身材,细嫩的肌肤更使人看了心里舒服。我轻声问她叫什么名字。她笑道︰「你就叫我紫燕好了。」

大概因为紫燕人长得娇小甜蜜,所以特别逗人疼爱。我在她吹弹得破的香腮亲了一下,然后开始用手抚摸她的娇躯。紫燕的个子虽然小巧,可是她趐胸上的一对奶子却不小,捏在我手里温软滑美又富有弹性。我用手指头在她鲜红的乳尖上轻轻撩拨了几下。紫燕娇喘着说道︰「童先生弄得人家心里好痒,你再弄下去,我连底下都痒了。」

我细看了她的私处,那儿也是白白净净的一根毛都没有。两片白肉夹着一条鲜红的肉缝。我用手指轻轻拨开,只见里边那小小肉洞儿已经渗出一股半透明的爱液。我把手指头伸进她的肉洞里,那里是温软而狭小。紫燕肉紧地夹紧了两条嫩白的粉腿。我又用指头轻轻地去揉着她肉缝里那颗小肉粒。紫燕一面抖动着身子,一面也伸出小手握住我已经硬起的肉棍儿。颤声地说道︰「童先生,人家被你引得心都开花了,还不快点把你的东西弄进来。」

可是这时我并不着急。因为紫燕实在生得娇小可爱,我要把她小巧玲珑的肉体慢慢玩赏。我把紫燕平放在床上,先把她的细白小脚捧在怀里摸捏玩弄。紫燕的小白脚只有四寸左右,整齐的脚趾宛若一颗颗珍珠。柔若无骨的脚丫,浑圆多肉的脚后跟。样样都是那么引人入性。我忍不住把紫燕的小脚捧到面前美美一吻。

我继续沿着紫燕的小腿向大腿摸去,紫燕的一双玉腿也是非常细嫩洁白。我细查看过了,紫燕的粉腿上找不到任何疤痕或暇疵。当我摸到她私处时,紫燕赶紧伸过手儿捂住。我姑且不再难为她了,只把她的手儿捉住把玩。紫燕的一双小白手也很逗任喜欢。

紫燕挣脱了被我捉住的手儿,握住我那硬硬的肉棍儿,然后俯下来,轻启朱唇,把我的肉棍儿整条含入她的樱桃小嘴里吮吸。我觉得蛮舒服地,便由得她吮了一会儿。这下子可轮到我沉不住气了,我要紫燕躺在床沿,将双腿高高举起。紫燕一一听话照做。

我捉住紫燕一对玲珑小脚,让底下那根粗硬的肉棍儿直向着她那迷人的小肉洞凑过去。紫燕慌忙用小手儿接住带向她的肉洞口。我用力顶了一顶,紫燕禁不住叫了一声,我那条肉棒已经钻入她光洁无毛的小肉洞里。

紫燕那紧窄的肉洞吃力地容纳着我对她的入侵,但是她的俏脸上却始终扮着笑脸对着我。我抽送了一会儿,紫燕那里也分泌出大量液汁来滋润我和她肉与肉之间的摩擦。紫燕也舒服地呻叫着,像似欲仙欲死的样子。我虽然刚刚在绿衣少女那边射过一次,可是因为紫燕那里实在太窄小了,活像一张小嘴在吮吸我。令我快活至极点,终于又在紫燕的肉体里发泄了第二次。事后,紫燕伴我入浴,殷勤地为我翻洗了下体。披上衣服双双走出浴室时,恰好又有男宾进入。紫燕只好上去应酬,那位男宾看来也喜欢紫燕的模样。一下子把紫燕剥得精赤溜光,按在床上。不由分说,就把他的肉棍儿刺入紫燕的私处。紫燕看来是驯练有素,倒也应付自如,一面笑脸奉迎。一面淫声浪叫。

我躺到床上稍作歇息,欣赏紫燕和那位男仕交欢作乐。那男子倒是很会玩花式的,一会儿要紫燕双脚垂下躺到床沿,然后骑到她的大腿插入抽送。一会儿又要紫燕伏在床上,昂起臀部让她从后面插入。紫燕也使尽浑身解数,有时粉腿高抬,任君出入。有时骑到那男人身上,主动套弄。玩到最后,那男子竞将下体插入紫燕的后门里头抽弄,直到射入那里,才一起进浴室去了。

我也起身走到外面,这时圆厅的中间可热闹了,三个表演女郎被一大群男宾围住取乐,每一个女人至少要承受四个以上的男人摸捏玩弄。她们身上有洞的地方都让男人的肉棍儿填满了,只剩下耳朵和鼻子。

我不想再加入混战了。我见到刚才进来的门口侧面有一座楼梯,便顺着楼梯走到下一层了。

穿过一个挂着珠帘的拱门,我进入一间三百尺大小的房间。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家俬摆设,奇妙的是四周的墙壁上竟然用铁链锁着八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年轻女子。我刚踏进门,就有一把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叫道︰「童先生,快来救救我!」

我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前天在船上介绍我来这里的姚小姐。我连忙走上前去问道︰「姚小姐,你这么会被人锁在这里,我要怎样救你呢?」

姚小姐叫我看墙上的告示,原来上面写着这里的游戏规纪︰大凡到这里的宾客,可以用电子扫瞄器解开女子们身体各部份的电锁。当某位女子自由之后,她在「奇梦乡」里,将属于解救着的性奴。她可以做导游,带男仕畅游「奇梦乡」。她的肉体也随时可供享用。

我见了大喜,可是却不立刻让姚小姐自由。因为这时全身都被锁住的姚小惠正好可以让我大肆手爪之欲而毫无反抗的余地。于是我逼进小惠跟前,把手伸入她白色的浴袍里探摸他的趐胸。这时我的手接触到的是两团丰富弹性的软肉,我一面愉快摸玩着小惠的乳房,一面观看着小惠那种一半娇羞一半享受的表情。我轻轻地拨弄小惠的乳尖。小惠终于忍不住出声求我快点为她开锁。这时已经陆续有宾客进入,而被锁住的黄衣少女和青衣少女也已经被解放而带着两位男仕从另一道门走出去了。不过我还是不想放开小惠,我继续把手伸到小惠的私处挖弄,直把小惠搞得底下的肉洞流出许多水来。

小惠扭动着身子婉转娇啼,不停的央求我不要再作弄她了。我这才将电子扫瞄器在墙上的亮着红灯的输入口一按,只见那里绿光一亮,锁着小惠的机关已经自动打开了。小惠喜悦地扑到我怀里,我也把她搂住爱怜地吻着她的俏脸。小惠把手伸进我衣服里面一把握住我的肉棍儿颤声道︰「童先生,我已经快十天没和男人亲近过了。刚才又被你搞得心都浪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你用这里帮帮我吧!」

我答道︰「好是好,不过怎么个帮法呢?」

小惠说道︰「明知故问,不要说废话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我放开小惠,然后随着她穿过一道拱门,进入一条通道。通道的两旁有好多个没有门的门口,每个门口都挂着珠帘。透过珠帘,可以看见许多房间里都有一些男男女女在床上做爱。只见他们摆出各种姿势,玩得很开心。我正看得有味,小惠已经把我拉进一个没人的房间里。一进房,小惠就替我脱去衣服,然后让我躺到床上。自己也把身上仅有的一件浴袍脱下,露出一身雪白娇嫩的肉体。小惠留着一头黑油油的披肩秀发,那美丽的脸蛋儿我早已熟悉,那温软的奶子和饱满私处也让我摸过了,可是完全彻底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可还是第一次呢!

未及我细细欣赏小惠的裸体,她已经爬到床上,弯下细腰,轻轻地把我底下的肉棍儿含入她的小嘴里吮吸起来。我那东西在小惠的小嘴里慢慢膨涨起来。小惠抬起头来,媚笑地望了我一眼。翻起娇躯竟然主动地骑到我身上,小手儿扶着我的肉棍儿缓缓挤入她底下的小肉洞里。接着就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因为我刚才已经射出过两次了,所以现在倒是持久不泄。任凭小惠的肉洞儿怎样套弄,我的肉棍儿还是金枪不倒,硬梆梆地挺立着。后来小惠自己搞得爱液洋溢,自己的身子也软下来倒在我身旁。

我坐了起来,双手玩赏着小惠赤裸的肉体。小惠媚笑地着眼任我在她洁白细腻的肌肤上下其手。我摸遍了她的丰满乳房,细白肚皮和毛茸茸的私处。也摸遍了小惠嫩白的大腿和浑圆的小腿。还将小惠的一对白白嫩嫩的小脚儿端在怀里玩摩。后来我把小惠的两条粉腿分开,然后卧到她肉体上正面冲刺。这下子可把小惠奸得欲仙欲死。小惠终于受不住了,她用手抵着我的肚皮道︰「童先生,你实在太强了,我还是带你去玩其他的女孩子好吗?」

于是我从小惠的肉体上翻下来,小惠立即要爬起来。我拉着她的手说︰「歇会儿吧小惠,不用急呀!」

小惠道︰「我不累的,童先生,只要你暂时不把那东西插在我身体里,我就有力气的。」

小惠说着就下了床,拖着我进入浴室。小惠戴好了浴帽,我们一起浸入温暖的浴缸里。我笑道︰「小惠,你做爱时都好容易满足哦!」

小惠依在我怀里说道︰「是呀!我是属于快热型的,容易冲动,也容易满足。只要胸部或底下被男人触到,就会想做爱了。不过一被男人的肉棍儿插进去,可就很快地全身趐软了。那天从澳门回来的船上,如果你够胆色,把我搂着摸奶子,我就已经早让你插进肉体里了。」

我笑道︰「是吗?那我可算是失去一次亲近你的好机会了,下次我就一定不会错过了。」

小惠道︰「还想有下次吗?这里只能让你来一次,我也无非是一个你用钱买来的性奴,你不要错过的应该是这段宝贵时间,倘若下次真的有机会再见,我们犹是成为陌路人了!」

我抚摸着她白嫩的小手说道︰「无论如何,我是一生难忘和小惠你这一段如梦情缘了!」

小惠微笑着望着我说道︰「不要谈这些事儿了,正所谓只求曾经拥有,无需天长地 。我们还是珍惜光阴,好好享受这短暂的欢娱吧!」

又笑问︰「童先生,你进入「奇梦乡」后,已经玩过几个小姐了?」

我笑道︰「真正玩的有绿萍和紫燕,有过合体之缘的有刚进来时帮我冲凉那两位白衣少女和小惠你。」

小惠道︰「你都算懂得选择,那一个最好玩呢?」

我笑道︰「各有好处啦,叫我怎么品评呢?」

小惠笑道︰「紫燕够有趣了吧!是不是?」

我把小惠搂在怀中说道︰「是有趣,不过现在最好玩的还是小惠你了。」

「卖嘴乖。」小惠用指头在我的鼻尖一指说道︰「不过,由现在起到你离开「奇梦乡」,我都是你砧板上的肉。要煎要煮是由得你了,只是你吃得我,怕会对享用其他女孩子影响胃口哩!」

我把小惠的双腿分开跨坐在我的怀里,使得我的肉棍儿插入她的体内。然后又拽住她的奶子摸捏玩弄。小惠又闭起眼睛娇喘着。

我把身体向着小惠挺动,让肉棍儿在她的小肉洞里捣弄,玩了一会儿,小惠打了个冷颤,低声地说道︰「哎哟!我不行了,我又被你搞得全身都软了。你放过我吧,我带你去玩别的女孩子吧!」

这次我却不依她了,我仍然把肉棍儿一次又一次从她的肉洞中深入浅出,小惠只好央求我换个姿势来玩。我问她怎个玩法,小惠让我坐到浴缸上,接着用她的小嘴含着我的肉棍儿吮吸,还不时的用她的舌头卷弄我的头头儿。小惠的舌头功夫确实利害,我被她弄了一阵子,竟然一阵异样的快感袭来,未待出声,就射入她的小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