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沉沦
1
  (一)

  夜幕渐渐降临,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高洁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远大集团一案下周开庭,作为第一主控官的她这几个星期来忙于工作,常常早出晚归,和丈夫女儿聚少离多。

  此刻家门反锁,估计又是无人在家。多年来,高洁已习惯了这种家庭生活,丈夫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很多时候在外应酬,女儿平时留校,只在周六周日回家。一家三口经常分三个锅,各自为政。

  虽然这样,高洁还是很爱这个家,很爱丈夫和女儿,工作的繁忙只是让生活更充实,女儿也许受家庭的影响很早就变得很独立,学习成绩也很好。以前高洁会尽量安排双休日和丈夫女儿一起过,去登山,到郊外野炊,或开车到外地去度假……

  但高洁也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正是凭着这种干劲,她很快成长为通海市人民检察院优秀的检察官,在法庭上她以超凡的智慧和勇气维护法律的尊严,向一切邪恶宣战,在她身上闪烁着正义的光芒,正象她自己说的一样:很多人说我美,其实我只有一身正气……

  高洁进屋后打开灯,明亮的灯光让她感到了家中的温暧,不管在外边多么累多么苦,只要回到家她就感到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虽然此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放下肩上的包,脱下身上的制服,看来晚饭只有亲自动手了。突然她发现饭桌上放着一个公文包,“什么东西……”高洁走近一看,是个邮件,上面的收件人正是她自己,她想可能是今早邮局送来的,她中午没有回家,丈夫便把这东西放在显眼的位置好让她回来看到。

  她拿起来发觉还挺重的,“是什么东西……”她边想边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大叠复印的文字材料,她取出上面的一份来细看,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不……不可能……怎么会……”她变得有点慌乱,急忙拿起其它的来一一细看,“啊……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铃……”屋里的电话铃声大作,她象从梦里惊醒一样,急忙去接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高洁问道。

  “是高检察官吧!看过那份材料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把低沉的男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高洁急切地追问。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想以高检察官的专业水平应该不用怀疑材料的真实性了吧……”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快说,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否则我……我要报警了……”高洁强作镇静地说。

  “报警?不是吧,高检察官,你想把你老公送去坐牢啊……哈哈……”

  “……”高洁一时语塞。

  “听着,下周远大的案子你最好退出,还有,我们随时会联系你的……”

  “喂……喂喂……”高洁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已挂线了。

  多年以来,每逢有大案要案时收到这样那样的威胁恐吓已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高洁也顶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几年前她丈夫杜文瀚所在的公司鼎盛国际集团因为造假帐受到调查,杜文瀚作为财务总监和其它几名经理有重大嫌疑,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证据不是很充分,没有正式起诉,

  后来文瀚调离了鼎盛到现在的这家公司任职,虽然文瀚极力否认,但高洁始终感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想不到这件事在远大案开审前爆了出来。

  远大集团涉嫌走私洗黑钱,涉及的人物很多,省里已经批示,不管阻力多大一定要查出来,反贪局,纪委,海关,金融,公安……等部门全力切查,终于将幕后的大鱼钓了起来,

  作为公诉人的检察机关要把罪犯送上法庭,接爱法律的制裁,能不能把罪犯准确定罪,面对对方重金请来的大律师,作为第一主控官的能力至关重要,经过无数大案考验的高洁再一次接爱了组织交给的任务,但她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对方会祭出这个刹手锏,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根据对方提供的证据,文瀚和当时的公司高层共同全谋造假帐,虚造利润,骗取巨额公款,她知道为上千万的数字足以把任何一何人送上刑场。

  时间一天天过去。

  高洁在三天后再次接到了那名神秘人的电话,下午3点她向单位告了个假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来到北港路的鼎盛集团大厦,一路上她反复思考,如果只是要她不出庭,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她一定会答应,但她有种预感,对方不会如此简单。

  高洁坐电梯上到五楼,一名小姐上前礼貌地说:“小姐,请问您想找谁?”

  高洁四下望了望说:“我姓高,我要找卓董事长。”

  “呵,您是检察院的吧,董事长吩咐了,您可以直接进去,这边转左就是董事长的办公室。”

  “好的,谢谢你。”

  高洁走了十几米,来到一房间门口,上面写着董事长办公室,她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说道:“进来……”

  高洁推门进入,只见宽敞的办公室里装修华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肥胖的身子靠在大班椅上,

  “呵,……是高检察官吧,欢迎欢迎……”男人干笑着说,并没有站起来。

  “我是高洁,你就是那位给我寄材料的人?你到底想干什么?”高洁一脸严肃,不卑不亢地说。

  “呵呵,高检察官真是快人快语,好,那我就直说了,远大那边是我儿子办的,那件案子上面已经有人给你们领导打招呼了,高检察官只要答应不做主控上庭就行了,至于你先生的事嘛……”

  卓锦堂一双鼠眼在高洁成熟丰满的身体不老实地扫来扫去,高洁对这个男人第一眼就没有好感,微秃的头颅,堆满冗肉的肥脸,猥琐的眼光。她保持正直的姿态说:“如果我不上庭,你们要把那份材料的原件还给我,以后不再追究杜文瀚!”

  “啊啊……高检察官真是个贤内助,要是我有高检察官这样的老婆,真是死而无怨啊……”卓锦堂眼睛盯在高洁胸上,丰满的双峰把制服顶得高高隆起。

  “请你说话注意点,卓董事长!”高洁见对方出言不轨,不禁脸色一变道。

  “啊……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嘛,我也是实话实说啊,象高检察官这样出色的人物哪个男人不动心啊……哈哈……”

  “卓董事长,我们还是言归正题吧,那件事你到底要怎样解决?”高洁耐着性子道。

  见高洁着急,卓锦堂反而漫不经心的道:“不急不急,这件事好商量,文瀚当年也是为公司做过贡献的嘛,我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不过……”

  “高检察官明白这份材料的分量就好,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你不出庭做远大案的主控官,我再临时加一个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高洁迫切地问道。

  “啊啊……说出来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啊,我对高检察官是仰慕已久,坦白说我想得到你,如果你愿意来鼎盛工作,做我的秘书,坦白点就是做我的情妇,我给你一百倍的工资。”

  “住口!!!无耻……卓锦堂,请你尊重一点,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也太低估我了,就你这几个钱就想买了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就算没了丈夫一样可以活下去,你别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要挟我……”高洁愤怒地说。

  “好!好…不愧是检察官,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值得投资,哈哈……”卓锦堂大笑着说。

  “下流!!”高洁怒斥道:“卓锦堂,你儿子的罪我可以跟你说,就算不死也是个终生监禁,比死还难受,这个案子是中央直接过问,任何人也帮不了你,省点钱给你儿子做后事吧!”

  “哈哈……历害历害……可以连丈夫都不要,好在我还留了一手……”卓锦堂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材料丢在桌上。

  “看看这个吧,高检察官!”

  高洁一下拿起来,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怎么样?高检察官!……自己的字总还认得吧。”卓锦堂点了一根烟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高洁一下子没了刚才的锐气,她手上拿着的是当年杜文瀚造假帐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证明,当时她还没结婚,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文瀚的虚假财务信息必须有正式审计师签出意见才具法律效力,文瀚利用和她热恋的机会骗取了她的信任,为他的假帐作了真实性保证。

  “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公开,高检察官一定知道后果吧……”卓锦堂吐着烟。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啊……”高洁几乎绝望,为什么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出卖自己,她的心在这一刻全凉了。

  “事情并不是象高检察官想的那样坏的……我这些东西收了很多年了,也许永远收下去,没有露面的一天,但是那要看高检察官的了……呵呵!”卓锦堂透过烟雾看着无助的女检察官,脸上浮起一丝淫邪的奸笑。

  “不,我不会……”高洁把手上的纸用力撕碎,泪水凝上了她的眼腔,此刻她第一次感到了受骗带来的伤害是那么令人痛心疾首。

  “撕吧!我还有很多……”卓锦堂不以为然地说。

  高洁带着一颗伤透的心冲出了办公室……

  面对丈夫的悔过,高洁无可奈何,她深爱着他,她可以原谅他的所有错,她仿佛知道了自己的最后选择,她不可以失去他,不可以失去女儿,不能失去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事业。如果卓锦堂把这此东西公开,她不仅做不了检察官,还可能入狱,到时,女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犯的后代,她以后的人生将会无比黑暗,不能把这一切加给无辜的女儿。

  远大案还有两天就开庭了,经过再三考虑,高洁向领导推掉了主控的任务,最让她担心的是卓锦堂的第二个条件,因为这是一个无底深潭,一旦踩下去就意味着沉沦,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第二天,也就是远大案开审前的最后一天,高洁第二次来到鼎盛大厦,经过再三犹豫,她硬着头皮敲响了卓锦堂的办公室门。

  “呵?是高检察官啊!不请自来,有什么指教吗?……”卓锦堂似乎预料到一切似的,对高洁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远大案我已经辞去了主控,希望你能兑现你自己的承诺。”高洁说道。

  “呵?是吗,其实我最关心的是我的第二个条件,高检察官这次亲自上来,想必已经想通了吧……”

  “你是想得到我的身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把所有的东西还给我,而且这只是一次,之后你不可以再骚扰我……”

  “呵呵……你的条件还真够多的,不过高检察官这样美丽的身体,一次就已经够了……哈哈……”

  “首先我要说明,我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但你要是答应了,你就要听我的,明白吗?……”卓锦堂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高洁没有作声……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高检察官……”卓锦堂收起手中玩弄不停的笔。

  “先把你的检察官制服解开吧。”

  “不……不……”高洁突然摇头向后退。虽然知道结果是那么回事,但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还是极度的抗拒。

  卓锦堂知道这只送上门的猎物只是在作最后的挣扎,根据他的经验,象高洁这种自尊心理极强的知识女性,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征服的的难度越大其中的乐趣就越大,有时他反而不希望手中的猎物太快放弃抵抗。

  “怎么,要改变主意吗?现在还来得及……”卓锦堂说。

  高洁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她咽了一下突然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卓锦堂,你没有和我讨价的筹码,高检察官……”

  “你保证这件事只在这里,只一次……”高洁似乎在作最后的还价。

  “我从来不作保证……”卓锦堂冷冷地说。

  “可以开始吗?高检察官,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还要考虑的话,请你回去。”

  高洁感到绝望,虽然已作了最坏的打算,但那一刻真正来临时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过自己这一关,“就算为孩子,为了这个家牺牲一次吧。”这是她不停在内心中给自己的唯一理由。

  “解开衣服的纽扣!”卓锦堂望着无助的女检察官命令。

  高洁低下头,泪水似已涌上眼腔。在无比屈辱中手慢慢地提起到胸前,几乎是以最慢的速度。

  卓锦堂却不催促,只是静静地欣赏着,猎物终于屈服了!这不是普通的猎物啊,这是通海出名的司法界女强人,令无数作奸犯科者闻风丧胆的主控官,今日终于要在自己胯下屈服了,他开始有点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一粒,两粒……尽管是慢得不能再慢,但女检察官的制服还是最终完全解开了,卓锦堂抑制着内心的冲动,眼光像箭一样射进女检察官春光窄泄的胸口,映入眼中的是那深深的乳沟,可能是羞愧的原因,饱满高耸的乳房微微起伏……

  高洁把头扭向一边,她知道此刻对面的男人正用猥琐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这样站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令她不知所措,本能地用手护在胸口。

  “把手放下……”卓锦堂以命令的口吻道。

  “走到桌子前来!”不是命令女人一下把衣服脱光,卓锦堂有意转移一下视线,他知道对高洁这种个性倔强的女性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让好不容易上钩的鱼跑掉。

  待到女检察官慢慢地走近办公桌,卓锦堂似已闻到对面成熟女体上发出的馨香,距离的拉近让高洁一下子变得更无所适从,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对面这个变态的男人快点结束这一切。

  “现在把一条腿抬起来踩到桌子上……”卓锦堂以平静的语气说。

  “什么?……”高洁以为自己听错了,无力地摇着头:“不……不要……”

  “我不习惯同样的话说两次,高检察官!”卓锦堂背靠着老板椅有点不耐烦地说。

  强忍着羞辱,高洁狠狠心真的把一条腿抬起来,由于穿着制服套裙,她把穿着高跟皮鞋的脚踏上办公桌后裙子自然向上束起,卓锦堂一下看到了女检察官的私处。

  这么一站高洁马上意识到这个姿势是多么的淫荡,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晕过去,只感到脸象火烤一样发烫。卓锦堂看着身穿制服的女检察官摆出如此风骚淫荡的姿势,差点喷出血来。

  肉色长丝袜裹着丰满修长的大腿,可以看见丝袜末端绣花的松紧带陷进大腿根白生生的皮肤里,粉色半透明的内裤包着肥胀的阴户,若隐若现的阴毛让卓锦堂的肉棒一下子硬起来顶在裤子上,“啊……”他有点控制不住了。

  “不要动,保持这个姿势!”卓锦堂边说边从旁边拿出一条教鞭,他略低下头用教鞭撩开垂下的裙摆,让女检察官整个阴部展现出来。他用教鞭轻戳那肥胀饱满的阴阜,一边戳弄一边观察已为人妻的女检察官羞愧的表情。

  “啊……”高洁被这种下流的方式玩弄,又气又急,羞愤万分,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本以为对方只是直接进入,只要忍一下就过去了,没想到这老色鬼这么多玩法,看来要受的罪还在后面。

  卓锦堂饶有兴致地在女检察官神秘的私处探索着,性感窄小的三角裤包着宽大的盆腔,茂密的阴毛从内裤边缘不安份地冒出来,让卓锦堂血脉贲张。

  突然他把圆滑的教鞭头点向高洁的阴蒂部位,来回磨擦,高洁受到突然的袭击,控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哼叫。卓锦堂一脸阴笑,持续用教鞭玩弄女检察官最敏感的部位,高洁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仰起头闭上美丽的双眼,咬紧牙忍着不发出叫声,脸上一片涨红。

  “嘿嘿,很敏感的体质啊!高检察官……”卓锦堂淫笑着把教鞭从阴部向庄艳的上身转移,高洁身上的检察官制服只是解开了扣子,卓锦堂用教鞭把制服向两边拔开,只见白色的乳罩托着饱满的乳房挺拔高耸,卓锦堂又用教鞭左右戳弄,“嘿嘿……好沉的奶子啊……”高洁受到强烈的污辱,只能把头尽量扭向一边,委屈地忍受。

  “真是魔鬼的身材……”卓锦堂肆意地玩弄着眼前这具熟透的女体,虽然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高洁保持着完美的身段,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更多是成熟与妩媚,是那种让每个男人向往的高贵和端庄。卓锦堂欣赏着女检察官万分屈辱无奈的神情,最后把教鞭戳向女人性感的肚脐。

  高洁大腿跨在桌上,保持着淫荡的姿势,紧闭着美丽的双眸不去想眼前的一切,她只在心里祈求这一切快点过去,但眼前的男人显然不会轻易结束,她已经预料了最坏的结果,但她却没有料到过程……

  几乎对一切麻木,高洁脑中一片空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好了,现在把衣服脱掉。”

  “把衣服脱了!”卓锦堂严历的喝道。

  “啊……”高洁不知怎么办,她低下头,让头发遮住了羞红的脸。

  制服终于在男人的视奸下脱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一个人民检察官,这一切将成为她一生中难以抹去的阴影。

  “嗯……很好……”卓锦堂欣赏着眼前活生生的艺术品,突然他坐直了身子说:“把衣服高高举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高洁“嗡”地一阵晕转,“啊,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听这个无耻的人的话!不……我不要……”她内心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抵触心理。

  “把你的检察官制服举起来!!!”不等高洁有反应,男人厉声命令。

  象中了魔咒般慢慢举起一条圆润的手臂,手上拿着自己刚脱下的检察官制服。

  “啊……女神!……”卓锦堂从内心里惊叹,细小的眼睛瞪得发亮,看到高洁腋下那浓浓的腋毛,他的肉棒涨到了顶点!

  做出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姿态,高洁好象台下有无数对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羞辱难当,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脸上的红晕燃向了雪白的颈项。

  “现在爬到桌子上来!”调教的游戏并没有结束,男人开始变得变本加历。

  “什么?……要做什么!”高洁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惊又气。

  “爬上来!”卓锦邦重复着,同时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拿开了。

  高洁咬牙,眼睛有点红,“既然来了,就准备接受最坏的结果吧,反正就一次,就当是发一场恶梦吧……”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没有了在法庭上的睿智,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她知道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她可以牺牲自己,想到这她狠了狠心爬上了那张办公桌……

  看到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得逞,卓锦堂十分得意,这个平时一身正气的检察官终于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

  看到女检察官爬在桌面上屈辱的样子,卓锦堂满足地命令道:“爬到这边来……”示意高洁爬到他的面前。

  高洁不知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做什么,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屁股向着我……”

  “啊,做什么……”女检察官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把成熟丰满的屁股向着男人高高翘起。

  卓锦堂一推椅轮,把老板椅移近桌边,面对女检察官诱人的屁股不禁咽了口口水,那套裙紧裹着的屁股丰满肥翘,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他突然把裙子向上翻起,高洁惊叫着扭动了一下,卓锦邦把鼻子凑到只剩三角裤包着的屁股深深地吸了口气,“很特别的气味……”一边回味一边自语。

  “这个变态的老鬼,不得好死……”高洁在心里骂道。

  “刷”一声,伴着高洁的惊叫老色鬼把那条内裤生生撕了下来,高洁吓得哭了出来……

  “嘿嘿……真是极品。”卓锦堂一边抚摸一边叹道。

  “嗯……够肥,够厚肉……”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雪白的肉里,高洁被抓得呻吟起来,但她强忍住了。

  卓锦堂抓紧两片肥臀向两边分开,只见阴毛生满会阴,一直蔓延到肛门,“嘿嘿……毛真多啊,高检察官……”卓锦堂揪住女检察官屁眼上的几根毛用力扯了扯,痛得高洁大叫起来,屁股也不得不向男人的拉扯的方向移动。

  “听说毛多的女人性欲强烈……是吗,高检察官?”卓锦堂阴损地问道。

  卓锦堂一双大手肆意地抓捏着女检察官肥硕的屁股,仔细观赏那精致绝伦的肛菊,高洁的深色的肛门隐藏在臀缝深处,周围长着性感卷曲的肛毛。卓锦堂用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屁眼上作圆周磨擦,好象在对它的主人说:怎么样?舒服吗?

  身上最难于示人的排便器官被这样玩弄,令女检察官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尊严和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看来很紧凑嘛,高检察官,你老公没操过你这里吗?……”卓锦堂无比下流地问道。

  高洁突然听到这么下流露骨的脏话,脸腾地红起来,“这个男人真是极之恶心,上天为什么要让我落在这样的人手里……啊!”

  见女检察官不作声,卓锦堂道:“那我今开就来个越俎代孢,给你开壶……嘿嘿……”说完把女检察官的屁股大大扳开,将一口唾液猛吐在高洁的屁眼上,高洁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卓锦堂已经把他粗大的中指硬生生地插进了一节。

  高洁惊恐万分,挣扎着扭动下体想要躲避这恶心的侵袭,卓锦堂见状,挥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女检察官肥腴的臀肉上,“啪……啪……”直打得高洁连声叫痛,头每打一下就仰起一次。

  “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卓锦堂边说,边把手指往女人肛门里塞,肛门突然受到异物的入侵产生反射性的收缩,括约肌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手指。

  “嘿嘿……高检察官……你夹得我好紧啊……”卓锦堂不怀好意地讥笑着。

  高洁听了脸一红,马上感到不对,不得不放松身体,卓锦堂邪笑着把剩下的半节手指全部插进了女检察官的肛门里。

  “怎么样,涨吗?”卓锦堂下流地问,同时手指转动磨擦肛门内壁。

  “啊……畜牲……”高洁在心里诅咒这个下流无耻的男人,肛门里火辣辣的灼痛,又酸又涨。

  卓锦堂的手指不断在女检察官直肠深处挖弄,痛得高洁哭着连声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了……啊……”

  “嘿嘿,知道我历害了吧……”卓锦堂满足地从女检察官肛门里抽出手指,仔细地端详了一会放到鼻子前闻闻,

  “唔,有味道。”

  高洁已经听不清男人的说话了,恶梦般的一切仍她觉得好象活在地狱。

  卓锦堂将手上的污物抹在检察官雪白的屁股上,“好了,现在到你为我服务的时间啦……嘿嘿……”

  (第一集完)